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後的蔡英文

·2 分鐘 (閱讀時間)
(陳育賢攝)
(陳育賢攝)

蔡英文要求立法院修訂的《地方制度法》草案一旦三讀通過,不僅讓縣市合併成執政黨選舉工具,更將使國土規劃淪為自助餐,愛吃什麼拿什麼,愛升誰就升誰,「顏色」就此成為升格直轄市的唯一關鍵。

現行《地制法》規定,縣市要升格須符合兩要件,一是人口數逾125萬人,二是在政治、經濟、文化及都會區域發展有特殊需要。這形同是為審核設置雙保險,避免直轄市趨於浮濫、稀釋財政資源分配。最具體的例子就是人口數達126萬的彰化縣,即便一隻腳已過門檻,但因卡在第二要件,讓升格始終只聞樓梯響。

如今,蔡英文下令將升格兩要件改為符合其中一項即可。這意味著,修法後全台16縣市,無論人口多寡,只要中央「青睞」誰,誰就能中選。畢竟,所謂「政治、經濟、文化及都會區域發展有特殊需要」這段文字,本身就是定義模糊,隨人說了算。

此次《地制法》修法將使蔡英文就此揹負讓國土規畫破碎的罵名,但為何她仍要硬幹到底?替已屆滿2屆新竹市長的林智堅找工作,只是附贈的小蛋糕;讓身兼民進黨主席的自己更有把握穩住新竹、贏得2022年九合一選舉,避免執政提前跛腳則是前菜。

最重要的是,「升格直轄市」將就此成為民進黨攏絡地方基層民代、綁樁拚選舉的工具,在資源可以拿更多的利誘下,試問有多少人能不被收買?尤其,「升格」猶如一頂大帽,誰敢反對,好像就是與民為敵,即便客觀認為不宜,誰敢公開反對?

現在的蔡英文,已經變成只要法律沒有不允許,再怎麼專制獨裁、貪婪失格的事,她都做得出。《地制法》的「英人設市」,讓人驚嘆她內心的權力怪獸,原來可以如此沒有極限。這也再次印證權力不只可以讓人腐化,「絕對權力讓人絕對腐化」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