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創一格】武漢起疫,帝國的輓歌⋯

放言 Fount Media
(圖片來源:擷取自《TIME》官方推特、《路透社》、《rfi網上電台》、快圖網剪輯庫素材)
(圖片來源:擷取自《TIME》官方推特、《路透社》、《rfi網上電台》、快圖網剪輯庫素材)

文/黃創夏(曽任《新新聞》總編輯、《商業周刋》資深撰述、《中國時報》撰述委員、《明日報》創報小組、策略發展部負責人,現為《野武士》部落格主、自由評論工作者) 

所有的公共危機,都是政府治理能力的考驗,更是最冷酷的判官,沒有任何僥倖! 

誇稱「大國崛起」的中國,從隱匿疫情到局面失控,演變到搶物資、搶口罩,曝露了這個國家的公共衛生體制落後如同「前現代」,更凸顯了這個帝國外強中乾,還是不脫「山頭主義」:大難臨頭時,帝國瞬間可能瓦解成兩、三千年以前的夏商周時代的「城邦體系」,各自為政;而中南海隨時猶如周天子,只是表面的共主,實質未必有全面掌控的實力! 

搶口罩、搶物資、公安和武警公然對峙⋯⋯這些,才是武漢病毒疫情之下,中共體制的最難堪之處。 

「想像的共同體」延伸至「民族國家」

翻開人類歷史,國家的團結和興盛往往來自於重大的災劫,越不可抗力的災劫越能激發住民的同舟共濟,「命運共同體」的情感聯繫將因而誕生。 

安德森率先提出「想像的共同體」概念,他對「想像的共同體」是這樣解釋的。這個共同體的成員絕大多數都是分散的、彼此之間相互並沒有持續而緊密之個人聯繫的,他們卻能夠通過各種媒介「想像」出一種把他們聯繫在一起的整體的認同和情感。 

其次,這個「想像的共同體」並不是無遠弗屆,它在空間上是有界限的,它一定是個有邊界的區域,因為在它之外,也必定存在著其他類似的共同體,由這個邊界就產生出「主權」的概念。 

想像的共同體,也因此被許多學者和專家引用是「民族國家」的起源。 

共同體的破滅,才是這次武漢疫災災對中國民族主義最大的衝擊所在,「中國」原本只是傳統封建王朝,「帝力於我何有哉?」25史來來去去都只是「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中國」是地理名詞,並不符合現代化認知的「民族國家」。 

藉中國史看今中國國家定位 

180年前的庚子年,1840年之鴉片戰爭,列強瓜分的公共災難,到1900年的庚子年之義和團達到高峰,中國的「想像共同體」開始萌芽,梁啟超也因此發明了「中華民族」這個「想像的共同體」,在民族主義之下,又有日本帝國之侵略,中華人民共和國因此成了一個共同認知的共同體。 

這一次武漢疫情卻很殘忍的暴露: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現有的獨裁和專政之下,本質還是山頭主義,搶物資、搶口罩、堅壁清野拒絕他鄉難來時各自飛,中國雖號稱大國崛起,更多人發現必須要重新評估:中國真的已經完成「民族國家化」了嗎? 

而從「李文亮事件」,世人更清楚地認知:中國距離「民主化」更是遙遙無期⋯⋯ 

一個分散山頭拼湊之不堅實「半民族國家」、一個沒有暢所欲言,呈報真相體制的「非民主國家」,武漢起疫,正是帝國脆弱本質的輓歌! 

原文連結:https://bit.ly/2Sjo6YX  

更多放言 Fount Media文章:讀者投書│全球防疫下的「一中原則」害慘台灣,怎麼不見國民黨出來向中共抗議?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武漢肺炎威脅下的日本
政治人物的救災政治學
新冠肺炎防疫 不要口水需要國人的團結
武漢李文亮:中國的鄭南榕
全世界都對新型肺炎閃避不及時,柬埔寨為此賭上了一把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