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決關鍵 法官只能依法不能造法

林偉信/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
圖為當時抗爭民眾,迅速占據行政院,打破窗戶衝入辦公室內。(本報資料照片)
圖為當時抗爭民眾,迅速占據行政院,打破窗戶衝入辦公室內。(本報資料照片)

太陽花學運人士攻占立法院及行政院,口口聲聲主張「公民不服從」、「造反有理」,公然挑釁公權力,高院改判魏揚等人有罪,理由中明確指出,所謂公民不服從僅止於學理上的討論,台灣法律並無此概念,法官判決只能依據法律不能造法,無法用公民抗爭判決無罪。

高院表示,公民不服從是一種公民抗爭型態,在台灣只是學理上的討論,且定義不一,要件分歧,並非成熟的法律概念,法界有所爭議。如果在有爭議的情形下援用,將削弱刑法預防犯罪的效果,有害刑事司法制度。

合議庭指出,當年服貿爭議爆發後,立法院並未全然喪失監督行政權的功能,立委仍得依法執行審查法律案、預算案等職權,服貿協議送交由立法院院會存查,反對的立委仍得透過黨團協商解決此爭議,很難認定國會的代議政治已失靈。

法官表示,反對服貿協議的人也可透過聲請釋憲解決此一爭議,或藉由總統與立委大選,由人民決定是否支持該協議,不是一定須採取「占領行政院」的手段,不能用人民抵抗權做為阻卻違法的理由。

高院強調,司法是法律執行者不是創造者,法官職司審判必須依據法律,不得無中生有創造法律,否則侵害立法權,違反權力分立的民主憲政原則,尤其司法無民意基礎,但有極大裁量權,為確保民主法治不被司法違法干擾,職司審判者應嚴守分際,謹慎用法。

因為法官不得逾越權限,不能憑個人好惡或對弱者同情裁判,否則無公平正義可言,法官只能依據法律不能造法,也不能為維護社會上一部分人的政治理念而犧牲法律的安定性,魏揚等人的行為已踰越言論自由界線,應受非難,負其刑責。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