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封還是不封城?

舒甯馨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文:舒寗馨

這一週法國人過得心驚膽跳。臆測中的 #第3度封城 在民調不支持的情形下,懸而不定。小馬總統將預訂的公開談話一延再延,甚至連總理卡斯泰週四的記者會也臨時取消。

法國政府中目前有兩派聲音在「打架」。

強調公共衛生安全的「#防疫派」和生活不能停擺的「#經濟派」。

前者看到的是 #每天新增2萬+的新冠患者和爆滿的重症室;後者看到的是 #270萬的失業者和無底洞的救助金

前者的病情數字:法國至今共7萬4800人死於新冠病毒;全國感染人數高達313萬人(此數字不含無症狀患者)。

後者的經濟數字:實行 #宵禁,法國每週損失40億歐元(1360億台幣); #封城損失額是90億歐元(3054億台幣)。

「就算(法國)政府理智上知道必須封城,可是國庫已經入不敷出了,現在是債留子孫!」熟識的店主說。

「而就算真的第3次封城,學校肯定得開的,否則我們(家長)無法去工作,政府得發出更多的臨時失業救濟金。」一個孩子在上小學的好友說。

這也是自從去年三月嚴厲的 「#全民禁足式」 第1次封城後,法國「不敢」再雷厲風行的封城和宵禁,導致幾個月下來我們就生活在部分解禁、宵禁和封城間的 #無限循環

大概是習慣了、 #心累了,即使疫情數字不斷攀升,法國人寧願冒染疫風險,也不想封城。

根據民調,去年11月的封城前夕,70%的老法贊成此政策,如今卻只剩41%。

更慘的是,1/10的年輕人揚言不會配合,而有些老法已經以 #公民不服從 (désobéissance civile)為由,直接挑戰法國的防疫法規。尼斯,南法的旅遊勝地,一家餐館老闆大辣辣的在餐廳關門的禁令下,以「#不服從是我的責任」為名重新開張,吸引了50多個客人上門。

這些人在排隊進餐廳時,不戴口罩也不維持社交安全距離;進了餐廳後,更是緊挨著喝酒用餐,還跟著餐館老闆大喊 “Liberté” (法語:自由)。

之後警察出現,依照未戴口罩的規定罰了客人135歐元(4500台幣),就沒事了。

有些人在進餐館前就開始「推特」,以公民不服從為由抗議政府關閉餐廳和娛樂場所的決定;有些人則是一面用餐、一面發推特,一副「我很有理」的樣子。

最令人擔憂的是,這些推文收到了上千、甚至上萬的讚,顯示了 #法國社會對於防疫政策看法嚴重分歧,也透露了 #法治原則(rule of law)在某些法國人眼中可 #因時因地因事 而「妥協」(有人說是法國大革命的遺傳基因)。

最近就連在巴黎大學研究 #醫學倫理 的教授都發明了「禁錮民主」(démocratie confinée,)的字眼,來形容現行防疫措施,並且主張政府應該尊重每個人的 #自主決定

不只是法國,鄰居德國也出現「新冠極權」這樣的口號。

這些人認為每個社會個體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政府應該信任他們、不該將他們視為小孩。但事實擺在眼前:之前佛系的英國,目前是歐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家;而法國即使頒布了嚴格的防疫法規,還是有人不守規則(到現在為止,巴黎還有不少餐館每天非法營業,和警察玩躲貓貓)。

面對想要(成人)自由、又不肯做好成年人義務的這些「法國大小孩」,真想大喊:夠了!你們可不可以趕快長大、然後成熟理性的負起自己的責任?讓政府扮演好他們的角色?

無論法國的第3次封城會不會來臨,舒舒繼續我的「禁足」生活--在家工作,謝絕非必要接觸,多接近大自然。利人利己。

進一步閱讀:

失業數字:https://reurl.cc/WEkN57

封城民調:https://reurl.cc/9ZOD2Y

尼斯餐館:https://reurl.cc/7yeV9D

巴黎大學教授的主張:https://reurl.cc/GdoNj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