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我們才會好好的

楊渡
中國時報
陸配子女被禁來台,引發人道爭議。圖為百位陸配到教育部抗議,為子女爭取公平受教權。(本報系資料照片)
陸配子女被禁來台,引發人道爭議。圖為百位陸配到教育部抗議,為子女爭取公平受教權。(本報系資料照片)

法國40個著名音樂劇演員合唱一首《Together》,為武漢加油、為中國加油。同時,捷克愛樂樂團的音樂家也集結,在一座無觀眾的音樂廳錄音,演奏一曲《茉莉花》,為武漢加油。在中國大陸長時間為疫情所苦的情境下,這樣的歌聲,是寒冬中最貼近人心的溫暖。

然而,更重要的恐怕是,歐洲一些國家因為恐懼病毒,而對中國人、亞洲人、乃至於黃種人產生恐懼憎惡,再演變為種族歧視,非理性者甚至當街毆打黃種人(台灣人、菲律賓人也都被打過),這種歧視排外、極右暴力的惡行,已違反基本的人性、人道倫理,如果不及早制止,放任種族歧視升高為仇恨行動,未來任何歐洲國家要對付的恐怕不只是疫情,而是人民之間的對立仇恨。這樣的人心裂痕,才是最難治癒的。

是以這些歌聲,是一種召喚,一種對人性良善的召喚。讓人知道,仇恨不會治療疫病,排斥不能阻擋病毒,唯有互相扶持,互相友愛,才能克服疫情帶來的苦難。

法國歌曲中唱的最重要句子是「We are together」。我們都是在一起的,苦難必定是在一起承受的,要克服也唯有共同克服。

從現代瘟疫歷史來看,在全球化如此深化的時代,只要大爆發開始,就無一國家可以倖免。全世界只能是「共生」,不可能只有一個國家「獨存」。每一個國家當然有責任保護好自己的公衛安全,避免疾病的傳播擴散,更要保護醫護人員,以維護一支對抗病毒、維護人民健康的大軍。這是必要的。一如每一個人的自保,就是最好的防疫。但在此之上,更應該做的是對病毒採取冷靜的對應,而不是驚慌失措,導致疾病患者的汙名化,進而造成對一個地方、一個族群、一個種族的汙名化。

汙名化不能治療疫病,也無法保護一個國家的安全。如果一個國家還有疫情,世界就隨時有再爆發的危險。因此,互相協助,讓世界各國都盡快脫離瘟疫,這才是明智的選擇。這是「與世界共生」的必要認知。

回顧台灣在回應新冠病毒過程中,自保第一優先,這無可厚非。但與此同時,我們也不能用「防疫包裝歧視」,將自己的國民拒之門外。特別是把赴大陸工作經商的人、陸配、子女無限上綱,視同政治認同,拒之於門外。甚至把大陸回台的任何人都當成病毒,歧視如敵人,那真是對人心最大的傷害。

但政治人物卻利用疫情,上升為一種仇恨政治,再用仇恨政治升高兩岸對立,在網路上不斷擴散。其極端的程度,是到了即使有人出之以良善的願望,為疫病受難者祈禱,也要被咒罵的地步。這便是我們想呼應「救無別類,應物無傷」這份聲明的原因。

如今,美國的疫情正在開始。我所最憂心者,美國醫療保險太貴,窮人看不起病,疫病一來,窮人群聚,交叉感染,死亡最慘重的會是無醫療資源的窮苦者。這一場災難,無論任何地方,最可憐的還是弱勢的人啊!

若美國無法平息疫病,世界會好嗎?這正如中國疫情嚴重,世界將一起受難。

停止仇恨和對立吧!回到良善互助,攜手救難。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我們不可能獨存於世界之外。We are together!與世界共生,我們才會活得好好的。(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