【八點檔人生2】保證不花王瞳一毛錢 艾成曾與岳母槓到天昏地暗

​唐千雅攝影協力|劉耀勻
·3 分鐘 (閱讀時間)
這1年的動盪與低谷, 最後結了婚, 劇烈的變化讓王瞳體認到, 簡單其實就是一種幸福。
這1年的動盪與低谷, 最後結了婚, 劇烈的變化讓王瞳體認到, 簡單其實就是一種幸福。

暫且就當成新婚之中尚有它的新奇與甜蜜,而不是佯裝這表面下什麼都好。面對爸媽對她的錢會被艾成花完的提問,王瞳解釋,婚前她跟父母談過了,「我會負責他們的生活費,也要繳他們的房貸。」而艾成對結婚前這必須不斷過關的反應是?「艾成很可愛,他一開始就說『妳放心,我不會用到妳一毛錢。』他也跟我爸媽這樣說。」

王瞳說:「我父母現在是不贊成也不反對, 」她輕頓了一下(不是像演八點檔那種講到祕密會停頓一下的特意停頓),「但以前是強烈反對。」

王瞳與艾成交往9年,中間一度分手,經過她的不倫戀風波後,兩人反而結成婚了。或許她重新找回了愛情,也或許,她將就於現狀的選擇,可是王瞳卻說:「就是勇敢吧。」

艾成2016年曾中邪,王瞳沒放棄他,而艾成挺她經歷不倫風波,兩人7月底在教友見證下登記結婚。(民視提供)
艾成2016年曾中邪,王瞳沒放棄他,而艾成挺她經歷不倫風波,兩人7月底在教友見證下登記結婚。(民視提供)

把事情給爸媽處理,王瞳有感:「不想那麼複雜,反而變得更複雜。」說來彷彿是個悖論,要阻斷複雜之路,你唯有先以自己的手去處理複雜。

一向都聽媽媽話的她,從小到五專受的是打罵教育,常被媽媽用掃把、衣架打到瘀青。原來媽媽怕王瞳被人騙,以為打與罵可以管住小孩,卻讓王瞳留下巨大陰影,心裡是溫順的傷痕。任這樣的心情生根滋長,如同獸欄裡的獸嘗飽了鮮血後,偶爾會浮出她的表面。

「艾成太疼我了,他是心疼,他太知道我內心裡有多麼糾結,從童星出道後有很多的苦,都是往肚子裡吞。」經濟壓力下,奴才也會造反,王瞳曾對父母言語失控;而艾成曾經中邪、被鬼附身近2個月,暴食成性到兩人從來沒有好好吃一餐飯。當心情淪落的人碰到了另一個人,傷口終於找到自己的出口。

王瞳與艾成交往期間,艾成與母親互不喜歡對方。一次王瞳為了艾成跟媽媽吵架,哭了一晚,她回憶:「我跟艾成說,我找到我們一直沒辦法結婚的毒鉤,我夾在你跟我媽中間。你不喜歡我媽,我媽不喜歡你,我夾在中間快要窒息了…我們是晚輩,只有你願意與我媽和好,你必須做這件事情,我們才有可能。他真的照做了。」

做些什麼?「他跟我媽媽道歉,說以前所有事情都是他不對…」艾成經濟不穩,王瞳媽媽長期對艾成有負面言辭,而王瞳抱怨媽媽時,他也常替愛人覺得委曲,「本來他是沒有辦法原諒我媽媽的。但他現在改了也成熟了,不會像以前跟我同一個鼻孔出氣了。」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八點檔人生3】婚後過得不好也不會回家哭 王瞳:我可以反省
【八點檔人生1】每月跟媽媽領1萬零用錢 王瞳:我骨子裡是個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