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瑞日、中氣候變遷合作之行成效分岐

·6 分鐘 (閱讀時間)

2021年8月31日至9月3日,美國總統氣候特別大使(Special Presidential Envoy for Climate)凱瑞(John Kerry)訪問日本及中國,討論氣候變遷議題合作,希望替10月31日至11月12日在英國格拉斯哥(Glasgow)舉行《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UNFCCC)第26次締約方會議合作暖身。凱瑞訪日期間,美日針對因應氣候變遷發表聯合聲明。到了中國,凱瑞在天津與中國氣候變遷大使解振華見面,討論兩國因應氣候變遷危機的合作。除此之外,凱瑞也透過視訊與中國副總理韓正、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等人舉行會談,卻沒有獲得具體的成果。

凱瑞此行訪問日本及中國,雖以氣候變遷作為會談主題,反映出氣候變遷議題受到美日中三邊整體關係的影響,但因為近期阿富汗地緣戰略與美國聯合區域國家反制中國擴張,使中國並未將氣候變遷危機視為優先議題,可能會影響《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6次締約方會議。

凱瑞訪問日本氣候變遷合作的成果

凱瑞此次亞洲行先訪問日本,然後再至中國,顯見對日本的重視。在日本,凱瑞拜會日本首相菅義偉(Yoshihide Suga)、外相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Shinjiro Koizumi)、內閣官房長官加藤勝信(Katsunobu Kato)、經濟產業大臣梶山弘志(Hiroshi Kajiyama)等官員及民間重要人士。會談後,兩國發表聯合聲明(U.S.-Japan Joint Statement),把強化兩國在因應氣候變遷領域的合作視為促進雙邊夥伴關係的支柱之一,並設定努力達成限制全球平均溫度增加攝氏1.5度以內的目標。

為了達成上述目標,雙方將加強下列合作,包括:一、設立對話機制,商討兩國落實《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在國內執行成果。二、強化創新合作(如再生能源、儲能、智慧電網、能源效率、低碳、碳捕捉、利用及儲存/碳循環、工業減碳、先進核能、因應氣候變遷之農業創新)。三、共同努力終止各國政府支持新的燃煤電廠,並協同發展中國家設計達成淨零排放的途徑。四、刺激次國家(subnational)實體的行動;五、提供相關的財政支持;六、透過外交途徑敦促重要國家落實相關承諾。這些項目若能落實達成,將能有效提升兩國氣候變遷合作。

美國此次與日本的聯合聲明及合作項目,若與凱瑞在第一次訪問中國簽署的「美中應對氣候危機聯合聲明」(U.S.-China Joint Statement Addressing the Climate Crisis)(如附表)相比,如設立對話機制、強化創新合作等,已經從口頭承諾進入行動層次,顯見美日在因應氣候變遷合作更為積極,。

美中戰略競爭情勢升高影響氣候變遷合作

凱瑞2021年4月15至17日首度以總統氣候特別大使身分訪問中國,僅與氣候變遷大使解振華會面,單純討論氣候變遷議題,會後則簽署「美中應對氣候危機聯合聲明」,展現兩國在因應氣候變遷合作的誠意與企圖。

凱瑞近期第二次訪問中國,希望在過去基礎上,深化進一步的合作,卻遭到北京冷淡以對。這早已有跡象可循,因為,王毅在8月29日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的通話時就表示,兩國近期雖然針對氣候變遷及阿富汗等議題有所互動,但北京將依據美國對中國採取立場來加以回應,並呼籲華府不要一再攻擊北京。這也證明中國將氣候變遷的非傳統議題,與近期美中情勢掛勾,並趁勢警告美國。

因此,當凱瑞在8月31日在天津與解振華會談;陸續和王毅、韓正、楊潔篪等人舉行視訊會議。顯然中國有意將層級拉高,以傳達更多超越氣候變遷範圍的訊息。例如,王毅表示,中美合作具有重要性,包含在氣候變遷領域。近年來雙邊關係出現惡化,關鍵在美國對中國做出錯誤的戰略判斷,呼籲華府採取實際行動促進雙邊合作,並指出兩國氣候變遷合作不可能脫離兩國關係的環境背景。韓正則表示,中國在因應氣候變遷上已經做出許多貢獻,且習近平也提出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彰顯中國落實自身責任的態度及努力。韓正強調雙方合作必須相互信任,訴求華府要為雙方在氣候變遷合作上創造有利條件。

楊潔篪則向凱瑞表明,美國近期採取許多干涉中國內政及損害中國利益的政策,造成雙邊關係面臨極大困難,呼籲華府要調整策略,使兩國關係恢復正常。中國歡迎與華府之間的對話及務實合作,氣候變遷是議題之一,前提是雙邊合作且互利。這顯示,北京看準美國對於氣候變遷合作的需求,希望以此要求美國改變對中政策。

未來發展

美國總統拜登(Joseph Biden)將因應氣候變遷危機的國際合作視為重要外交政策之一,推動《巴黎協定》的落實,因此特別設置美國總統氣候特別大使一職,由前國務卿凱瑞擔任,顯見其重視程度。美國為了讓《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6次締約方會議取得成果,凱瑞積極奔走各國進行協調及磋商,包括影響溫室氣體排放及全球平均溫度控制的日本及中國。然而,從凱瑞此次日本及中國之行可以看出,非傳統安全領域的氣候變遷議題,仍受到近期美日中戰略與安全情勢發展的制約,讓國際社會對《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6次締約方會議的前景與未來發展感到憂心。美國不可能因為氣候變遷合作有求於中國,因而放棄印太區域地緣戰略利益及對盟國的戰略保證。

「美中應對氣候危機聯合聲明」重點摘要

※作者為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所助理研究員。本文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更多上報內容:

不鳥中國爭「主權」 美印太司令部大PO軍艦通過台海影片

網瘋傳疑似「吳亦凡就醫看性病」影片 戴頭套、上腳銬狼狽模樣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