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英雄凋零 「疾風魅影-黑貓中隊」憶飛將

詹婉如
中央廣播電台

今年是八二三砲戰60週年紀念,大家再度齊聚,共同感念曾為保衛台灣而付出血汗及青春的老英雄們;戰爭時期,可歌可泣的故事不少,今年十月,一部紀錄冷戰時期的台灣紀錄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即將推上大螢幕。當時下青年為好萊塢英雄片而瘋狂時,知名偶像劇導演楊佈新在經費拮据中,耗時6年打造這部屬於台灣的英雄片;即便「老黑貓」陸續凋零,但他與時間賽跑,紀錄這段台灣空軍史上最神秘的飛官們,曾創下的「不可能的任務」以及他們的晚年!在尚未正式宣傳下,臉書粉絲團的前導片花已獲得近9萬次的瀏覽;然而,一切的起源,也來自一個孩子的飛行夢。

◎向軍機揮手男孩 成為紀錄飛官導演

「疾風魅影-黑貓中隊」楊佈新導演說:『(原音)小時候當然有飛行夢,我記得有一次那時候幼稚園吧!那一天下午台灣防空演習,我在徐州路就看著軍刀機飛進來,當時很興奮,我還記得可能有跟它招手,看著2架飛機飛過去。』

當年,一個賣力向飛機揮手的小男孩,如今,成了一位飛官故事紀錄者;一個總是幫偶像明星拍攝MV和偶像劇導演,50歲那年拿起紀錄片執導筒,要拍出自己心中偶像的永恆。

楊導演說:『(原音)我國中曾經要去考軍校,但體檢眼睛没有過,一直到了就業工作、結婚,一直到50歲,我翻了沈麗文寫的黑貓中隊:七萬呎飛行紀事這本書,當時看了突然我就對飛行曾經有的夢想又被啟動,就這樣斷斷續續做,碰到資金有困難的時候就停,要不然就自己去工作再賺錢拍一點,呵!你喜歡也好不喜歡的東西,再讓這個計劃可以往下。』

有資金,可以快速完成,没資金,拍商業片充實荷包,再談!這麼「拖拉」過了6年,當然,也是導演堅持的一份完美使命,今年十月,「疾風魅影-黑貓中隊」終於要呈現在大家眼前。

◎穿越敵營拍機密 飛官為國犠牲促台美合

葉常棣教官說:『(原音)愈上去愈黑,所以我們飛到七萬呎,高空都已經變得深藍。那時候還没有GPS這種東西,用天文航行對飛行員是非常大的考驗。』

魏誠教官說:『(原音)你可以看到很遠,地球都有點圓了。』

紀錄片片段中,當年的隊員們鏗鏘有力地陳述這段過往,儘管片中的他們已拄著拐杖,卻仍挺著胸膛,有飛官的氣魄。

從影片中,觀眾可以清楚地看到飛官家中總是陳列著與當年一同出生入死的弟兄合影,胸上的飛鷹和榮耀是他們南腔北調中,共同的語言。

1949年,台海風雲變色、兩岸緊張對立,期間上演著無數諜對諜橋段,在美國不再飛U2偵察機後,由台灣「黑貓中隊」接手;1961到1974年間,中華民國與美國中央情報局合作,空軍飛官奉命飛入中國大陸「敵營」,偵照大陸各省的重要軍事設施,取得核武發展機密情報。

楊佈新導演說:『(原音)我們U2飛行員是前3小時才知道今天要飛哪裡,然後再幫你做任務提示,若是飛北京,那兒的飛彈很多,你能不能全身而退?你連打電話回家跟你的太太或家人說再見都不可能,因為任務機密。』

◎U2極難駕馭黑貓中隊寫下輝煌一頁

黑貓中隊的28位飛行員是國家精英中的精英,在七萬呎的上空執行最高國家機密,駕馭著史上最難的U2,執行「快刀計畫」空拍任務;共有10位飛行員殉職,2位飛行員被俘,全身而退的只有16位,留下冷戰史上可歌可泣的一頁。

空照圖專家徐林說:『(原音)他們當時就是玩命,只要爬到七萬呎,很大的可能性會熄火。』

魏誠教官說:『(原音)我本來預算28歲就不幹了,就完蛋再見了。』

葉常棣教官說:『(原音)當飛行員啊一下去(飛彈擊落)就没有這回事了,什麼夢都没有了。』

邱松州教官說:『(原音)這個或然率比玩俄羅斯輪盤還要危險。』

飛出去一趟是生?是死?没有人知道,就算活著也不一定回的了家。飛官張立義丶葉常棣被共軍擊落遭到俘虜,在大陸度過漫長光陰後釋放到香港,卻無法受當時政府許可返台,經美方官員協助赴美定居,流放在外20年才再度返家。

◎台灣飛官命運更勝好萊塢英雄片

片中,大篇幅呈現他們被俘虜後生命的轉折,楊導演說:『(原音)葉常棣教官和張立義教官他們1963年及1965年分別從桃園機場起飛,但他們絕對没想到自己發了一個最遙遠的航程,26年之後才回到桃園基地。張立義13歲因為戰亂離開家,來不及跟媽媽說再見,40歲的時候跟媽媽是以俘虜的身份見面,然後這一回他來不及跟妻兒說再見,那我覺得那比好萊塢電影劇本更好萊塢吧!』

隨著中美建交,1974年終止任務,飛行員就此進入歷史的洪流中,而這些足以譬美好萊塢的英雄們去哪兒了呢?「疾風魅影-黑貓中隊」攝影師陳星宏聊到,他在拍攝過程中最大的感觸,他說:『(原音)我覺得台灣人對英雄的觀念就是永遠只知道容光煥發,勳章滿胸的那種感覺,卻不會在乎那個英雄垂垂老矣後,他的生活是什麼?他曾經為了國家,那國家又如何看待這個人。可是美國或歐洲,他們對於英雄不是在那個時候,他們讓英雄是有延續的(不是頒完勳章之後?)就結束了!我們常會讓勳章結束解決一切,卻不是讓故事往下走下去。』

談到這一段,美方直呼台灣飛官默默進行了這13年「不可能的任務」!美國的公園內,就存放著一架U2戰機,也成為紀錄片裡珍貴的場景。楊導演說:『(原音)我朋友去LA黑鳥公園那裡有一架U2,他去之後跟我說有一架U2耶!結果當地的志工就跟他說,這是你們中華民國飛行員保存的飛機,那就是華錫鈞將軍,我上網去查,它用華將軍的英文名字Mike,為什麼美國人把他當英雄?因為這個飛機這麼難飛,他們覺得你是英雄,那邊的志工就很樂意跟來的遊客講這個歷史。』

◎與時間賽跑 呈現8位黑貓英雄晚年

「疾風魅影-黑貓中隊」拍攝場景不只在台灣,更橫跨美國、英國、中國大陸。從2013年起籌備到今年秋天上映,這個題材已醞釀6年,呈現8位黑貓英雄故事,期間受限於資金幾度面臨難產,但導演咬牙苦撐。

回顧2015年底,楊導籌備期間曾接受央廣專訪,他當時透露,受訪的黑貓前輩們安慰他,没關係!慢慢來。楊導演說:『(原音)他們可能是感受到了我的企圖,他們就跟我講,楊導你不要急,慢慢地不要太大壓力,因為總是會碰到困難,碰到就去解決它,想一想好像真的是這樣。』

碰到困難就面對,這是老英雄的人生智慧,但時光荏苒,老英雄們相繼辭世凋零,一個接著一個的訃聞讓導演紅了眼眶,楊導演說:『(原音)(記者:會不會感覺有點遺憾,他們來不及看到?)當然,這是我們最大的遺憾,因為我們用一個老百姓的力量去表達對他們的尊敬和榮耀,很可惜中間因為資金的關係和剪接一直没有辦法讓片子公播,這期間走了葉教官和華將軍,我相信這個速度會愈來愈快,因為他們都80幾了,所以3月我去看華錫鈞將軍夫人時說,你等我6月來看你,為你做個人首映,他很幽默地說I try,他也不確定他什麼時候會走啊!就像我們團隊攝影師說的,我們好像在跟時間賽跑一樣。』

◎創作歌曲「飛將在」致黑貓中隊

與時間賽跑,導演希望透過影像,永遠留下「黑貓」重要身影,也期盼有著一段台灣論述,並將這段近代史重新被記憶與榮耀。楊導演說:『(原音)表面上我們好像在講黑貓中隊,其實我們是在談戰爭與和平,還有這些人在大時代歷史裡頭,他們的勇氣和精神,就是在最冷酷的冷戰時期,相對來講,他們是最美麗的光芒、溫暖,我覺得是這樣。』

紀錄片主題曲「飛將在」,是由台灣知名詞曲創作者「非非」專門為飛將量身打造的歌曲。

楊導演說:『(原音)那時候他給我聽Demo的時候,我在內湖剪接室出來,我一聽的時候,瞬間就是潸然淚下,我相信我等了一年半終於等到這首歌;非非也跟我講,這些教官一定很希望我們懷念他們的時候是開心的,不是悲傷的,我覺得飛行員對飛行這件事,就是這麼宿命,所以飛將在這首歌也就是我們獻給他們的。』

◎10月院線上映 黑貓歸隊與觀眾同在

觀眾劉小姐說:『(原音)我是一個不懂戰爭、航空也不太喜歡軍事的人,可是看這樣的片子,即便是你可能不懂,而且是一個女性的角色,也能從他們的生命故事發現感動,所以我覺得導演很厲害的。』

觀眾林先生說:『(原音)我覺得紀錄片就是黑白片,但實際上這個片子是有紀錄意味但拍的像劇情片,所以我覺得拍的非常好,每一幕都很感人,你看最後,每一位都講,讓他重來一次,他都還願意去飛,這種愛國情操在現在年輕人不多了。』

觀眾王小姐說:『(原音)我本來對黑貓中隊就没概念,可是我看到他們這些老人家如何面對生死交關的情境,那種豁達,我覺得很感動。』

試片片段結束,無論是不是軍事迷,在場觀眾都從大時代的故事中找到感動。

今年十月,「疾風魅影-黑貓中隊」即將在台灣電影院上映,高齡八十、散居各地的「黑貓」將再度集合,共同欣賞這部屬於他們的紀錄片,也期望大家進入戲院與當年的飛將,同在。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