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雨柔遭「信任好友」針孔偷拍陷重度憂鬱 不敢在外上廁所!自我傷害去撞牆

劉雨柔被偷拍引發重度憂鬱。(圖/中天提供)
劉雨柔被偷拍引發重度憂鬱。(圖/中天提供)

女星劉雨柔2019年在陳姓好友開設的健身房盥洗室更衣時,發現遭針孔攝影機偷拍,僅管對方最終被判刑,且事件已過4年,但這件事仍是劉雨柔揮之不去的噩夢,她上節目坦言自己因此重度憂鬱症,還會做出傷害自己的行為,像是撞牆,相當令人心疼。

劉雨柔自揭內心傷疤。(圖/中天提供)
劉雨柔自揭內心傷疤。(圖/中天提供)

中天《小明星大跟班》聊到「放不下當心出大事!小大心病診療室」,劉雨柔吐露因為被偷拍造成恐慌症:「幾年前,我在很信任的朋友開的運動工作室裡,發現廁所有偷拍針孔,而且那個針孔其實拍了很久,所以到警局調出他拍到自己和很多受害者,這打擊很大,提告過程也很煎熬。」

最後法官認為沒有明確證據可以證明陳姓男子在操作手機時,以手機偷拍犯罪,而在案發後,他也積極和4名被害人達成和解、給付和解金。但他身為健身房負責人,卻放任「豆腐頭」針孔存放在盥洗室內,因此二審改判陳姓男子8月有期徒刑、得易科罰金,緩刑3年定讞。

劉雨柔因此事件對人性不再信任,她表示:「會一直去想他為什麼要這樣做,而且我這麼信任的人都這樣做了,那我不認識的人,他們會不會做出更可怕的事?」這恐懼感也在劉雨柔腦海裡盤旋:「從那一刻開始,我不敢在外面上廁所,還有那個針孔長得像手機充電頭,所以我只要看到充電器,就會開始想到這件事。」

劉雨柔越來越嚴重的恐慌症,也併發成了重度憂鬱症:「突然我每天縮在家裡角落,一天哭掉2包衛生紙,然後一直去想過去發生過所有不好的事情,我不避諱地說,腦子裡出現的東西都是安眠藥、菜刀跟窗戶。」向來對家人報喜不報憂的她,也很掙扎要不要和開口尋求幫助:「新聞爆發出來,我家人才知道,但我這個時候是要堅強,還是要把柔弱的那面拿給他們看?而且家人的關心,對我打擊更大。」

在場來賓聽了很不明所以,劉雨柔則解釋自己當時的狀況太負面,完全聽不進任何關心:「他們很怕我出事,24小時輪番打給我,很多人說『我理解妳』,我就會爆炸說『你理解個屁啊!又不是你被偷拍』,然後做很多傷害自己的行為,譬如撞牆讓自己痛。」

更多 TVBS 報導
時光倒流40年 文溫德斯《巴黎,德州》回憶湧入腦海
汪建民肺腺癌4期「癌細胞擴散」!寶媽昔3度罹癌露面 認了斷聯10年
黃宏軒母親驚傳路邊昏厥 急送醫躺兩天!病況曝光
瘦子傻眼了!遭偷拍外流首露面 驚喊「我不知道」急看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