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構民主防腐劑 在野黨責無旁貸

朱真楷/新聞分析
中國時報
台北市長柯文哲(右)與時任台北農產公司總經理的韓國瑜(左)出席備詢。(本報資料照片)
台北市長柯文哲(右)與時任台北農產公司總經理的韓國瑜(左)出席備詢。(本報資料照片)

一個缺乏強大在野黨的民主國家,終會讓執政者走向失能濫權、僵固腐化;過去4年,台灣已印證這個基本的憲政制衡原理。此時,國民黨、民眾黨乃至於時代力量,面對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如何共構民主政治最需要的監督防線,無疑是最迫切的課題。

在民進黨鎖定高雄市長罷免案,企圖趕盡殺絕之際,柯文哲意外地說韓國瑜只要把工作做好,還是可以做下去。這席話雖稱不上挺韓,但卻已清楚釋出只要對台灣有利,跟誰都能合作的「共融社會」善意。

或許有人質疑這是吃國民黨豆腐,意在召喚淺藍選民。但「在野黨們」不應只以壁壘分明的視角看待在野黨的責任。

過去4年綠完全執政,總統與行政部門一再將手伸入國會,所有高度爭議的法案與政策全數過關,擺明濫用權力;只是,未善盡防止執政黨濫權的在野黨,難道毫無責任?「以權力制衡權力」為底蘊,這種約制力量一旦崩解,結果就是民主走向專制的偏鋒。此刻的台灣不就是如此?

所以,當國民黨仍躑躅於敗選陰霾、民眾黨消遣自己只是不關鍵的少數,而時代力量仍以膝反射式的慣性思維否定在野聯盟的想像時,這幾個政黨更該思考幾個問題,第一,民進黨一黨獨大,對台灣真是好事?第二,面對濫權腐化的執政者,在野黨只能束手無策?第三,扮演強健的反對黨,讓執政黨因危機感而改進,對民主難道是壞事?

若在野黨對這些問題都有相同解答,難道不該在某些時候放下本位主義,用更高的高度共構民主制衡防線?又或是柯韓,這兩位極具政治光環的北、高市長,若能打破黨際藩籬在特定議題共同發聲,中央還能充耳不聞?

「台灣不能沒有反對的聲音,台灣不能沒有制衡的力量。雖然我們沒有辦法以執政者的角色,來實踐我們的理想;但是,這並不代表,在野就沒有力量。」這席話是蔡英文2012年的敗選感言,8年後的今天,同樣值得在野黨領袖們深思。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