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兩黨議員對彈劾川普早有定見 宣誓公正有何用

世界新聞網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參院就審判川普總統彈劾案展開辯論前,百位參議員在首席大法官羅伯茲主持下,宣誓自己將公正審判「不偏不倚」;但眾多參議員對於川普是否有罪,心中其實早有定見。

問題是,肩負陪審員角色的參議員們,如何能「心中既有定見又保持公正」?若從參院審判規範和制憲歷史角度來找答案,就會發現:參院的彈劾審理,對所謂「公正」相當主觀,就算參議員打破誓言,也無可厚非、無法可管。

參議院在1980年代同意的規範中,並未規定首席大法官或任何人可以懲罰參議員不公;參議員不像在刑事審判案件中的陪審員那樣,處處受限;他們可以走出參院,上電視或向記者暢談自己對種種證據的看法。

宣了誓卻沒有強制性,聽起來有點諷刺;但開國者將彈劾總統的命運,交給參院這樣的政治機構,就註定全案將充滿政治性。

審理川普彈劾案,對許多共和黨參議員來說,被視為對總統不忠的代價,可能更高於對誓言不忠的代價;對民主黨參議員來說,情況就相反。

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先前曾大刺刺表示,審判時他將和白宮律師「全面協調」;宣誓前夕,他則說:「我們保證超越狹隘的黨派主義,為制度、為國家,伸張正義。」

對麥康諾來說,所謂公正,就是捍衛川普免於遭受他認為出自政治動機的彈劾。

與此同時,也有共和黨人提到,在柯林頓(Bill Clinton)總統彈劾案審判期間,現在的參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arles E. Schumer)也曾大聲捍衛柯林頓。

舒默當時表示:「開國元勳的智慧,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他們將此(彈劾)過程交給參議院,而不是最高法院、也不是某個司法機構。每天都有數百人打電話向我們遊說,你不可能對陪審員這樣做。兩者標準不同;應該是有點司法又有點立法政治。」

參議員以政治視角看待一切,即使宣誓要公正不阿,情況亦然;制憲者當年賦予參議院彈劾審判的責任時,顯然對此早有洞見。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修車店老闆 竟不知兒子是全球首富貝佐斯
貝佐斯小三扶正 爆乳同框曬恩愛
楊安澤妻揭露「孕期遭哥大狼醫性侵」 8年祕密埋心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