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無高下 民主要珍惜

本報訊
·4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英文總統開放美國萊豬進口決策過程引起重大爭議,國內有威權復辟的批評,國外也有民選皇帝的嘲諷,綠營政治人物與媒體則一律扣上中共同路人或「紅媒」大帽子,認為這些人士和媒體貶抑台灣民主而不去抨擊中共政權,更霸道的說法就是,即便查水表、關電視台、禁童書、審查書籍、政府機關東廠化,台灣依然比大陸自由,台灣民選制度優於中共威權體制。

因封面「英皇照」而引起軒然大波的《亞洲週刊》高層,曾是長期關心台灣民主運動的香港僑生,文章受訪者包括陳水扁、呂秀蓮前正副總統及民進黨創黨元老,《中國時報》對於自由民主的堅持,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民進黨於1986年9月28日成立時,《中國時報》也是台灣唯一刊載該黨創黨消息的媒體。民進黨執政後,卻以「本土」之名將自己打造成唯一「政治正確」,所作所為都不容置疑,對批評者一概抹紅。對歷史的遺忘與對異見的汙衊,無法遮掩滿朝新貴與一些媒體投機搖擺的事實,更何況本報紮根本土,關心民瘼,監督政府、反應輿情是天職,優先關心台灣民主政治的持續與完善當然是第一要務。

將台灣民主制度與大陸威權體制相比而沾沾自喜,是不求長進,更是錯誤類比的邏輯謬誤。兩岸不是制度競爭而是制度選擇的差異,從體量和規模的懸殊而言,台灣是在跑百米,講求爆發力;大陸則有若馬拉松,要講究配速和補給,才能行穩致遠。

台灣受到西方思想的影響,認為制度有優劣之分,世上只有西方民主才是好制度。殊不知,人類歷史上任何一種政治制度都是在自己的土壤上,根據地理位置、社會條件、經濟發展以及歷史文化所成長出來的,其過程充滿曲折、妥協甚至扭曲。世界上根本沒有什麼完美的制度。

中國是一個超過10億人口的國家,與10多國領土接壤,其中還有擁核國家;眾多人口集中在不到1/2的土地,而廣大的邊疆散居少數民族,其中還有的與他國同文同種,中國人文地理之複雜、國際環境之險峻世上少有。中國共產黨根據中國近代歷史發展總結,認為中國受到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的壓迫,必須採取社會主義革命來救中國。中共選擇了社會主義道路一路走來錯誤難免,顛簸不斷,但結合經驗,記取教訓,國力漸強,社會小康。至於制度好惡,見仁見智。

去年底長期旅居英國,第一位享有國際聲譽的華裔鋼琴大師傅聰,不幸因新冠肺炎過世,他曾獲得1955年蕭邦鋼琴大賽第3名,成為首位在國際性鋼琴比賽中獲獎的中國音樂家。獲獎後他卻出走英國,直到改革開放後才回到大陸演出。他的出走有國仇家恨與個人生涯等複雜因素。現今大陸年輕一代音樂家如郎朗、李雲迪在國際樂壇取得各種成就與榮耀者如過江之鯽,卻再也罕聞滯外不歸者。同樣的執政黨、同樣的體制,但對於這一代的年輕人來說,經歷國外求學遊歷之後,最後選擇回到大陸,就表示他們有更多的選擇機會與衡量標準。

台灣民主之路並非從黨外運動與民進黨創黨開始。日據時期就出現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籌組政黨和短暫的大正民主時期,啟蒙台灣人民的民主意識。國府遷台雖然戒嚴,卻同時開啟地方自治與基層選舉,國會與行政院間實行「不完整的憲政制度」,有學者認為是一種「指導式民主」。蔣經國革新保台開始擴大民主功能,加入世界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為日後李登輝的寧靜革命奠定基礎。台灣已經走上民主不歸路,斷無回頭的必要,更無須五十步笑百步趑趄不前,只有自我完善,力求進步。

衡量政治的標準永遠不是只有一個面向。生活品質、治理能力、社會和諧、領導素質、決策品質、行政效率等等都是政治制度成就的面向。每個社會根據自身的條件與價值做出符合自己利益的制度選擇,其實並無絕對優劣高下之分。制度宜人則近悅遠來,苛政猛於虎的失敗國家則離心離德。既然自詡民主進步、自由開放,就要有民主進步自由開放的樣子與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