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機4度遠海長訓 我空防壓力驟增

本報系記者呂昭隆/台北報導
旺報
IDF戰機每年4至9月進駐澎湖馬公基地。(本報系資料照片)
IDF戰機每年4至9月進駐澎湖馬公基地。(本報系資料照片)

據軍方官員指出,疫情期間,共機4度遠海長訓,而且不像往常走東部太平洋航路,而是飛台海,2月10日是逾越中線,3月16日更罕見進行夜航訓練,相當有針對性,致我空防壓力驟增。

據透露,共機幾次穿越海峽中線,都是在台灣的西南與西北,也就是在海峽中線的最南與最北端,從沒有飛越海峽中線中段,亦即從沒有飛過我西岸當面空域。

東部強化飛彈部署

據了解,海峽中線是美方當年劃出的界線,是條虛線,我方雖有公布海峽中線範圍與座標,但大陸認為中線沒有這麼長,特別是最南端空域。據了解,軍方認為共機在西南海域訓練就是對我威脅,因此,只要是接近我防空識別區,不論大陸軍機是否飛越最南端中線,我都升空、監控、警告,並勸離或驅離。

據分析,大陸軍機自有遠海長訓,都是飛東部太平洋海域,目的當然是走出第一島鏈,這種飛法對我空防雖有一定程度的壓力,我也在東部增強防空飛彈部署,但台海防衛作戰主軸當然是在西岸的台灣海峽,當大陸軍機開始在西岸海峽中線或台灣西南空域演訓,針對性即不言可喻。

提升西南空域戰力

大陸軍機這4次訓練科目,包括出動多少架次,以及越中線的位置和時間,在我防空識別區待多久,這都是機密,軍方並未對外說明。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上周質詢指出,這4次繞台演訓,有1次的共機數量相當多,航向更是迥異以往的模式,對台威脅性更大;王定宇並表示,為因應共軍威脅模式的不斷變化,他建議,軍方現有的「天駒計畫」應該進行調整及提升,要擁有更佳的應變能力,才能有效因應中國軍事威脅。

「天駒計畫」是指空軍IDF戰機每年夏天進駐澎湖馬公基地,主要加強在我台海與西南空域的防空戰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