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撒獎最佳動畫短片(下)】法國新銳獎導演安德列亞的動畫之路

法國影壇奧斯卡凱撒獎(Les Césars)近期揭曉,導演露葵絲‧安德列(Lucrèce Andreae)描寫追悼親人的作品《海象阿公》(Pépé le morse)獲得最佳動畫短片獎。

Q:當初怎麼會想投入動畫電影創作?

A:一開始本來想攻讀插畫,念了1年巴黎愛提恩那學院(école Estienne,法國插畫名校)後,覺得自己不夠成熟,希望在構築自己的想像世界與開始說故事前,先鍛鍊自己的繪圖技術。

於是我改讀巴黎勾布朗美術學院動畫組(L’école de l’image Gobelins,法國知名動畫學校),我當時對動畫創作並沒有滿腔熱情。後來在砲提葉動畫導演學校(l’école de la Poudrière)有機會看到各式各樣的電影,豐富我的電影知識與學習電影語言。

勾布朗學院主要是訓練學生動畫技術,培養動畫師,而非導演。這也是為什麼我從勾布朗畢業後,選擇報考砲提葉動畫導演學校,學習電影編導。就讀勾布朗學院時,我們有些分鏡劇本(storyboard)課程,還有layout與更多的動畫技巧訓練。3年課程中,只有畢業製作時有機會稍微涉獵導演與劇本寫作。

  • 勾布朗學院畢業製作《戰後補破網》

Q:砲提葉動畫導演學校畢業後,您選擇留在學校所在的瓦朗斯城,是因為考慮在瓦城的彈藥匣動畫園區(la Cartoucherie)工作嗎?

A:我畢業後在彈藥匣動畫園區工作2年,等候短片資金到位時工作了1年。我參與導演Gabriel Heral與Benoît Chieux等人的動畫短片工作。其實我留在瓦城的主要原因不完全是為了在園區好找工作,這裡有許多動畫界的朋友,也容易親近大自然,所以我畢業後就在這裡定居下來。

Q:本片在坎城與安錫國際動畫影展有哪些經歷?

A:去年參加坎城影展短片競賽時,很高興現場觀眾表達對我作品的喜愛,法德合資公共電視台Arte高層也來向我致意。不過基本上坎城影展似乎不太重視動畫影片,當初我的作品會入圍短片競賽,可能是因為風格較為寫實,與他們熟悉的一般實景影片類似吧。不過這也是我想要走的方向,我想拍攝近似實景的虛擬故事作品。

參加安錫國際動畫影展時,法國與美國知名動畫製作公司與我連繫。一位法國動畫公司女性製作人成立了女性動畫人團體,我去參加了她們的活動。她說如果我有動畫影集或長片計畫,可以跟她聯絡。製作「小小兵」與「神偷奶爸」的美國動畫公司Illumination也跟我聯絡上,我們會再透過網路面談。

Q:接下來是否有新片計畫 ?

A:接下來我想畫一本漫畫,比較沒有拍動畫片那麼辛苦,可以較快看到創作成品完成。

目前還在構思劇本中。因為另一半是漫畫家,我認識法國漫畫出版社德勒固(Delcourt)與賽弗街(Rue de Sèvre)2家大出版社的人,我會向他們提案,我想也許1年內可以完成一本相當於動畫長片的漫畫。

其實這也是為了能休息一陣子,不需要管理工作團隊,可以一個人在紙上作畫。《海象阿公》這部片除了水彩背景在紙上繪製外,動畫部分都在TV Paint軟體介面上完成,我希望能重拾紙筆創作。先休息一陣子,也許之後會再開拍新片。

Q:您參加坎城與安錫影展時應該有機會觀賞其他作品,是否可以推薦您覺得不錯的影片?

A:我在坎城影展看到描繪法國80年代同志運動的影片《每分120下》(120 Battements par seconde, 2018法國影壇凱撒獎最佳影片),拍得非常棒。安錫動畫影展時,我很喜歡《擔負》(The Burden,2018奧斯卡短片競賽入圍與2017安錫影展最佳短片)與《刺蝟之家》(La Maison du hérisson),也很喜愛日本動畫片《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令人感動落淚。

我後來在電影院看了砲提葉動畫學校學長黑內(Benjamin Renner)影片《家有魯狐》(Le Grand Méchant Renard,2018年法國凱撒獎最佳動畫長片獎),輕鬆有趣。


更多鏡週刊報導
《熱帶季風》想吹起什麼漫畫風(下)──由漫畫報紙到雜誌
《熱帶季風》想吹起什麼漫畫風(上)──手工絹印的大翻轉
伊拉克的罌粟花(上)──用畫筆回家
伊拉克的罌粟花(下)──「不管他們變成什麼樣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