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毛化還是全習化?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共當局近期接連使出霹靂手段,強力整治一些大型企業與大咖藝人,雷厲風行,造成極大震撼。有人聯想起文革的慘痛經驗,驚呼「新文革」再起,有學者將習近平近9年來的治國方式歸結為「再毛化」。

北京這波整治行動始於去年10月,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在「外灘金融峰會」對國家副主席王岐山開炮,稱中國面臨的不是「系統性金融風險」,而是「缺乏金融系統的風險」,隨後中國金融監管單位大刀揮向阿里巴巴集團,強令旗下螞蟻集團上市喊停。官方作出的詮釋是習近平提出的「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

繼踵其後的是,官方認定美團、滴滴打車、騰訊等資訊新科技集團「無序擴張」,具壟斷性,將其一個個送上整治手術台。手術刀接著指向補教業、私立學校、學區房,房地產、醫療業、外送業、電玩遊戲,影藝業更是掀起大震盪,當局祭出10項措施,整頓追星的「飯圈」文化,並嚴詞批判其中的「資本主義腐朽的生活方式」。中共當局正在推動深度變革,從經濟領域、金融領域、文化領域到政治領域全在射程內,正如一篇眾所矚目文章所說:「這是一場政治變革,人民正在重新成為這場變革的主體,」而「這場深刻的變革也是一次回歸,向著中國共產黨的初心回歸,向著以人民為中心回歸,向著社會主義本質回歸。」

有史學家據以認定,「中共返祖馬恩列史毛已是必然的趨勢」,其實,當今中國大陸在資本大潮席捲之下,企業無序發展嚴重,社會亂象叢生,人心沉淪腐化無底;再不明立規範,整頓治理,無以導正野蠻成長造成的諸多弊端。這跟文革毫無共通之處,也跟毛澤東腥風血雨式的鬥爭方式判然有別。

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經濟發展,固然有摸著石頭過河的隨機應變的謹慎方式,也有受制於叢林法則弱肉強食的野蠻方式,比如各互聯網開山鼻祖趁著行業規範闕如之際,就大肆擴張,造成壟斷。各個新興行業多半如此,伴隨而來的財富差距擴大,簡直令人髮指,兩極分化程度直逼資本主義天堂的美國。「貧窮不是社會主義」的魔咒打破了,但越來越多民眾懷疑貧富極端分化是不是社會主義?這樣的社會再不整治如何能長期維持順從與穩定狀態?

毛澤東搞鬥爭的極權心態與暴虐手段,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推到極致,他以階級鬥爭為包裝與驅動力的政治鬥爭,在那個一窮二白的社會,資產階級與地主早已被清算消滅殆盡,資本主義已經寸草不生,但毛仍刻意製造階級敵人,把眾多非工農兵、官僚與知識分子打入階級敵人,狠狠鬥爭,造成人頭落地與尊嚴掃地的曠世浩劫。習近平今日的整治行動,相形之下是和風細雨,很難稱之為「再毛化」。

何況在資產結構與收入分配上,毛統治以後只有「共貧」之實而無「共富」之望。現在的情況全然不同,完全沒有動員群眾進行政治鬥爭的必要,也無路線鬥爭的政治分歧存在,習所懸示的「共同富裕」目標,也是積極正面的,跟毛無中生有的階級鬥爭截然不同。

雖然如此,習近平在黨內集中權力,在黨外抑制公民社會,厲行「黨管一切」,邁向全面管治,消除所有潛在的反抗因素,讓人判定一個「全習化」的國家治理方式正在形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