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生判死 法官應勇於承擔

林偉信╱新聞透視

中國時報【林偉信╱新聞透視】

死刑判決是法官不可迴避的課題,小燈泡媽媽昨淚求法官判死令人動容的一幕,更讓人覺得極凶惡極的殺人犯應依法究責,該判生就判生、該判死就判死,這樣才能撫平家屬的傷痛,維護法律尊嚴,法官不應過度援引兩公約及有教化可能性,做為殺人犯的「免死金牌」。

竹東少女遭性侵殺害,主謀林春雄等人手段凶殘,歷經最高法院三度撤銷發回,死刑與無期徒刑判決在二、三審中不斷來回,懸而未定的終局判決,也讓人質疑法官判決是否如同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

今年8月最高法院撤銷林春雄死刑的理由之一,是要求再調查他是否願意賠償和解、有無悔意,還指林男有房地可賠,讓民眾再次產生「有錢賠償可決定判生或判死」,和只殺1個不致被處死的錯誤觀念,昨天更三審果真將林春雄等人改判無期徒刑。

兩公約規範的情節最重大犯罪,法官不應就局限在法律條文,以是否預謀殺人來進行認定,林春雄5人虐待並輪流性侵少女致死,之後還焚屍滅跡,這樣的惡行不是最嚴重的犯罪,那什麼才是情節最重大的犯行?

如同3年前最高法院一起死刑定讞判決理由,「有無教化可能,雖屬法院量刑時當予審酌之事項,但此並非唯一,若所犯情節嚴重,自難因此解免死刑應報」,以符合罪刑相當原則。在求其生不可得的情況下,法官應不應該判處死刑,就該勇於承擔,不該動輒以曾救人一命、大學成績佳曾獲獎狀、抄寫佛經迴向,等奇怪理由,作為有教化可能,讓凶手免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