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記者張展、陳秋實、方斌現在怎麼了?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去年至少有4名中國的公民記者因為在武漢封城期間透過各種管道報導當地的情況,後來一一被中國政府逮捕丶強迫失蹤甚至判刑入獄。一年過後,這4人依舊尚未重獲自由。上個月,美國國務院在《2020年度人權報告》當中也特別關注他們的情況。目前,只有李澤華一人在去年四月曾在一個上傳至Youtube的視頻中現身外,其他三人目前都為正式公開露面。

張展母親探視屢遭拒

在武漢封城期間因報導當地情況被警方逮捕的公民記者張展在去年12月28日遭法院以「尋釁滋事」判刑4年後,傳出已於今年2月底被轉往上海女子監獄。熟知張展案件進展的消息人士告訴德國之聲:「張展的媽媽在收到通知後嘗試到上海女子監獄探視,但她到了之後卻找不到張展,並被告知要打電話才能預約會見。她一開始打電話都聯系不上監獄的管理員,聯系上後對方跟她說只能寄錢,不能寄衣服。」

此外,消息人士還說,監獄的管理人員不斷以各種藉口拒絕讓張展媽媽與她會見,導致張展媽媽在多次碰壁後,對於是否能順利見到張展已不抱太多希望。他說:「張展媽媽想寫信給她,也希望收到張展的來信,但監獄方也不讓張展這麼做。通信權也沒有收到保障。」

此前,張展的律師曾於1月底最後一次去看守所探視張展,當時張展仍處於半絕食的狀態,只靠乾糧丶水果與水來維持最基本的身體需求。雖然與12月28日開庭審判前相比,張展當時的狀態已較為放松,但她對於自己遭受非法待遇的不認同仍抱持堅決的態度。

熟知詳情的消息人士向德國之聲表示:「張展當時收到來自武漢朋友的明信片與祝福話語後,便向律師表示,如果自己能順利出獄,她希望到武漢與朋友拍照並回顧當時的一些經歷。她的律師也把最後一次會見的過程分享到微信,但該文章隨即遭到封鎖。」

據傳,張展的代理律師已被當局禁止到上海會見張展,她的家人則持續嘗試能成功會見張展。但其他維權人士認為,由於張展案件受到各界高度重視,張展母親必須付出非常大的努力,才有可能恢復通信與探視權。

消息人士告訴德國之聲:「她媽媽必須付出非常大的努力來恢復與張展的通信或探視權,這包含透過律師申請申訴會見,但這一切都很難預測。普通案子可能性還比較大,但張展的案子,律師去監獄能否見到她,都很難預測。」

陳秋實去哪兒

陳秋實在去年2月初被中國警方從武漢帶走,之後便ㄧ直與外界失聯。去年9月,熟知陳秋實情況的中國網紅徐曉冬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上稱,陳秋實當時仍被法律監管,但他本人在一個安全之地。後來,有消息人士向香港《南華早報》透露,陳秋實已被送回位於青島的父母住處,但仍受到當局的嚴密監控。

徐曉冬在今年3月29日再度於Youtube頻道分享陳秋實的近況,表示自己看到陳秋實的視頻,稱他在父母照顧下,精神已恢復不少,身體也非常健康。他說:「秋實正在鍛煉身體,可以說基本達到了一身微微的肌肉。他還是留著悶騷的小胡子,精神很佳。他的精神狀態在他爸媽的照顧下,恢復的還可以。」

徐曉冬還提到,陳秋實他現在也能透過上網丶看電視或報刊了解到外界的情況,但他現階段仍不便與外界接觸。他說:「我預計秋實可在2021年9月或10月份回到公眾視野。秋實繼續保持他的作風,不接受海外任何組織的聯系丶贊助或溝通,不移民,秋實愛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我們國家跟人民,為人民服務。」

方斌下落不明

同樣在去年2月初被武漢當地的警察抓捕的公民記者方斌則是被捕之後,外界所知消息最少的一位。一名持續關注方斌案件的消息人士向德國之聲透露,方斌的家人在他被捕後,一直拒絕外界關注他的案件,而據他所知,目前沒有律師代理方斌的案件。

他說:「有些武漢的朋友去找過方斌的姊姊,但方斌的姊姊什麼也不說,甚至對朋友都拒之門外。我不知道方斌的案件有律師代理,但至於家人或方斌本人是否有請律師,這我就不知道了。」

這位消息人士指出,由於方斌的個性較為倔強,所以他擔憂方斌的案件可能不會朝太好的方向發展。他告訴德國之聲:「如果他不向當局妥協,那結果不會太好。如果他能委婉一些,甚至做出讓步,那他的情況可能會好些,或許會像李澤華或陳秋實那樣很快可以出來。但他如果一定要堅持自己是正確的,那他出來的可能性是很低的。」

至於目前傳出被當局控制在老家的李澤華與陳秋實,長期關注這幾位公民記者案件的維權律師李大偉認為,他們是否能在完全恢復自由後繼續從事維權相關的事務,都取決於他們個人。他表示:「如果他們把維權作為事業或奮鬥目標,那他們可以義無反顧的去做。但如果他們在受到打壓後,心裡產生某種障礙或感受到來自家庭跟社會的壓力,他們可能認為繼續維權對自己不利,所以選擇放棄。」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illiam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