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爆炸案後,英國恐怖襲擊威脅級別上升至「嚴重」

·5 分鐘 (閱讀時間)

利物浦女子醫院(Liverpool Women's Hospital)外發生爆炸事件,英國將恐怖襲擊威脅級別上升至「嚴重」。

在英聯邦陣亡將士紀念星期日(Remembrance Sunday)當天格林尼治標凖時間11時前不久,一枚自製炸彈在該醫院外爆炸。出租車司機大衛·佩里(David Perry)在事件中生還,但是他的乘客當場身亡。

該名男乘客被認為是炸彈的製造者,並將裝置帶上出租車,他在事件中死亡。

警方公布了死者的身份,是一名32歲的男子艾馬德·艾斯威爾米恩(Emad Al Swealmeen)。

Emad Al Swealmeen
艾馬德·艾斯威爾米恩(Emad Al Swealmeen)。

警方表示,襲擊的動機尚未明確,但是已經被定性為恐怖主義事件。

內政大臣普裏蒂·帕特爾(Priti Patel,彭黛玲)表示,恐襲威脅已經從「重大」(substantial)升級至「嚴重」(severe),即恐襲的可能性極高,因為利物浦的爆炸事件已經是一個月內的第二宗類似事件。

保守黨議員大衛·埃默斯爵士(Sir David Amess,顏敏時爵士)在10月15日的埃塞克斯郡與選民會面時遭遇持刀襲擊,被刺中多刀身亡。事件被警方列作恐怖主義事件處理。

西北部反恐特勤隊隊長拉斯·傑克遜(Russ Jackson)表示,該名出租車乘客似乎製造了一枚「簡易爆炸裝置」,導致了爆炸的發生。

據BBC安全事務記者戈登·科雷拉(Gordon Corera)報道,相信該名男子此前並不為軍情五處(MI5)所了解。

作為調查的一部分,利物浦依據恐怖主義法案一度拘捕四名男子,四人已獲釋。

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在較早前已經就事件召開了緊急內閣會議,形容這是一起「令人噁心的襲擊」。

他表示,這是一次「嚴重的提醒,我們所有人都要保持警惕」,但是同時表示「英國人民永遠不會被恐怖主義嚇倒」。

David Perry
出租車司機大衛·佩里已經出院。

傑克遜表示,出租車司機佩里於周日在塞夫頓公園附近的魯特蘭大道(Rutland Avenue)接了一名乘客。

「在出租車靠近醫院的下車地點時,車內發生了爆炸,火焰迅速籠罩了車子,」他說。

「令人驚訝的是出租車司機逃到了車外。」

佩里的妻子蕾秋(Rachel)在臉書(Facebook)上發帖說,他「能活著很幸運」。

「爆炸發生時他人在車裏,他能夠逃出來是絶對的奇蹟,」她說。

傑克遜表示,出租車司機在治療完傷勢之後已經出院。

他表示,警方「知道醫院附近有紀念日活動,而爆炸發生在格林尼治標凖時間11時前不久」。

「我們目前不能將此聯繫起來,但這是我們追查的一個線索,」他說。

衛生大臣賈偉德(Sajid Javid)向利物浦女子醫院的國民保健署(NHS)工作人員以及急救服務人員表示慰問,在下議院發言時稱,他們表現出了「在最困難狀況下最強的職業精神」。

An armed police officer holds a breaching shotgun
An armed police officer holds a breaching shotgun

襲擊嫌疑人是誰?

警方相信,艾斯威爾米恩是住在利物浦肯辛頓區沙克里夫街(Sutcliffe)的一所房子,較早前反恐警察已經搜查了該處。

警方表示,他最近還在魯特蘭大街租用了一處地方,在塞夫頓公園附近,警方亦已進行搜查。

「我們的重點是魯特蘭大街的地址,我們在那裏持續發現一些重要的物件,」西北反恐特勤隊的安德魯·米克斯(Andrew Meeks)說。

「公眾如有任何關於艾斯威爾米恩的信息,無論多微小,都可能對我們大有幫助。」

在之後的聲明中,警方表示,他們已經取得「重大進展」,對於爆炸裝置的組成有「詳盡得多的了解」,包括「它們如何獲得以及各部分可能如何組裝起來」等。

BBC記者艾德·托馬斯(Ed Thomas)表示,艾斯威爾米恩是來自敘利亞的一名難民。來到英國之後,他與馬爾科姆和伊麗莎白·希奇科特(Malcolm & Elizabeth Hitchcott)相識,他們只知道他的英文名叫恩佐(Enzo)。

希奇科特夫人表示,她與丈夫「非常傷心」,也對艾斯威爾米恩的死亡感到「非常震驚」。

「我們都很喜歡他,他那時是個很有愛的人,」她說。

艾斯威爾米恩被認為是製造了爆炸裝置,並將它帶上了出租車。

警方表示,他在魯特蘭大街一帶上車,並要求去醫院,大約10分鐘的路程,後來炸彈爆炸。

分析-BBC安全事務記者戈登·科雷拉(Gordon Corera)

恐襲威脅級別的上升,並不是基於有關利物浦持續威脅的特別情報。

它更多是基於聯合恐怖主義分析中心(Joint Terrorism Analysis Centre)的綜合評估。

他們察看事實,在過去一個月內出現了兩起事件——大衛·埃默斯爵士的死亡以及現在的利物浦襲擊——然後判定,整個狀況已經有所改變。

起因是什麼尚未完全明確——一些人推斷是人們受到了一些國際事件的啟發,另一些人則認為它是否與人們在長時間封鎖令期間上網而變得極端化。

據調查人員透露,疑犯來自中東,近年開始信奉基督教,並有精神健康問題,當局把事件定性做恐襲,更多是傾向他在案中使用的手法,而並非完全了解他的意識形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