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狀病毒派對?極其自私!

文山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一個多星期以來,德國政界、學界、醫界不遺余力地呼籲民眾,減少一切不必要的社交接觸,竭力遏制病毒的蔓延速度,爭取避免醫療體系像意大利北部、武漢那般崩潰。政府還出台了一系列緊急措施,包括學校停課、商店關門、集會禁令、推廣居家辦公等。然而,依然有不少德國人不願意放棄社交娛樂活動。雖然酒吧、夜店紛紛閉門謝客,他們選擇在家舉行派對,或者去公園等露天公共場所聚眾燒烤。

從上周末起,臉書上就出現了不少所謂"冠狀病毒派對"(Corona Party)的召集頁面,通常這些頁面一兩天後就會被刪除。有些發起者認為,此次疫情其實都是輿論炒作,真實情況根本沒有那麼可怕;還有些發起者的動機更為復雜:他們認為,既然權威專家以及德國總理都說"2/3人口會被感染",那麼還不如主動尋求感染,因為感染痊愈後,在今後幾年時間裡都對這種病毒具備特定免疫力,而且,幾個月後的醫療系統有可能面臨崩潰,趁早感染還可確保自己即便遭遇重症也能獲得充分的醫療救治。

個人利益最大化整體社會的災難

過去兩個月間,針對此次疫情的多項流行病學研究都顯示,新冠病毒感染後的死亡率與當地醫療系統的負荷情況高度正相關。德國當前防疫工作的重點,便是努力不讓病例集中出現導致醫療系統崩潰。從單純個人的角度出發,在"大多數人遲早會感染"的前提下,"趁早感染、在疫情高峰期之前享用醫療資源"確實是個人利益最大化的選擇。而且,現有數據顯示,年輕人感染新冠病毒後的重症率、死亡率都顯著低於中老年人。

然而,這種做法對於整個社會而言,不啻為一場災難。具有疾控中心地位的羅伯特·科赫研究所(RKI)副所長沙德(Lars Schaade)本周一(3月16日)就公開譴責了在家召集"冠狀派對"的年輕人。他再次強調,所有人都應當盡可能地待在家中,盡量減少社交接觸。萊比錫大學病毒學研究所所長李伯特(Uwe Gerd Liebert)也在接受《法蘭克福匯報》采訪時指出,由於新冠病毒具有相當長的潛伏期以及相當高比例的無症狀感染者,舉行"冠狀派對"的年輕人一旦被感染,將難以避免地將病毒傳染給其他更多人,加快疫情的蔓延速度,破壞全社會避免醫療體系崩潰的努力。李伯特說:"即便像德國這樣的富國,也會很快到達極限。所以,現在搞派對,既輕率,也極端自私。"

李伯特還警告說,來自中國、意大利的流行病學數據都顯示,即便是年輕患者,也依然會有重症甚至死亡的可能,"絕對不是說,年輕人不可能病死。"世衛組織也發出了同樣警告,並且要求不同年齡的人群之間一定要展現團結。

"你爺爺奶奶因你而死,你覺得很酷嗎?"

當前德國抗疫工作中的領軍學者、著名病毒學家德羅斯滕(Christian Drosten)本周也在不同場合多次譴責"冠狀派對"。他警告說,幾十個年輕人聚在一起幾個小時,開一場"冠狀派對",這些年輕人自己可能只有輕微感冒症狀甚至無症狀,但是傳染給父母輩、祖父母輩等高危人群後,情況就會危險得多。"你的爺爺奶奶真的有可能因此而死,到時候你就是主要責任者,你想這樣嗎?你覺得這樣很酷嗎?"

連續幾天來,德國各地警方都通報了驅散"冠狀派對"、懲處違反防疫措施法令的消息。周三(3月18日)夜間,科隆警方甚至在萊茵河邊強制驅散了一場600人規模的"冠狀派對"。在社交媒體上,這類行為也引發了公憤,被貼上了"腦殘"(Hirnschaden)、"腦死"(Hirntod)等標簽。

許多醫生、護士也舉牌呼籲:"我們為你在此守護,請你也為我們蹲守在家!"他們在發送推特時,往往還添加一句"致無腦者:別搞冠狀派對"。

還有不少人擔心,由於這些"腦殘小年輕"的自私行為,德國各地政府最終也不得不全面實行法國、意大利那樣的"禁足令":除非上班、購置生活必需品,否則一律不得踏出家門。德國各州州長周四、周五兩天也紛紛發出"最後警告",表示如果依然有大量民眾不能自覺減少"社交接觸",就不得不出台"戒嚴式防疫"措施。目前,德國巴伐利亞州、弗萊堡市等部分地區措施已經出台了"禁足令"。本周日(3月22日),各州州長將與德國總理默克爾召開會議,就是否出台全面"禁足令"進行定奪。總理府部長布勞恩(Helge Braun)在接受《明鏡周刊》采訪時向民眾發出"最後通牒":聯邦政府正在密切關注民眾對防疫工作的配合程度,"本周六就是關鍵的一天,大家以往都喜歡在周末與親朋好友聚會,可是現在的情況不允許再這樣做。"

作者: 文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