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的後座力將撞得藍綠兩黨渾身黑青

·5 分鐘 (閱讀時間)

看著兩大黨為了12月18日的四項公投大戰,一邊是老油條們還得半夜去演魷魚遊戲,一邊是府院黨全面下鄉辦說明會宣揚四個不同意,雙方都在痛罵對方反覆雙標,搞髮夾彎,不禁讓人有種看肥皂劇的笑感。兩大黨政治立場那裡只是髮夾?簡直已是髮捲,而且還活像綁著髮捲大聲罵人的包租婆。

保護藻礁是民進黨當年的政治承諾,但缺電壓力使其不得不犧牲約十分之一,且向外推,但環保團體堅持一塊不能少,咬死綠營當年政治承諾。綠營當年大推公投,還力主降低公投門檻,造就了公投泛濫。公投綁大選還是阿扁的發明,當年藍營罵到體無完膚,現在卻主客易位,藍營反過來要求公投綁大選,綠營則因2018年投票亂象而轉去對立面,希望兩者切割。

美豬美牛立場顛倒是大家所熟知的,誰執政就放,在野就反,萊豬萊牛像是父母爭奪監護權的小孩,食安則是棄嬰。2012年反美牛時,各黨黨團都知道CODEX(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7月要開會決定萊克多巴胺殘留劑量,美國強力操作過關。一旦CODEX通過,便成全球貿易規則,大多數國家根本無力反對。但民進黨團即使知道7月大限,還是要強力杯葛抗爭,鬧到7月CODEX通過後才鳴金收兵。當年這波成功操作,現在卻成了反擊話柄,自食其果。

綠營當年大推公投,還力主降低公投門檻,造就了公投泛濫。(攝影:陳愷巨)

核四建與不建反覆來回約30年。1980年提的案,民間反對無效,1986年蘇聯車諾比事件卻把小蔣嚇到暫緩興建。李登輝時代復建動工(1999)。2000年10月阿扁見了連戰半小時後宣佈核四停工,背刺連戰。2001年初又因朝小野大,以核四復工交換在野黨總統罷免案,此後反核聲浪趨於平息。直到2011年日本311福島核災,反核聲浪又起,2014年馬英九與江宜樺宣佈核四封存,台電曾想把燃料棒賣掉未成,2021年3月底已把所有燃料棒送回美國奇異公司封存。現在為了支持重啟核四公投,老馬又說:「封存是為了啟封。」頗有埃及法老「木乃伊是為了重生」的宗教意味,引發了「誕生是為了死亡?」的哲學辯證,堪稱神鬼傳奇。

兩大黨為了公投過與不過戰得沒日沒夜,但皆在以今日之是戰昨日之非。除了公投輸贏,兩大黨到底有沒有從這場惡戰中學到教訓?有沒有學會公共政策本應就事論事?在野時不要為了政治操作,把攻擊言語說得太死,把承諾又講得太滿?執政時也不能一意孤行,沒有充分溝通便想橫柴入灶?

就現今戰況看來,兩大黨什麼教訓都沒有學到,只學到對方最惡劣、最無賴的政治操作手法。公投本是公眾制約政府的重要公器,現在卻被玩到形同兒戲。雙方人馬滿頭髮捲,怒目相視,使出獅吼功大聲咒罵,互比腕力,互相碾壓,根本動機都不是為了國家政策良窳在爭辯,而是為了爭奪政治版圖而不惜搞垮對方。國家政策就像棄嬰,像流浪狗,像走在路上被IED爆裂物或美軍炸彈炸到的無辜民眾,只能被官方稱為「附帶傷害」。但這種「附帶傷害」,對小市民們可是真實的損害,影響的是我們的生活,我們的日常,我們的未來。

反萊豬要是過了,朱立倫當年跟老美爆那麼多料也白爆了,簡直是跟所有藍綠親美人士過不去。(本報資料照片)

其實,「附帶傷害」最重的,還是那些政治人物。反萊豬要是過了,蕭美琴這幾年等於在註解「白努力定律」,朱立倫當年跟老美爆那麼多料也白爆了,簡直是跟所有藍綠親美人士過不去。重啟核四要是過了,最頭痛的不是台電或經濟部,而是核四、核一、核二、與核廢料所在的新北市長,簡直是跟侯友宜過不去。珍愛藻礁要是過了,表面是跟鄭文燦和賴清德過不去,實際上一缺電便是跟用電大戶張忠謀、郭台銘等製造業大老過不去。公投綁大選要是過了,哭得最凶的應是2018年受害最深的丁守中,簡直是拿他的喪事當喜事在辦,擺明了跟他過不去。

不論四個都同意或四個不同意,大概都能算出各黨的「四個過不去」,結果兩大黨還能玩得如此激動,實在令人驚訝。原來台灣拍不出「魷魚遊戲」,不全是台灣影視環境問題,而是台灣政治社會滿池子都是好鬥的「土虱」,拍個土虱鬥魷魚,也許更合台灣政壇的口味。

各位長官們,四個公投事已至此,也只能靜待選民抉擇出爐。但各黨各派能不能因此成熟點?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不論在朝在野,都學著收斂點,實事求是,就事論事,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而不要總是帶著政治眼鏡或選舉望遠鏡看待公共政策。那不但一定是場災難,這後座力還會撞得自己渾身黑青,得不償失。終究,大家都有可能執政,講話成熟點,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事情想幾遍,以後不必變,這樣不是對大家都比較好嗎?

※作者為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專欄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公投戰車衝衝衝!朱立倫領軍「台灣頭到台灣尾」宣講 突遇民眾脫罩鬧場

力拼4個不同意!綠營公投座談移師屏東 賴清德:阻絕任何讓國家倒退的力量

陳嘉宏專欄:「反萊豬」也是執政無能的一筆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