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機持續擾台 空作部指揮官 全年無休假

呂昭隆/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空軍作戰指揮部指揮官劉任遠中將。(本報資料照片)
空軍作戰指揮部指揮官劉任遠中將。(本報資料照片)

空軍作戰指揮部指揮官劉任遠中將,自前年12月上任迄今,由於肩負台海空防重任,全年沒有休過假。劉任遠不是第一位不休假的空作部指揮官,空軍官員指出,這項傳統自前空軍作戰司令李天羽開始,延襲至今,歷任指揮官任內均不休假,近年共機已定期飛海峽中線以西,去年下半年起又侵擾我西南空域,空作部指揮官責任重大,更不敢輕易離開崗位,是國軍唯一全年無休的重要軍職。

住辦簡陋 沙發放不下

軍方官員說,共機若自海峽中線飛到我領空,視位置而有所不同,平均約5分鐘,而我待命戰機緊急起飛時間為6分鐘,因此因應共機至少需爭取到11分鐘以上,如果空作部指揮官休假在外,萬一遇到突發或緊急狀況,這麼短的處置時間,根本趕不回指揮部下令,因此自李天羽1998年擔任空軍作戰司令起,只要是擔任空作部指揮官,任內均不曾休假。空軍作戰指揮部前身為空軍作戰司令部,2006年配合組織變革,司令部改編為指揮部。

空作部位於北市公館,戰情中心設在山洞內,指揮官活動都在指揮部內,不是在山洞就是在辦公室,家眷探望晤面,也在指揮部內,並可留宿。據指出,空作部指揮官的辦公室與寢室合一,空間狹小,連沙發都放不下,寢室設施簡陋,也非常小,係數十年前蓋的建物。

活動範圍 周邊散散步

據軍方官員透露,共機活動有一定規律,在共機較少活動的特定時段,指揮官偶爾外出營區,在附近公館商圈或是台大校區散步,這是指揮官能走的最遠距離,外出是以小時計,而且一定返回指揮部,沒有人會回家住。

事實上,空作部單位遍布全台,還有高山雷達站等,指揮官走不開,都是由政戰主任代表前往部隊視導慰問。

據指出,儘管共機天天侵擾西南空域,但該空域距台灣較遠,空作部最注意的是當面共機動態,共機也會做很多動作,一來共軍自己做訓練,二來也測試我方防空戰備反應,若共機不是自沿岸機場起飛,而是從較遠的機場起飛,這種不尋常的動作,反而更需密切注意,而指揮官下命令的時間很短,如果休假,再趕回山洞,時間根本來不及,因此自李天羽當空軍作戰司令開始,每位指揮官任內均不曾休過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