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蝟中國是個歷史的悲劇

陳冠廷
·6 分鐘 (閱讀時間)

政治議題不會憑空發生,許多議題,都是建立在應對事件的「選擇」。1978年後的鄧小平及中共的領導團隊,選擇改革開放,讓經歷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停滯後退的中國經濟開始復甦 。

但歷史從來不是單一方向前進,它有時後退,如1989年天安門事件,徹底讓萌芽的民主主義被幾近連根拔起,有時前進,如1992年的南巡講話,確保中國的持續經濟改革。在92年後,經歷過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三任領導人的韜光養晦政策,中國國力以非常大幅度、跳躍式的成長,從赤貧國家成為世界強權。

然而在習近平完全掌權的第二任任期之後,一切似乎變得不同。

中國與美國的貿易衝突,原本是各個國家都會有的交涉摩擦。特別中美兩個大國,貿易量大、在各種產業的競合,本身都會隨著經濟實力的擴張而增加。

核心問題,其實在2021年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國防部長奧斯丁在華盛頓郵報的評論上。智慧財產權、技術竊取、網路攻擊、生物安全,健康威脅,南海與台海的可能(或已經發生的)區域衝突,新疆西藏香港的人權議題,以及最根本的價值觀挑戰,才是徹底加劇兩大國的衝突根本原因。

在阿拉斯加的美中會談上,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以及外長王毅,像刺蝟一般,數落美方人權問題,並指責美方「沒資格居高臨下對中國說話!」「中國不吃這一套」這些說法,這種刺蝟心態,相當程度的成為習近平治下中國外交的代名詞。

「刺蝟」心態針對各大洲、各大國

僅僅一年間,2020年1月,中方大使書函威嚇捷克議長若訪台,即施以經濟報復,2020年5月,中國大使館發函巴西國會,警告不可發賀電給台灣總統當選人 ,2020年10月,中共大使館威脅印度媒體不可報導台灣國慶日,2021年三月初、施壓法國國會議員不得率團訪台、2021 年三月底,中國海上民兵220艘大型漁船侵入南海。

上週3月22日,中國對歐洲10人4機構制裁禁令,4個機構竟包含歐盟理事會政治與安全委員會、歐洲議會人權分委會、德國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及丹麥民主聯盟基金會。四日後,3月26日,中國對英國9人4機構下禁令,其中還包含英國國會「中國研究小組」(China Research Group)、保守黨人權委員會(Conservative Party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等。隔日,3月27日,再加碼制裁美加3人1實體,這一實體,則是「眾議院外委會國際人權小組委員會」。

中共幾乎將各大洲、各大國的重要民意機構、智庫機關,到政治人物,全部絕交,大有兩個甲子前慈禧一意孤行、挑戰世界的姿態。

最根本的價值觀挑戰,才是加劇中美兩國衝突的主要原因。(湯森路透)

抵制品牌

從作為官方代表的駐外機構一系列的刺蝟心態,現在中國藝人以及人民也捲入H&M的抵制戰爭。據美國智庫全球政策中心(Center for Global Policy)在世界的棉花產量中,23%來自中國,其中85%都來自新疆,而其中許多少數民族的勞動者,「被逼迫在南新疆勞作」。

因為各種國際報導,H&M拒絕使用新疆這種脅迫勞動力的棉話,隨之延燒至所有加入擴大到加入BCI「良好棉花發展協會」的品牌,其中包含愛迪達、 NIKE等,根據聯合報報導,這使中港澳等多達40位藝人,自願或者因怕失去中國市場,與被點名拒用新疆棉花的國際品牌做出切割的宣言。其中不表態的藝人,則會遭到許多中國網民無情的指責。

中國刺蝟外交的反作用力

1.國際形象的下降

綜觀上述所有的事件,我們很難相信,這樣的外交對於中國的外交形象有所助益,事實上,在上列所述的關聯國家中,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對中的觀感是正面的。

在皮尤研究中心2020年的調查,在英、美、加、法、德、意、西、日、韓、荷、比、澳、瑞典、丹麥十四國對中國的反感中位數是73%。須知道,根據該機構長年的調查,英美德在2006年的反感度分別坐落在14~33%之間。這對中國人民的世界地位來說,這十五年不淡沒有提升,而是大幅度的墜落。當然,這對Covid19的疫情導致的情緒有之,但是戰狼外交、刺蝟心態,更是推波助瀾。

2.各關係國的安全合作

在中共當局於各種方式壓迫較為弱小的鄰國、在南海與菲律賓、印尼在漁權問題紛爭,與美國在安全議題上針鋒相對時,德國內閣於2020批准印太政策準, 將在今年8月派軍艦赴亞洲,法國則致力加強與四方安全對話、在2021年派遣兩棲攻擊艦、巡防艦穿越南海,英國則宣布「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戰鬥群今(2021年)春開赴南海,印尼國防部長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則在三月訪日,與日本防衞大臣岸信夫會談,並強調要保障基於法治的「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中方在南海的擴張,反而加強各關係國的安全合作。

認知狀況並且改變

常常有人說「局勢已經到不可逆轉的狀況」,然而事實上是,在現今文明的社會中,只要在有規則的劇烈競爭之下,沒有不無法避免的衝突,沒有不能避免的戰爭。中共曾經面臨極大的錯誤政策抉擇,如文化革命、大躍進,在這種巨大的人為災害中,中國人民遭受極大的痛苦。現在的中國,儘管對外強硬,甚至有「內循環」等似乎要拒絕對外交流的說法存在,然而中國與美國、中國與世界的貿易量,乃至中國本身的經濟總量,都是無法忽視的存在。不論今年是1978、1992、還是1900、1989,習近平仍有選擇。選擇開放,選擇迎向世界,做一個自信自愛的領導者,或者選擇停滯、選擇對抗、選擇自大,當一隻外厲內荏、掩飾內心脆落的刺蝟。

選擇後者,則對中國、對印太,對世界,都會是歷史的悲劇。

沒人喜歡刺蝟心態的大國。

※作者為台灣世代智庫執行長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金雞母 X 貓小姐 Ms.Cat 首次聯名!粉萌櫻花草莓甜品期間限定登場

台灣影評人協會獎最佳影片《阿紫》獲得 莫子儀、陳淑芳稱帝封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