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搏形象 有心歡喜來

報導/黃琮淵
中國時報

朱士廷接手永豐金控後,另一個棘手難題是如何重塑外界觀感,從推出胖卡環台到這兩年的百萬綠地球,力推公益「搏形象」當然是其中之一,但這急不得,寧可循序漸進,歡喜才來,否則很難變成長期文化。

朱士廷說,做公益不用靠「發動」,他有時看別人辦公益活動,各子公司董總都到齊,他都會想「我如果叫他們來,他們也會來」,但他覺得真的不用三催四請、也不必暗示,歡喜就來、不歡喜就不要來,才有意義。

對他來說,做公益救形象「當然有」,但這絕對是附加的,要想做、有能力作,慢慢做起來就好,像「百萬綠行動」活動,出了辦公室把電燈關掉,就算一個行動,但其實重點是不難做,也可以不做,有心比較重要。

至於「家族治理」這件事,也在這屆董事會改選看出永豐金的誠意,何壽川家族全面退出董事會,還選出首位女性民營金控董座陳思寬,但仍難避免雖退居幕後,何家勢力仍舊操控永豐金經營的各種質疑。

朱士廷說「要說大股東對經營權沒興趣,這不可能」,但新任董事中,有東吳大學校長潘維大,董事長陳思寬還擔任過中經院院長、也是央行理事,「會那麼容易被操控嗎?」這反而是對經營團隊的信任。

有人問朱士廷,所有董事都是法人代表,說換就換,也是種變相操控。關於這點,朱士廷反問「你以為這麼容易嗎?」,即便是南山人壽,也不是大股東潤泰要誰當董事長,想指派誰都行,金管會不一定會埋單。

形象慢慢改變,朱士廷感觸最深的是就業博覽會的熱度,2年前剛接手時,或許是因永豐金負面新聞較多,攤位冷清,確實感受到畢業生避之唯恐不及,很直接。

朱士廷說,永豐金是相對保守公司,以前是悶頭做很多事情,但「做的沒說」,現在他希望把說的能力加強,有做也要會說,讓民眾或存戶能更信任,才會變成正向循環。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