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的共同富裕只是一小撮權貴獨吞

顏純鈎
·5 分鐘 (閱讀時間)

有大學生和我討論中共脫貧的問題,我對此事向無研究,一向覺得脫貧是一個偽命題,不過既然提出這個問題,也不妨閒談一下,我沒有什麼數據,只能談談常識。

今年中共宣佈全國實現脫貧,標準是人均年收入四千元,另外是兩不愁、三保障,兩不愁是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是基本醫療、義務教育和住房安全。

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把「脫貧」訂為政府工作目標,因為貧窮的標準怎麼訂,這才是要害。政府把標準訂低,隨時就脫貧,把標準訂太高,永遠都難脫貧。標準是主觀的,生活現實是客觀的,你訂的標準,根本不足以維持溫飽,但你說夠了,窮人又有什麼辦法?

另一個情況是,依你的標準,今日勉強都脫貧了,但各人情況不同,社會生活隨時在變化中,通脹稍微上升,消費負擔隨時加重,今日脫貧,明日墮貧,那脫貧有什麼意義?

所以各國都不以脫貧作執政目標,只解決實際的社會問題,比如社會分配不公,比如政府保險救濟不足,比如貧富懸殊,比如官員貪腐、施政失當、監督缺位等等。這些才是從根本上去面對貧窮的問題,而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把脫貧當作一件政績來經營,當作一個政治任務去攻關,這是共產黨的集體作戰遺風,好像各級官員都作一輪衝鋒,把脫貧當作打仗一樣,就能把貧窮的高地攻下來,那時就萬事大吉了。其實,把貧窮高地攻下來,軍隊總要撤走,軍隊一走,貧窮又回來了,那窮人豈不是又要望天打卦?

因此有發生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扶貧壯舉,比如地方政府強迫窮人父母,搬到城市裡的兒子家去,兒子本來住得已經很擠迫,根本容不下兩老,但政府不考慮百姓實際生活困難,他們要的只是數字。政府把扶貧的痛苦強加給百姓,自己去享受扶貧成功的政績,如此扶貧,只是笑話。

有的地方政府把窮人的土屋封死,讓他們不能回家,不知要強迫他們搬到哪裡去。有的地方政府給窮人發點臨時救擠,登記在案,成為政績就完了,以後的事誰管?

最大的問題是制度的不公。中共執政以來,是全國唯一的最大的剝削者,億萬國民辛苦工作,所得大多上繳國家,老百姓終年溫飽都難以維持。改革開放後,政府靠稅收歛聚財富,政府得大頭,人民得小頭,馬克思所謂的剩餘價值,都被政府盤剝殆盡,共產黨標榜的共同富裕,結果只是一小撮權貴獨吞。

多年來中共各級幹部貪污的公共財產,積累下來是天文數字,只要有言論自由、社會監督、法律懲處,杜絕了各級貪官,那一大筆流失的公帑,就足以建立起一個完整的社會救濟網,有人愁吃愁穿,就由社會救濟去解決,醫療、教育和居住,都能得到保障。香港政府並沒有搞什麼脫貧工程,但多年來積累的公帑,能基本滿足香港市民的溫飽所需,任何人有解決不了的生活難題,都救濟有門,因為香港有廉政公署,公帑沒有化為私財。

此外,為追求GDP的增長,各地的政績工程,又花了多少冤枉錢?高鐵高速公路重複建設,各地政府辧公大樓美侖美奐,政府官員拍腦袋花巨資搞的那些投資方案、開發工程又花了多少錢?庸政怠政造成的經濟損失又白白花了多少錢?

再者,中共的對外擴張又花了多少錢?支援第三世界又花了多少錢?孔子學院、收買各國政客又花了多少錢?發展武器擴軍備戰又花了多少錢?有這麼多錢去打造世界命運共同體,最終得個橘!既有今日,何必當初,拿來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不好?

習近平說一句脫貧攻堅,全國上下就做足表面功夫,一級騙一級,直騙到習近平那裡,習近平一拍腦袋,原來脫貧攻堅完成了,龍顏大悅,上下歡呼,舉國慶祝,自欺欺人,莫過於此。

香港本來已經基本脫貧,平均收入在世界前列,社會保險基本到位,現在手上還有萬億儲備可用。但隨著中共黑手伸進來,林鄭把明日大嶼和大灣區開發視為頭等大事,香港的豐厚儲備終將不保。用不了多久,儲備掏空,社會資源枯竭,到時不知會有多少人,重新落入貧窮線下,而政府再沒有能力去及時救濟,到那時,就充份體現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了。

所謂脫貧,其實不脫也罷。政府宣佈脫了貧,就意味著社會上沒有窮人了,政府大可甩手不管,任由窮人自生自滅,這才是脫貧的實際「成果」。政府誇海口,人民吃苦頭,歷來如此。(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中國脫貧是偽命題,是政績工程)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中國審議《反食物浪費法》 大胃王吃播影片恐面臨最高43萬罰款

【影片】最真實的冰雪魔法體驗!《冰雪奇緣夢幻特展》 12/19 重磅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