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世界意義的"田園"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一個藍色的玻璃小器皿,因發生熔化而完全變形。這個玻璃瓶是1945年廣島核彈爆炸一幸存者全家僅剩的一件回憶物。來自廣島和平紀念館的這件記憶品現陳列於波茨坦。它是普魯士宮殿和花園基金會主辦的紀念塞西利安霍夫會議75周年新展覽上的133件展品之一。因為,在談判期間,美國也決定了對戰爭對手日本使用原子彈。

基金會總監福格特海爾(Christoph Martin Vogtherr)指出,1945年7月17日至8月2日舉行的波茨坦會議使塞西利安霍夫得到了她歷史上的最大意義,新展覽展示了世界史上的這一重要時刻。

二戰結束、歐洲從納粹手中獲得解放後,美國、英國、蘇聯這三大戰勝國政治領袖於1945年夏在波茨坦舉行會議,磋商緊迫政治議題,其中包括如何對待被戰勝的德國、如何處理中近東和東亞問題。對與納粹德國結盟的大日本帝國的戰爭尚未結束。

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首相丘吉爾和蘇聯獨裁者斯大林均下榻於巴貝爾斯貝格(Babelsberg)區的別墅。會議在塞西利安霍夫宮舉行。7月底,在國會選舉中獲勝的艾德禮(Clement Attlee)接替丘吉爾任首相,代表大不列顛參加會議。


最終,戰勝國們在《波茨坦協定》中就如何處理德國問題在多個領域達成原則一致:去除納粹化、非軍事化、以拆除工業設施支付賠償、民主化和去中央化。

在波茨坦會議上,西方戰勝國們也暫時承認將奧德-奈斯河-線為德國東部邊界,並確認,德國邊界將在以後的和平協議中最終確定。會議還決定,"以有序和人道的方式"將德國人從波蘭、捷克和匈牙利送至現存的德國境內。

在這個分成22個展室、共1000多平米的展覽上,人們可以看到會議大廳、那3名國家領導人當時的工作室。借助當時的照片和蘇軍、美軍拍攝的影片,相關房間得以盡可能復制成原樣。

作為對所缺少的蘇聯代表團當時使用的家具的代替品,展出了一幅斯大利巨幅油畫的拷貝。畫上,斯大林背後是一大片展現農業、工業和現代化的風景。基金會一名工作人員在事先播放的一部背景介紹影片中指出,此畫雖給人以現實感,卻是目的性十足的擺拍,將斯大林升華為"眾民族的父親"和"國家的救星"。

借助一個多媒體講解器,人們還能看到當年圍坐在會議桌邊的那些政要們。基金會強調指出,此舉是要讓參觀者們有身臨其境之感,"進入那個立場強硬、爭論激烈的談判世界",回味當時的會場氣氛。

戰勝國們的地緣政治決定被展示了出來;受到影響的一方也得以在展覽上發出自己的聲音。不僅是歷史上的著名人物,眾多歷史上的"無名者"--核彈遇難者、被驅趕者和地下抵抗者--也在展覽上佔有一席之地。投擲廣島核彈的那架轟炸機飛行員的那句話也出現在展覽會的牆上:"我的上帝,我們干了什麼。"(«My god, what have we done.»)

紀念核彈受害人命運的還有另一件展品。日本在遭受核彈攻擊後無條件投降。那是一名12歲學生的一個飯盒。策展人西米希(Matthias Simmich)告知,廣島原子彈爆炸後,這位男孩的父親一連數天尋找兒子,最後只找到上面刻有名字的那個錫皮飯盒,那是他兒子所剩下的唯一的東西。

紀念波茨坦會議75周年特展《波茨坦會議1945--世界新秩序》展期:6月23日-12月31日;開放時間:周二至周日,10.00-17.30。

凝練/洪沙(據基督新教通訊社)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