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義寄情水墨 刻畫心靈奇景

報導何志平
中國時報

「人性」真是一言難盡的詞,它是哲學的大哉問、文學的核心母題,也是每個人生命歷程中皆須思考與面對的課題。

台灣畫家劉信義,十餘年來不斷以水墨創作探討人性的深度,在當代藝術中獨樹一幟、風格鮮明。他以多層次的疊染、迷濛的灰色調、游離的畫面元素,創造出極其幽微、引人沉思的心靈氛圍,以此表達對人性的體悟:人性總是遊走在光明與黑暗之間,這混沌的地帶正是生命得以承載、得以淬鍊的無限空間。

擁抱光明與黑暗之間

繁花與白骨編織成詩人的桂冠,畫家的手循著光在混沌中飄移,在消逝的當下疊映無數的面孔,漂浮的眼睛正凝視著命運的闇黑,在轉身離去之前握住最後一束霓虹吧……劉信義的作品會讓人第一眼就觸動內心,但觀者中往往有一部分會因畏懼而避視那些自己害怕看到的圖像,但當我們沉靜片刻往更深處看,那內斂而迷離的灰色會將我們帶向內心深處,與孤獨對話、與黑暗對話、與無常對話,與生命最真實的本質對話。

「面對黑暗,才能從黑暗中得到解放。」劉信義如是說。這是他創作的核心思維,也是他面對生活與環境的不安定而選擇的勇氣與態度。即使荊棘遍地,藝術家仍邁步前行,擁抱光明與黑暗之間的一切灰色可能,不管這裡面有多少躁動、失落、困境與對抗,都能在創作中得到抒發,不經意間,黑暗中乍現一絲希望的微光,空氣中迴盪一陣輕柔的香氣,迷濛的調子穿透思維,於是,我們緩緩靠近心靈的那片寧靜之地。

畫家的「手」彷如天地的創造者,在他近期創作中成為一個寄予希望與力量的主題。而臉部的錯位、五官的分離,打破視覺與認知慣性,引觀者進入一種精神性的觀照中,用心眼、心耳接通天地,聆聽靈魂深處的低鳴。

從復興美工到台藝大書畫藝術系學士、碩士、博士,劉信義接受完整的美術專業教育,並以每兩年一次個展的穩健步調發表作品。他將最大心力投注於創作,作品中含蓄迷濛的畫面氛圍仰賴的是純粹的水墨媒材與踏實的手下功夫。劉信義特別著迷於水墨在紙、絹上的滲透性,這種滲透感正契合東方自然主義的哲學表達─天人合一、物我交融。他喜歡以層層疊染創造畫面的氛圍與層次,薄薄的一層絹可以承載十幾道墨色層次,加上絹絲的透明感,共同營造出內斂幽微的氣氛。除了絹本水墨之外,他也創作紙本水墨。絹面作畫的理性嚴謹與紙面作畫的感性釋放,是畫家最重要的「兩把刷子」,也恰恰體現了感性、理性混融交感的人性本質。

殘酷中覺出無限溫柔

劉信義的作品有著含蓄而綿長的感染力,讓人沉浸其中、忍不住沉思吟詠,感榮枯之一瞬,思光陰之縹緲,體幻相之虛實,在殘酷中覺出一絲深沉的溫柔。他為每件作品賦予一個如詩般的名稱,如「在微光旁思考殘缺」、「絕對的光韻指引著在黑暗中迷失的你」……畫筆、文意與生命之思交織出一片心靈奇景。

「生命的缺口都是出口。創作就是我的出口、我的信仰,就是那絕對的光韻。」劉信義如是說。藝術典藏圈【快來加入粉絲團按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