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保極音速飛彈的嚇阻優勢 華府憂懼台灣成為技術破口

張宇韶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華盛頓郵報》日前獨家揭露,中國透過「軍民融合」或「民轉軍」的模式,以美國晶片技術所驅動的超級電腦發展「極音速飛彈」(hypersonic missile)。報導指出解放軍在西南部隱密軍事設施內,透過民間企業「天津飛騰」所設計的超級電腦,模擬超高音速飛彈穿越大氣層時的高熱與阻力。

令人詫異的是,天津飛騰的超級電腦卻是透過美國軟體設計出的微型晶片所驅動,飛騰雖然宣稱自己是民間企業,期許未來成為英特爾或台積電一樣的晶片巨頭,然而該企業明顯隱瞞了與解放軍研究部門的關聯。

值得關注的是,報導指出台積電、世芯電子都參與部分產製過程。此一報導引發各界震撼,華府隨即採取迅雷不及掩耳的政策進行反制,顯見拜登對於敏感科技的重視可能不亞於川普時期。根據《路透社》報導,美國商務部日前以 7 家在中國從事超級運算業務的企業及單位,協助中國軍方建置超級運算設備,進行軍事現代化和發展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由,列入禁售令制裁黑名單。

中國AI十年內超英趕美 ,美中半導體晶片的距離只有台灣海峽110英里。(湯森路透)

先前美AI委員會示警:「中國AI十年內超英趕美 ,美中半導體晶片的距離只有台灣海峽110英里」。這意味台灣在全球新供應鏈的核心地位,但也突顯華府擔憂台灣成為對中科技制裁的破口,不論是之前台灣檢方查獲中資在台挖角科技人才的假公司,或是台積電、世芯捲入的超級電腦的爭議。

深入觀察,多數軍事專家相信這類武器應屬解放軍在2019年國慶閱兵亮相的「東風-17高超音速彈道飛彈」;由於這款武器擁有複雜的飛行軌跡,使得對其進行攔截異常困難,因此強化了攻擊毀滅的威懾效果;也因如此,東風-17可被視為如東風-21D(航母殺手)與東風-26B(關島快遞)飛彈一般,同屬反介入/區域拒止(Anti-Access/Area Denial , A2/AD)武器。

極音速或超高音速飛彈並不是一個嶄新的概念,早在二戰時德國科學家桑格爾就提出構想,不過當時的目標是在高層大氣中滑行,這種「銀鳥」空天轟炸機航程很長,可用於跨大西洋轟炸美國。之後著名華裔科學家錢學森又提出新理論,稱為「錢學森彈道」,認為有物體能在極音速透過「位能換取動能」的方式持續滑翔且高速飛行。這些理論在當下已經被美俄中等國予以實現,只是彈道航行的方式、路徑軌跡有所不同。

為了反制中國發展東風-17等極音速武器,美國也展現其科技實力。據美國《空軍雜誌》月刊去年 5月號報導,美國空軍計劃對B-1B進行改造,讓其掛載空軍之箭AGM-183A「空射快速響應武器」(ARRW),亦屬高超音速飛彈。

B-52「同溫層堡壘」掛載美軍最新型的極音速飛彈「AGM-183A」進行飛行測試。(圖片取自《Defence Blog》)

俄羅斯或中共的極音速飛彈是以傳統火箭載體發射,軍事專家認為東風-17搭載的戰術彈頭很可能是早前曝光的WU-14高超音速飛行器,這種發射模式極有可能在上升階段就被美國發展的薩德反飛彈系統(THAAD)所攔截,美國國防部副部長格里芬(Michael D. Griffin)去年就在國會宣布,將於2023年進行首次攔截極音速武器的試驗,使用的武器就是標準六型飛彈。

美國的AGM-183A空射快速反應武器(ARRW)能以20馬赫的速度飛行(時速2萬4500公里),是中國東風17高超音速飛彈號稱的10馬赫的2倍,此外,美軍是以B-1B直接在航行中發射,無異增加了攔截的難度。

言下之意,相較於中國與俄國的系統,美方除了擁有「速度」和「難以攔截」的攻勢優勢外,在防守面同時建構「起飛階段」的薩德(THAAD)、「中段滑行階段」的國家飛彈防禦(NMD)以及「下降階段」以愛國者三型所組成的戰術飛彈防禦等三大系統,在矛與盾的科技優勢中享有了有效嚇阻的效果。在此背景下,華府唯一關注的自然是北京是否透過取得超級電腦的運算模式,縮小技術上的劣勢差距!

※作者為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更多上報內容:

台積電晶片遭中國用來研發「超高音速飛彈」 美商務部出手制裁7家中企

迎戰台積電龍頭地位 英特爾宣布斥資200億美元新建2家晶圓廠

紀永添專欄: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台灣發展彈道飛彈與新型長程巡弋飛彈的盤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