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瘟疫和蝗災滅亡中共?

公孫策
風傳媒

網路上傳來「清明前出現非中共的新中國」。

如此神預言會出現,看來希望中共滅亡的人還真不少。而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嚴重,加上東非沙漠蝗蟲進逼中國,更讓這些人期待故事重演——歷史上「瘟疫加蝗災」往往是一個王朝滅亡的先聲。然而,天災其實只是王朝滅亡的充分條件,而非必要條件。

瘟疫導致王朝覆亡,最佳例子是東漢黃巾之亂。靈帝時瘟疫大行,全國十三州有八州受害,太平教首領張角宣稱能以符水治病,徒眾甚至變賣家財,前往投奔張角,道路擁擠為之阻塞,途中病死的就有上萬人。但由於朝廷內宦官、外戚、士族鬥爭方酣,對瘟疫無暇理睬,太平教眾一下子膨脹超過百萬人,張角就造反了——直接造成地方軍閥割據,間接導致東漢滅亡。

蝗災導致王朝覆亡的最佳例子是明朝末年。崇禎皇帝在位前後17年,陝西地方志有10年都有蝗災記載,其他水災、旱災幾乎沒停過,河南的情況也不比陝西好,但北京的大明朝廷全副精神都放在關外女真人——東北距離北京比較近,因此忽略了傳統的國家重心「關中—中原」,結果是農民起義演變為流寇,卒至明朝滅亡。

兩個歷史借鏡,內亂和外患是王朝覆亡的直接原因,瘟疫和蝗災是間接原因。然而對照唐朝,單是貞觀年間就有6次「大疫」記載,唐高宗的永徽、永淳年間,更記載「關隴蝗蟲食苗並盡」、「京師人相食,寇盜縱橫」,疫病更造成「自陝至洛,死者不可勝紀」,「兩京(長安、洛陽)死者相枕於路」,但那是大唐帝國的輝煌年代,人民生活基本富足,天災因而沒有造成任何動亂,此所以說,天災只是王朝覆亡的充分條件,朝廷不恤民生才是必要條件。

然後我們回到現時,北京的中共政權有沒有現出可能立即崩潰的跡象?答案當然是沒有。但是有沒有隱憂?容我直言,有的。

東非爆發幾十年以來最嚴重的蝗蟲災害,數億隻蝗蟲從索馬利亞、衣索比亞湧入肯亞等鄰近國家。(AP)
東非爆發幾十年以來最嚴重的蝗蟲災害,數億隻蝗蟲從索馬利亞、衣索比亞湧入肯亞等鄰近國家。(AP)

東非爆發幾十年以來最嚴重的蝗蟲災害,數億隻蝗蟲從索馬利亞、衣索比亞湧入肯亞等鄰近國家,甚至進逼中國。(AP)

前述的明朝借鏡,大明朝廷之所以輕忽天災、不恤農民疾苦,是因為有一個強大的外患女真人(也就是後來的清朝),內外交相逼才導致一夕變色(李自成攻進北京)。而中國今天有沒有「外患」?當然有,美國、日本是擺明了幹,歐洲更是「中國威脅論」的發源地,當中國還財大氣粗的時候,他們看在錢的份上奉承,一旦現出敗相,肯定會跟著美國打落水狗——「清明亡共論」正是為這種可能鋪底。

這也是我在春節假期間寫「假如有一天北京封城了」專欄的心情:中共沒有一夕崩盤的條件,可是萬一中央失去對地方的控制力,地方山頭會不會受到外國的誘惑?

這不是憑空亂想的,今年是庚子年,而120年前的庚子年八國聯軍攻進北京,慈禧太后跟光緒皇帝「西狩」(避難西安),東南各省就有「連省互保」的行動。但東南互保不是地方割據/不甩中央,而是排拒外國(尤其是英國)藉此進一步染指中國。

那一個庚子年五月(農曆),義和團還很囂張,北京朝廷詔命各省「焚教堂、殺教民」,東南各省封疆大吏曉得茲事體大,都去問兩廣總督李鴻章意見,李鴻章回覆他們:「此亂命也,粵不奉詔。」兩江總督劉坤一和湖廣總督張之洞於是倡議,「與西人互立相保之道」。就在此時,英國政府電令英國駐華領事告訴劉坤一和張之洞,英國欲派海軍入長江「幫助彈壓土匪(拳匪)」,當時如果英國海軍真的進入長江,肯定各國效尤,於是促成李鴻章、張之洞、劉坤一等與各國駐上海領事訂約「互為保護」。

那是西方列強「痛失良機」的一次,歷史雖然沒有多少人記得,可是「有心人」肯定記得,如果再給予他們機會,肯定不會放過——特別是時空變異,當年的中國眼看瓜分之勢已成,只是時間遲早而已,所以才錯失良機;如今中國正是西方的巨大威脅,一旦出現可以裂解中國的機會,豈容錯過?——也就是說,如果新冠肺炎的疫情進一步失控,包括北京封城,或有接近一半省市「封省」,那就是機會出現。

人在台灣,對形勢發展事實上用不上力,但形勢一旦有變,台灣卻會受到直接且立即的影響,茲事體大,不能不緊盯發展。

*作者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風評:媽祖不是次氯酸,消滅不了新冠病毒
相關報導》 陳淞山觀點:兩岸防疫不該淪為統獨大戰的民粹衝突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