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茶金》優雅且魅人的絕世寶劍 一舉拓寬台劇通往頂級影集的新路

·7 分鐘 (閱讀時間)
《茶金》是一部藝術成就與通俗性兼具的台劇。(公視提供)
《茶金》是一部藝術成就與通俗性兼具的台劇。(公視提供)

公視與客委會共同投資、由《火神的眼淚》製作人湯昇榮搭檔《我們與惡的距離》導演林君陽執導的時代大戲《茶金》,在12集的篇幅裡,時空橫跨二戰及國民政府播遷來台後的幾番風雨,從「茶金時代」(紅茶的黃金時代)寫到綠茶如何因應外銷政策崛起,再到台茶如何在瞬息萬變的戰後國際情勢下全面失去競爭優勢,最後日光孤注一擲將最後希望放在茶師精心製作的東方美人茶,帶到英倫參展出國比賽,為台灣茶爭一口氣。

在看似溫文優雅的預告與品茗背後,藏著的是戰後各種凶險的商戰暗礁與大時代的無情;而有血有肉的角色每進入下一段劇情轉折,都緊扣著戰後台灣政經社會轉變的脈動。它是台灣的《唐頓莊園》,看生在時代變革之際的大女主如何企圖繼承父親的遺產與壯志,拒絕接受政商聯姻與受陌生丈夫掌權,而是決定把自己和家族的命運綁在一起,交由自己決定,面對未知開始展現出自己的勇氣與成長。它更宛如台灣的《一代宗師》,任你是武功卓絕的不世高手,也只能在大時代的顛沛流離下被洪流推著走,有那麼多的無奈與遺憾。然而同時,時代的動蕩卻也帶來了未曾想見的邂逅與光芒,只是那些交會時互放的光芒,因時代而起,也將因時代而落,一切都難以盡如人意,而留下來的人只能抱著遺憾,加倍努力地活下去。

這是一部藝術成就與通俗性兼具的四象限台劇。這也可能是另一部真正稱得上史詩格局的台劇,因為從劇本、角色到拍攝執行,不但每一個角色的行為和個性宛然,他們的命運也不斷因為時代的外力而改變,角色在時代洪流裡展現出的堅持與風骨,在在令人印象深刻。這樣的成熟史詩時代劇,背後是長年在客台經營時代劇的製作人湯昇榮、長年有改編歷史與真人實事經驗的編劇徐彥萍、與真正帶著觀眾走進那個時代的導演林君陽,合力鑄成的絕世寶劍。 

它不需要任何其他類型元素的摻雜,就能以歷史劇的身分在台劇史和國際市場上被突顯出來。它委婉地從茶說出台灣的命運,不管是戰後日光茶廠的起落,或是最後到英國參賽的東方美人—被小綠葉蟬咬過而受傷的茶,卻更有獨特的風味。

歷史劇的難處,就難在如何既能塑造出讓當代觀眾同情共感的角色,卻又能回到他們身處的時代脈絡去看見他們努力對抗的時代壓力是什麼—而《茶金》居然將這兩件事同時做到成熟,著實是超越我預期的成績。我不僅能預期這部劇將帶來多大的討論度,而且更難得的是在有限的預算中,戲劇的執行可圈可點到簡直過分的程度。過分在林君陽交出神級導演功力,好到不可思議的群戲調度、絕美特寫裡的細膩情感與表演、透過小範圍鏡頭傳達出角色間波濤洶湧的衝突。

絕美特寫的細膩情感與表演,堆砌出《茶金》角色間波濤洶湧的衝突。(公視提供)
絕美特寫的細膩情感與表演,堆砌出《茶金》角色間波濤洶湧的衝突。(公視提供)

 

這部戲既優雅又殘忍,優雅的是編導透過節制纖細的角色情感面去看一個時代的風起雲湧;殘忍在直面時代的殘酷,每一件角色所做的行為,都將得來在該時代必然面臨的結果—看到最後的觀眾,將會明白這裡在說的是什麼。

考慮到這部劇的難度(與資源的有限),我必須說林君陽導演的進步實在太過生猛飛快,宛如《茶金》裡的日光「新社長」張薏心(連俞涵飾)、又如裡頭的天才茶師山妹(許安植飾),你以為他們還將有著剛出道的青澀,他們已經成熟得甘醇。

劇中的演員和角色個個精彩,連俞涵優雅中帶著倔強的氣質與眼神,詮釋起日光一夕變為「新社長」的千金格外具有說服力;溫昇豪幾乎可說交出出道以來最好演出的KK,經歷戰爭與外交戰的知識分子滄桑與無奈,與角色的雄心壯志一起走得如影隨形;剛拿下雙料金鐘的薛仕凌在內斂不易表現、內心十分沒自信的范文貴裡,演出了與張薏心不同的執著,令人動容;最最要特別一提的絕對是李杏,她瘋魔般的演出,連口音和京劇身段都學得維妙維肖的夏慕雪,從角色到演出都極富魅力,甚且是裡頭最讓人心傷的角色;而許安植的山妹則像是劇中的一道微風,看似只是平穩其實紮實而不動聲色地承接住戲裡戲外幾個重要轉折與挑戰,沒有她恰如其分的表演,連空氣都會變得不一樣。

無論連俞涵(左起)優雅帶著倔強的氣質與眼神,或是剛拿下雙料金鐘的薛仕凌(右二)演繹內斂沒自信的范文貴,角色個個精彩。(公視提供)
無論連俞涵(左起)優雅帶著倔強的氣質與眼神,或是剛拿下雙料金鐘的薛仕凌(右二)演繹內斂沒自信的范文貴,角色個個精彩。(公視提供)

 

同時,劇本也表現得可圈可點,不只對白有著時代氣質、大家族的風範,將主要角色個個建立得十分出色,在劇本轉折上兼具歷史考究與戲劇衝突,戲裡戲外都顯得極其生猛而有膽量。製作部分,若沒有公視與客台長期累積下來的人脈與歷史劇經驗,絕不可能一蹴可幾。兼具文化獨特性和可看性的《茶金》站在台劇組隊跟世界打群架的當下,宛如能切入能守的小前鋒,輕巧地切入國際市場後,能帶來什麼樣的迴響,令人十分期待。

從未想像過台灣能出現一部時代劇如此野心宏大,有著台版《唐頓莊園》跟《一代宗師》的故事核心跟美感追求。相信本劇若能有更多籌備時間跟預算,還能再往上走。從《茶金》看到的台劇積累與突破,讓人興奮不已,而且更希望台灣能持續走出自己的路。台劇也許節奏不是最快、尺度不是最大、人性不是最黑暗,但它終會有找到自己最回甘味道的時刻。

事實上不只林君陽的《茶金》將同步在台灣、新加坡、印尼上檔,廖士涵執導的《亞洲怪談2:送煞》也將在HBO亞洲23國上線(同週Disney+也正式登錄台灣)—這個巧合彷彿也是必然,在這個時機點上,代表的並不僅僅只是又有新台劇上檔而已。

若說從前台劇是接力賽跑,一棒安打後再接著一棒,那麼現在是直接組隊出來打球了,大家團結要一起上的氣勢,是非常驚人的。《茶金》在Disney+「登陸」的隔天11月13日開播,已經看完完整12集的我,激動程度是今年繼《天橋上的魔術師》、《火神的眼淚》後最興奮的一次。相信也能讓觀眾目不轉睛。

更多鏡週刊報導
【追劇指南】《不良少年與白手杖女孩》 我要當妳的導盲犬
【追劇指南】曹如晶再當上流媽老公突身亡 《High-class上流謊言》揭背後真相
【追劇指南】車太鉉帶2偶像上《警察課程》 揪非法賭博集團真凶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