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福島》「錢」進福島沖洗輻射 但輻射沒有不見只有錢不見了...

方儉

這是露天永久核廢料貯存場,一包包壓縮打包的核廢料(每公斤污染在8,000-100,000貝克的)運到這裡後,再覆土掩埋。這是由福島當地的環保局負責的工作。(攝影/方儉,下同)

鄰近福島第一核電廠(簡稱F1)的幾個郡、町、市,可以看到不停的工程,大型工程車、貨車在馬路上不停穿梭,大量的工程進行中,工人、被迫返回污染區的民眾都吸了不少充滿銫-137的揚塵,而停業8年的大超市也重新開門做生意了,客人如潮水湧入。

強調福島特產的白米,但乏人聞問。

似曾相識的核災經驗

這樣的情景,好像是一片榮景,我忽然覺得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在訪問磐城市小名浜漁會檢測中心的時候,忽然頓悟,日本人現在在福島做的事,台灣人在福爾摩沙島都做過啊!

小名浜漁會的檢測工作站在近3年檢測,海水幾乎測不到輻射物質,100%都符合日本規定每公斤100貝克的法定標準,99%的漁貨都沒有檢測出輻射,204種水產品,僅8種還要管制販賣。過去有一年有2萬4千噸的漁獲,現在只有4千噸,前兩年幾乎是零。

我很好奇的問,如果有這種高的合格率,而且輻射如此低,為什麼還要管制?

漁會回答因為8種漁貨的樣品數不足,所以不能解禁。

我就不明白,這是哪些水產品?到底數量是多少?答案是含含糊糊,Lost in translation,但翻譯的竹林舍副理事長青木一政也沒聽懂。

我問漁民人數呢?沒有減少。

那麼他們如何維生?地震海嘯後他們去海上檢垃圾,後來幫忙採樣,勉強維生。

魚貨的價錢如何?苦笑,當然很低,沒人買。

漁會100%檢測合格,4隻螃蟹1300元日圓(362元台幣),真是佛心,福島的漁民怎麼活下去?

如果日本的輻射都是零檢出,台灣還規定在每公斤0.5貝克以上就會道德勸說下架或退運,都未發生過,為什麼8年來100%合格,還要花錢測?

同樣的,如果日本政府的官方說法,除了少數區域外,都已除污乾淨了,為什麼還有更多的除污工程進行,更多的預算,更多的包商層層轉包。

2015年日本出了一本由匿名的漫畫家竜田一人(假名)臥底F1,從事最基層的核電廠廠內除污工作,從竜田一人畫的《福島核電 福島第一核電廠工作紀實》,寫實的呈現他身處於第7層包商的工人,每天領著微薄的薪水,只夠付房租和菸、酒錢,卻從事最骯髒危險的高輻射除污工作,而大筆的錢,都被上層承包的包商朋分了,而這些包商也是原來核電廠的包商。

遙遙無期的遙控技術

我在日本原子能機構的遙控技術開發中心更見識到了除污工作根本沒有展開,因為連原子爐心的水都沒有堵住,換句話說,原子爐的超高污染輻射廢水繼續流出,即使過了8年,輻射非常強,不可能人去堵漏,他們還在研究如何用遙控技術,機器人、遙空車、無人機拿汽球、水泥把反應爐到抑壓池的洩漏堵住。

而機器人的電子元器件在理論上是耐不了高輻射的,我看過很多部NHK公布的福島爐心外圍的照片,看到漏水,不久畫面就開始「下雨」,接著就全黑了,最長只撐了1小時。

我很不識趣的問他們,有沒有技術開發完成的時間表?如果堵漏的技術沒有完成,就不可能除污,不能除污就無法拆解、除役。接待人員是日立的員工,表示他無法說明。

當然這個沒有截止日期的工作非常好,越做不出來,拿的錢越久就越多錢。雖然日本有F1的除役路徑圖,但是誰也不知道能不能執行。

這座座於楢葉町,長寬高 80x60x40公尺的巨大鐵皮屋,是F1除污、拆除的遙控技術驗證的場所。因為F1中的輻射太高,人不可能進入,只能用機器人、無人機等遙控設備進入,但現在連堵漏的能力都不足。

他們什麼事都保密,可以稱道的事,竟是找各大專院校學生來這裡比賽機器人,在被視為絕密諾大空盪盪的設備實驗室(長120公尺,寬80公尺,高40公尺)比賽飛無人機應該不錯。

當然,要做好一件事,需要社會各界的支持,透明公開是最好的溝通方式。不想做好一件事,什麼都保密,保到自己安全下樁就好,也是最好的溝通方式。

想想台灣的核四,沒有完工時間,每年都說工程進度完成99%以上,但其實只有1號機達成進度,因為2號機的重要設備都被拆去裝在1號機上了,且因為工期太久,很多零件設備已經壞了,市面上也沒有,只好移植兄弟(二號機)的器官了。

日方三招處理福島輻射核廢料

更奇怪的是,工程延誤這麼多年,非但承包的廠商不用賠錢,台電也無人下台,可恨的是最近奇異公司告台電,核四停工,要求賠償48億元,難道主要設計又提供設備的包商不但不付錢,我們還要賠錢,這不是滿清末年,喪權辱國吧?台灣人行騙天下,唯獨在核電上,成了國際的盤仔。

日本為了東京奧運,全力掃盪裝了輻射核廢料的黑色太空包,原本到處都是的,這次來都不見了,原來有幾個方式處理:一、藏到深山裡,眼不見為淨;二、送進焚化爐,燒掉了事,有「輻」同享;三、送進永久貯存場掩埋。

藏到深山裡,反正災區居民少了,到處都可以當垃圾場,所以設立了「臨時放置場(日文:仮置場)」,這還不夠,又設了「臨時的臨時放置場(仮仮置場),反正哪裡能擱就擱哪裡。我用空拍機去拍,嚇了一跳,飯館村、浪江町山裡轉個彎就是核廢料堆置漫山遍野。光是搬來搬去就花了不少錢。

仮仮置場,核廢料臨時的臨時堆積場。

我們也走訪了永久核廢料貯存場,大批的核廢料由田野、各地轉運到雙葉郡富岡町的永久低階核廢料貯存場,每包核廢料都打包好,從當地與外地運過來,每天上千輛卡車運送這些核廢料。這些核廢料是8,000-100,000貝克的核廢料。

這和我們對待蘭嶼完全不同。原能會、台電臨時一下就是30年,再臨時一下就300年,半衰期也過完了。最令人不解的是,按原能會偵測,時時刻刻蘭嶼都是全台灣領土輻射最低的地方,如果核廢料有降輻射功能,我想大家就可以帶幾桶回家了。

漫山遍野的核廢料太空包,十分驚人,每個約2-4噸。(圖片來源/福島居民提供)

清華大學曾發生銫污染事件,從花生大的銫射源,變成兩罐核廢料,後來放核廢料的地方被拿去調水泥,蓋了名符其實的「輻射生物館」,蓋的過程中發現有污染,從兩罐變成2千汽油桶的核廢料,後來是毛高文當清大校長時送去核研所「暫存」。

而輻射生物館幾度更名,依舊挺立,直到前年拆除,但是輻射污染的廢土水泥還是行方不明,有些是被「稀釋後外釋」,也就是混了乾淨的土,丟掉。這些都不符合處理核廢料斤斤計較,完整追溯的輻射防護規定。反正原能會、核研所、清大都是一家人一家親,誰也不會計較。

用後即拆的百億元核廢料焚化爐

再看焚化爐,台灣比日本超前了30年。台灣核研所在1990年代初期就以實驗為名蓋了焚廢料焚化爐(名曰減容中心),現在日本也把「燒却」說成「減容」。

看到當年原能會核可核二廠焚化爐的文件,可以燒每公斤74萬貝克以下的核廢料。而日本在311核災前勉強可以燒每公斤100貝克以下的核廢料(台灣是日本的7400倍),到了核災後,日本不得不放寬到8000貝克,還是差台灣的74萬貝克一大截。

相信嗎?630億日圓蓋的焚化爐,用了4年,拆!

而核研所蓋的焚化爐是「省吃儉用」型的,實驗的焚只要幾千萬,一用20多年,應該賣給日本的。日本福島核災後蓋焚化爐十分「浪費」,每座都是「仮設燒却爐(臨時焚化爐)。以這次參觀的富岡焚化爐,5年前花了630億日圓(台幣175億),嫌效果不好,去年就拆了。

12座焚化爐,個個身價不菲,每座都要數十億到數百億日元,但全都是燒三、五年就廢爐。(圖片來源/福島居民提供)

原本是要來日本學習他們處理核災,結果發現日本只是亦步亦趨的跟隨台灣任性處理核廢料的步伐,台灣也會加緊步伐,超越日本福島核災的規模與受害人數,打破世界紀錄。

更多信傳媒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