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若成擒 孫權必喪膽

文/秦濤
旺報

當務之急是:搶在孫劉聯合之前,幹掉劉備,使孫權孤掌難鳴,逼孫權望風而降。

劉琮坐擁兩湖之廣、數十萬之眾,未發一槍一彈,荊州易幟。

曹操根本沒有興趣入襄陽城。他的興趣,在於前方奔跑的劉備。他簡單整頓了一下,從帶來的精兵之中再選出五千精銳騎兵,一日一夜急行軍三百里追殺劉備。這支騎兵的先鋒,就是曹純率領的王牌軍──虎豹騎。與曹純共同前往的,是荊州降將文聘。文聘在荊州多年,熟悉地理,對劉備也算知根知底。曹純、文聘率領虎豹騎趕到當陽縣東邊的長坂坡,正見到劉備的十幾萬老弱病殘迤邐而行。虎豹騎立刻衝擊,如狼入羊群,大開殺戒。

劉備見曹操殺到,沒有辦法,拋下妻子,與諸葛亮、徐庶先走。張飛帶領二十名精悍騎兵,扼守一座橋,負責斷後,並接應逃散人員。

有散兵游勇來報:徐庶之母已被曹軍擄走。徐庶聽聞,方寸大亂,求去。劉備握手泣涕,不忍相留,目送徐庶往曹軍而去。徐庶後來在曹魏官至御史中丞,但再無事蹟傳留,成為一個庸碌的官僚。不知與民間「徐庶入曹營──一言不發」的猜想是否有關。

又有散兵游勇來報:趙雲已投降曹軍。趙雲此前是公孫瓚的戰將,與劉備一見如故,遂投在麾下,負責統領騎兵。劉備聽到此言勃然大怒,順手操起一柄手戟就扔向此人,道:「趙子龍絕不會棄我而去!」不久之後,趙雲滿身血汙,懷抱幼子劉禪,保護著劉備的妻子甘夫人,殺出亂軍,翩然而至。

張飛見趙雲已到,散兵游勇也聚得差不多了,遂毀掉橋梁,扼守河流。當時曹軍已發現劉備殘部通過此橋逃竄,主力逐漸集聚過來。張飛在河對岸斷橋之畔瞋目橫矛,大喝一聲:「我就是張翼德,有種的前來決一死戰!」

當時風雲變色,眾騎逡巡,一怒之威,竟至於斯!

關羽、張飛這兩位萬人敵,將來會統領千軍萬馬、威震華夏。但我始終覺得,他們最輝煌的時刻,正是千里走單騎與據水斷橋。當此之時,窮困潦倒,一無所有,而膽氣益壯。千載之下讀史至此,猶心中凜凜!劉備見事已至此,只好改變逃跑路線,不再跑往南邊的江陵,而打算折向東邊的漢水。他打算先投靠劉琦,再收拾劉表殘部,事若不濟,只好一路南逃到交州去。

就在此時,氣喘吁吁的魯肅終於追上了劉備。

魯肅此前奉孫權之命,想以弔喪為名來荊州觀望形勢。沒想到戰局急轉直下,劉琮不經抵抗就降曹,劉備一路南逃。魯肅得知消息,不再前往襄陽,而逕直來找劉備。日夜兼程,終於在當陽遇見輸得精光,但不改梟雄氣概的劉備。

輸得精光 不減梟雄氣概

魯肅向劉備轉達了孫權的問候及對劉表去世的哀悼,雙方問禮已畢,魯肅切入正題:「你下一步怎麼打算?」劉備說:「打算南走交州,投在故人蒼梧太守吳巨手下。」魯肅說:「吳巨不過是個凡人,偏在遠郡,不足與謀。江東孫將軍據有六郡,兵精糧足,不妨合作。」順眼看到一邊的諸葛亮,便說:「閣下的兄長諸葛瑾,與我是老朋友。」

魯肅長袖善舞,儀禮翩翩,說動劉備。劉備遂與魯肅一起來到漢水渡口,正遇上關羽率領水軍至此,遂一起沿漢水而下。此前江夏太守劉琦打算發兵攻打劉琮,曹操的突然到來打亂了他的如意算盤。劉琦只好南渡長江,來到鄂縣,借長江天塹以防守曹操。現在,劉備、諸葛亮、魯肅就乘坐關羽的大船,來到鄂縣,暫避風頭。

同時,劉備派諸葛亮與魯肅一起,順流而下,到江東面見孫權,商議合作大計。

三方會獵 曹操接管荊州

曹操沒有追上劉備,俘獲了劉備拋下的輜重糧草,以及十幾萬人眾,南下駐守江陵。此時,他才有空盤點戰利品,安撫荊州。

他先封劉琮為青州刺史、列侯,打發到遠遠的北方去,實際上也沒有給他實權,不久就招入朝廷,當諫議大夫。他又封蒯越等十五人為侯。蒯越早年入何進幕府,出誅殺宦官之計而不納;後佐助劉表,平定荊州;現勸說劉琮,歸降曹操,也算是個奇士。曹操給荀彧寫信說:「不喜得荊州,喜得蒯異度。」異度,是蒯越的字。

這不過是收買人心的話。蒯越在曹操手下,不過養老而已,再沒有早年的智計百出。

曹操此時要做的,是收買荊州的人心。新降一地,收買人心,最有效的作法莫過於整改前任的弊政。劉表治荊州,除了不重視武備,實在沒有什麼弊政可言。曹操雞蛋裡挑骨頭,重用了幾個在劉表時代受排擠的名士,比如韓嵩、劉先、鄧羲、和洽等。

比較特別的,是一位大將文聘。文聘駐守外地,劉琮降曹,命令文聘一起投降,文聘不從。曹操渡漢水過襄陽,文聘才姍姍來遲。曹操指責:「為何這麼晚才來?」文聘答:「不能保全先主基業,不能輔助孤弱,心中悲慚,無顏早來。」說罷,唏噓流涕。曹操大受震撼。相比之下,一早來降的蔡瑁、蒯越之流,都是賣主求榮之徒,不堪重用。曹操感嘆:「卿真忠臣也!」遂派他與曹純一起追殺劉備,大戰長坂坡。稍後又任以江夏太守。江夏是荊州故地,是防守孫吳的東大門,而曹操竟然放心讓一名荊州降將去守,這是曹操用人不疑的地方,也是文聘的忠烈之氣使曹操放心。

還有裴潛,劉表時代不得志,躲在長沙,此刻出來做官。曹操說:「你此前與劉備共事過,劉備是什麼樣的人?」裴潛說:「讓他在中原,他只會作亂而不能為治;讓他在邊地、守險要,倒足以勝任一方之主。」前半句話,不過是貶低劉備拍曹操的馬屁,後半句話才是關鍵。

曹操當然懂這個道理。他從徐州之戰與劉備交手以來,至今不能除之,總被劉備抓住一點機會死灰復燃,心中也無比焦躁。

劉備逃往東方,智囊群一致認為:孫權一定會像當年公孫康斬殺二袁、以首級來獻那樣,殺掉劉備獻上首級以自保。唯有謀士程昱提出:「孫權剛剛即位,無力獨自抗衡我軍。但劉備有英名,關、張都是萬人敵。如果劉備得到孫權的援助,二人聯手對付我們,則此戰恐怕將曠日持久,不太好打了。劉備也會像以前一樣,再次滿血復活。」曹操覺得很有道理。當務之急是:搶在孫劉聯合之前,幹掉劉備,使孫權孤掌難鳴,逼孫權望風而降。所以他安定好江陵之後,決定繼續沿江東下,先捉劉備,捎帶嚇降孫權,畢其功於一役。在他看來,孫權也不過是如劉琮般的「富二代」,劉備如果成擒,孫權必定喪膽。(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