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黎兒觀點》看世足也會被AI 尖端軍事技術展神威

新頭殼newtalk 文/劉黎兒
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世足逐漸進入最後決戰階段,賽前高盛利用AI(人工智慧)運算了 20 萬個模型,100 萬個模擬比賽計算各隊奪冠的機率,算出巴西會贏德國雪恥,奪冠機率 11.3%,是最大的,但結果巴西連四強都沒進去,預測奪冠可能居次的法國11日贏了比利時,總算沒讓AI顏面喪盡,實際結果跟這些大企業的AI想的不一樣,其實大家都很開心,但是不僅止於預測,包括轉播等,無處不用AI,實況轉播比較充實、厲害的媒體或許只是因為比較有錢而擁有能即時分析的AI,而即使在看世足,各界也透過各種手段來蒐集資料、數據,所有在場不在場的球員、觀眾也都全被AI了.

日本雖然惜敗給比利時,但是比利時有進四強,AI分析日本球員跑的比較比利時球員稍微快一點,也讓日本人覺得日本不是那麼差,甚感欣慰;這次在俄國舉行的世足,俄國甚至還動員了飛彈用的追蹤系統來捕捉球場上各種動作;各式各樣的最近尖端的軍事技術或AI都相繼登場,大展神威,但是另一方面,所有相關或無關的人可以說是躺著也中彈,成為被蒐集、被AI對象,今後全球各地街角或是人潮匯集之處,也會跟世足足球場一樣,所有人都會被AI的.

尖端軍事技術或AI都相繼登場 大展神威

另一方面,許多電器廠家,尤其是原本足球就很旺的中國一些廠相繼推出了世足版的AI電視系列,例如前不久併購了東芝電視部門的海信等,這些產品主要是有辨識影像技能,觀看世足時.觀眾只要按鈕就可以獲得選手各種相關資訊,這次出場約約900人選手的資訊,大概0.1秒可以顯現出來,或世足AI電視也有聲音辨識機能,觀眾可以隨時詢問比賽時間、結果以及選手資訊等等。

其他也有新華社搞了媒體大腦2.0版”的“MAGIC”AI平臺首次參與報導,這是新華社跟阿里巴巴一起設立的AI企業「新華智雲」開發的,參加者利用AI跟大數據技術,即時寫出500700字的世足分析報導,算是一個花樣,不過這不算什麼令人驚訝的AI,原本用數據來表現,就是AI所擅長的,日本經濟新聞的有關企業財務報表的新聞最近一年多,早就都是AI記者寫的。

比起這些,更高度的技術與AI的運用,在這次從FIFA(國際足球總會)提供的資料即可顯示出來,如日本隊的跑動距離為108.898公里,比比利時隊的107.836公里,略多一點;若以選手而言,兩隊中跑動最多的是香川真司,約為12.047公里,不過這數字跟第二、第三名也相差不遠;或是時速超過24公里的快跑次數,日本380次,比利時只有333次,不過比利時有非常突出的後衛湯瑪斯,一個人就短跑了65次,而短跑速度最快的則是時速3240公里的日本後衛酒井宏樹等等,觀眾理解這些數字,就能比較客觀認識球賽本身,像是外國球員雖然體格大,動作誇張,但是日本隊在速度上並未輸給對方。

這類資訊主要使用追蹤系統(tracking system)來自動追蹤,蒐集資訊的,觀看世足時就會有不同的角度;日本的職業足球最高級聯賽的J1也從2015年起跟FIFA一樣都有引進,也就是在球場設置多數專用攝影機,會追蹤選手以及球的動態,其後再用AI分析,歐洲各國尤其很頻繁地使用各種精緻分析模式,也提供觀看世足許多新觀點,因為有詳細的捕捉球員動靜,至今觀眾或球隊方面是靠感覺而判斷球員累了,但球員的疲勞度現在也都可視化了,因此要換人的時點或是看對方狀況等,戰略上可以依賴的數據非常多,比賽後也能拿來檢討勝因或是敗因。

AI分析 戰略上可以依賴的數據非常多

因為有設置有大量自動追蹤的攝影機,也因此跟罰點球相關的犯規問題或是球是否進球門等,各種決定性狀況的的判斷,現在也都可以靠自動裁判系統來幫忙,這次在俄國也是從第一天開始就因為裁判公平而獲好評。

因為需要追蹤的細節愈來愈多,速度也要夠快,也因此俄國或烏克蘭等還動用軍事技術;當然當代許多技術原本是從軍事技術轉用的像是網路、GPS等,反過來許多民生技術也都轉用於軍事或防恐,或是成為國家統治道具,像是利用AI而功力不斷提升的人臉辨識系統,現在在中國就被大加利用,筆者曾為文撰述過,現在已經有近乎2億個有人臉辨識的監視鏡頭,3年打算新裝4億個,恐怖之至,中國平均每23人就「享有」一個監視鏡頭,不僅你到何處或你跟任何人來往都難逃鏡頭的監視

軍事技術運用在民生,或許有皆大歡喜效果,像是FIFA公布的球場資訊,這也是軍方想藉此紓解民間的戒心與批判;但其實也有很多失敗的例子,歷史上最明顯的例子是核武遭到批判,結果半世紀多前,軍方公開核能技術來發電,號稱核電是核能的和平利用,想製造核能的好形象,但現在世界都知道這種以製造劇毒來發電的技術,非常原始粗糙,發生核災則造成萬劫不復的狀態,而且遺毒百萬年,對於軍事技術轉用民生,不再那麼單純接受。

另一方面,民生技術轉用在軍事或是極權統治,更無法讓人樂觀,像是這次在足球場,追蹤系統除了掃瞄了球員動向外,其實也掃瞄了在場狂熱的觀眾,所有足球狂也成了大數據的一部分;此外像採用中國世足AI電視的觀眾,等於是在家裡為了電視公司以及家電廠商自動安裝了一個監視器,自己關心點也一一成為蒐集對象。

足球狂也成了大數據的一部分

因為技術很難畫線,許多經濟狀況較為窘迫的學術研究機構等,就可能接受軍方等委託、委託,而將技術轉用到軍事上;但是也有些有學術良知者,則認為如果用軍方資金來研究,會扭曲科學研究,也因此像北海道大學就婉拒了防衛裝備廳的補助;但如果政府老是在刪除科學研究經費的話,最後許多科學研究就會淪為為軍事或企業服務,從長遠來看,原本應歸屬於整個社會的,卻會淪入少數人之手。

現在最令人擔心的是機器人以及AI技術遭軍事或極權統治者惡用,就像30年前裝甲旅慘遭改裝的豐田車殲滅,生產非常堅固好車,結果被開到戰場上去,但是跟這非豐田之罪一樣,許多民生技術是雙刃刀,能讓生活便利充實,但卻可能變成凶器。

尤其從世足可以看到民生技術跟軍事技術的藩籬越來越低了,人們被AI也會逐漸越來越無感了,驚覺之時,或許已經來不及了,人類不是遭AI所操控,就是遭操控AI的人操控;也因此AI等要轉用成凶器等,也在於參與的科學家等的和平信念以及作為人的矜持是否充分,這種要靠道德勸說才能挽回的危機,似乎越來越脫韁了,也因此普通人也必須要多多理解AI的本質,才不會被AI也毫無所知。

延伸閱讀:

劉黎兒觀點》柯P學老大哥?!北市增加16萬監控鏡頭 令人毛骨悚然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