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以英國王室形象為重!帝國史學者揭露:維多利亞時期就有「梅根」

·5 分鐘 (閱讀時間)

「忠誠文化及維護形象的體制問題,至今依舊造成困擾」,研究英國與南亞帝國史及跨文化的學者艾沃告訴《時代》,「問題在於同化其他人,但受到的待遇和有王位繼承權的人不同,且若發生有損形象的情況,就不會顧慮這些人屬於集體形象的一部分,反而會被犧牲」。

退出英國王室的薩塞克斯公爵(The Duke of Sussex)哈利(Harry)與妻子梅根(Meghan Markle)日前接受美國非裔主持人歐普拉(Oprah Winfrey)專訪,梅根直言,成為王室成員後,就再也沒看過自己的護照、駕照、車鑰匙,甚至有自殺念頭想求助身心科,竟遭到王室拒絕。

維多利亞時期就有「梅根」

艾沃(Priya Atwal)7日推文,分享英國維多利亞女王(Queen Victoria)在1850至1860年代間,收了許多來自殖民地的「乾子女」,直指他們當時受到的待遇和今日梅根的處境相似。她表示,維多利亞女王的乾子女「在許多領域都淪為形象人物」。

來自印度西南部庫爾格(Coorg,今日果達古縣,Kodagu)的古拉瑪(Gouramma),是當地統治者的女兒,她1852年隨父親到英國,當時年僅11歲,並成為首位受洗為基督徒的印度王族成員,而維多利亞女王在受洗儀式上認她當乾女兒,古拉瑪自此成為英國王室的「公主」。

靠乾子女建立王室形象

「維多利亞女王不准古拉瑪再與父親見面,她最後也不會說母語印地語,這很殘酷」,艾沃說,「古拉瑪仍被殖民角度對待,一切都是為了確保她的行為不損害王室形象」。她指出,古拉瑪在青少女時期曾多次想逃離王室,她的行為也被外界曲解,與梅根的情況相似。

維多利亞女王1960年代又多了2位乾兒子,分別是阿比西尼亞帝國(Abyssinia,今日衣索比亞)皇帝兒子阿拉瑪于(Alamayu)與毛利人波瑪雷(Albert Victor Pōmare),而波瑪雷1863年在英國出生,他們被交由中上階層的「監護」家庭撫養,但教育及舉止訓練都由維多利亞女王主導。

自古就以王室利益為重

艾沃強調,維多利亞女王會收這些不同族裔小孩當乾子女,主要是針對整個帝國建立英國王室的新形象,並稱現今的王室公開形象,以及與媒體的關係,都和維多利亞時期一致,像是維多利亞女王與乾子女拍攝家庭照,包括1850年成為她首位乾女兒的西非女孩波內塔(Sarah Forbes Bonetta)。

英國薩賽克斯公爵與夫人哈利王子和梅根8日抱著出生兩天的兒子亮相。(美聯社)
英國薩賽克斯公爵與夫人哈利王子和梅根8日抱著出生兩天的兒子亮相。(美聯社)

英國薩賽克斯公爵與夫人哈利王子和梅根抱著出生兩天的兒子亮相。(資料照,美聯社)

「雖然他們都是被收養,但互相視為家人」,艾沃表示,這樣的合照塑造英國王室的美好家庭形象,而王室隨著時間愈在意公眾輿論,維護形象也就愈重要,「任何事都以王室制度、王位在位者、英國王室家族利益為重,這是自古以來的基調,特別是在近代史」。

大眾欠缺帝國、種族主義史知識

當這些乾子女的行為有損王室形象,立刻會遭致媒體批評,像是身為印度北部旁遮普(Punjab)統治者的杜利普‧辛格(Duleep Singh),數年生活揮霍無度,加上反對英國併吞旁遮普,「隨後他就被媒體猛烈抨擊」,艾沃稱,「梅根遭到的對待,還有涉及種族主義的歷史,其實早就存在」。

杜利普‧辛格1854年被免去旁遮普統治者身分,時年16歲的他在英國定居,受洗為基督徒,維多利亞女王則認他的小孩為乾子女,包括主張女性投票權的索菲亞(Sophia Duleep Singh)。艾沃說:「各方面來看,隨著媒體環境發展,老問題也不斷擴大。」

由於20世紀小報興起,狗仔造成1997年黛安娜王妃身亡悲劇,不少記者也想方設法偷聽王室成員通話內容。《時代》表示,大眾對艾沃的推文引起大眾關注,這讓她感到驚訝,顯示大眾缺乏對歷史的認知。艾沃直言:「這代表在帝國及種族主義歷史知識上,我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先生住院、孫媳婦投震撼彈 英國女王靠2隻柯基犬陪伴轉換心情
相關報導》 英國女王打破沉默,白金漢宮發出61字聲明:種族問題將私下處理,哈利一家都是王室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