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殺蘇萊曼尼 川普賭贏了嗎

洪鑫誠

川普政府暗殺伊朗少將蘇萊曼尼後,中東局勢持續緊張。8日,伊軍向美軍駐伊拉克基地發射導彈。微妙的是,硝煙瀰漫之下,美伊雙方竟形成表面默契。伊方表示已經「結束」對美軍的攻擊,並不「尋求升級規模或發起戰爭」。川普在聲稱「一切都好」之外,還不慌不忙地表示「明早再發表聲明」。

事實上,一直有相對冷靜的聲音評估美伊「打不起來」。其中,蘭德公司總裁高級顧問詹金斯的分析很有代表性:全面戰爭是不可能的,但是低限度的衝突預計會持續。支撐詹金斯論點的兩項最重要的論據都直擊政權的本質:對於伊朗,和美國全面開戰勢必遭受重大損失,占不到什麼便宜,最重要的目標仍是政權的存續;對於川普政府,嚇阻和威懾伊朗,防止其對自己構成重大政治風險很重要,乃至通過伊朗局勢轉移國內焦點也是合理選項,但戰爭完全是另一回事。

其實在這個問題上,川普的立場早已表現得非常清楚:與前軍師波頓決裂的主因就是後者可能將其拉入與伊朗的戰爭,但這對川普來說無異於打臉不開戰的競選承諾。也是因此,在炸死蘇萊曼尼之後,川普同樣堅稱其「阻止、而不是開始了一場戰爭。」

所以,對於美伊局勢前景的謹慎推測應該是「大打不會有,小打不會停」:雙方都要面子,也都有機會出招搶籌碼,但大打出手不符合雙方利益,而談判則可能在有限程度的衝突中反覆。

不過,「小打」並不意味著伊朗局勢就此可控,也不代表川普可以高枕無憂。

歷史學出身的詹金斯分析道,伊朗堪稱「混合戰」的高手,對付美國的辦法多得很。「以史為鑒」,伊朗能夠動用代理人或自己的秘密特工在全球範圍內對美國目標實施綁架和炸彈襲擊、破壞船隻和油氣設施、攻擊大使館以及暗殺政府官員等等。此外,發動網路戰,或者找美國中東盟友(尤其以色列和沙烏地)的麻煩也都是伊朗的選項。

其中,由於1979年「伊朗人質危機」的陰影,歷任美國總統將駐外使館的遇襲視作紅線。而正是在川普就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遇襲而威脅伊朗的背景下,蘇萊曼尼剛抵達巴格達機場就被美軍「定點清除」。

一時得勝,長期矛盾未解。雖然川普政府對最終促成刺殺決定的具體情報三緘其口,但當美國駐伊使館剛剛經歷一場狂風驟雨之後,與伊拉克民兵高層一起出現在巴格達機場的伊朗頭號軍事人物對美軍來說不啻是一個顯眼的目標,也給了高調放出威脅的川普一個說到做到的機會。

不可否認的是,如果考慮到美伊事態的升級暗含伊方鎖定美國使館及其他目標的風險,川普對敵軍靈魂人物「先下手為強」並非毫無道理——至少輸出了戰略震懾,也通過擊殺主將削弱伊方打擊、偷襲美方的能力。

而以伊朗方面目前不想擴大事態的表現來看,川普的抉擇達到了短期目標。

長期來看,只要美軍仍在中東駐紮一天,其與伊朗在該地區的力量博弈便持續存在。從伊朗的視角出發,所有針對美國目標的打擊都可稱作對美國敵意的回應。只要不把自己推向沒有勝算的全面戰爭,伊朗政權完全能夠借「混合戰」與美國周旋,消耗美國的力量,甚至將美國拖入下一次危機。如果雙方在這種反反覆覆中打打停停,不確定性也將如影隨形,中東的土地只能在警報聲中延續。(作者為智庫研究人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