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大法官 法無明確性 已達違憲程度

周毓翔/台北報導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曾銘宗(中)主持「綠色恐怖!反滲透法之衝擊與影響」座談會,邀專家學者發表看法。(姚志平攝)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曾銘宗(中)主持「綠色恐怖!反滲透法之衝擊與影響」座談會,邀專家學者發表看法。(姚志平攝)

國民黨立院黨團昨舉行「反滲透法之衝擊與影響」座談會,邀學者探討《反滲透法》。文化大學社科院院長趙建民表示,《反滲透法》問題在於政府對自己人不信任,才會管制;前大法官蘇永欽更直言,「法的明確性問題已達違憲程度。」

趙建民指出,90年代以來,兩岸議題一直是我方主導,無論是前總統李登輝、陳水扁甚至馬英九,但蔡英文的兩岸政策幾乎處於被動,蔡政府能做的只有外交部、陸委會罵個幾句,但現在大陸要頒布惠台措施就頒布,要拔我們邦交就拔,根本不理你。

趙痛批政府管制兩岸交流太嚴格,比對岸管制我方還要嚴格。他也提到,對岸有百萬台生跟台商,《反滲透法》讓他們處境尷尬,他們或許認為對岸發展好、市場大,乾脆少回來或不回來,等於加速讓對岸吸收台灣人才。

前大法官蘇永欽也直言,「法的明確性問題已達違憲程度」,蘇永欽表示,反滲透作為特別刑法,國人日常的政治行為(包括公投、遊說、選罷與政治獻金),一旦被滲透,就變成犯罪。滲透的3種行為模式包括指示、委託和資助,相關概念不嚴謹,明確性有疑慮,卻要求法官打破慣例,在刑法上做合憲解釋。他認為,這是違憲所在。

世新大學法律系副教授高思博也質疑,《反滲透法》是壓制特定立場公民權益,且難以辯護的惡法,民進黨查水表已經造成民心惶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