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實境秀挑戰偏見 素人體驗原住民生活

李芳恩

加拿大一個最夯實境節目,內容是跟著6個加拿大白人,一起到北美原住民的區域,足足生活28天。這群白人來自各行各業,體驗最「原汁原味」的生活,一起工作、一起吃傳統食物。打破對原住民生活的刻板印象。

圖/公視INPUT影展 提供
圖/公視INPUT影展 提供


加拿大數百年來社會中最爭議的話題之一是「原住民」。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我想到酗酒,想到藥物濫用...成天飲酒作樂,還有廉價旅館。」


六名來自加拿大各地的素人,有公務員、漁夫、卡車司機,還有家庭主婦等,年齡介於26到65歲,看似毫無交集,但最大的共同點,就是對原住民有很嚴重的偏見。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他們總是能領救濟金和施捨品;他們不粉刷房子、不維修窗戶。」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導演 傑夫・紐曼:「你以為你很懂,但其實一點都不懂。」


多年來被誤解的加拿大原住民,與白人間的紛爭,因為這部實境節目再度成為焦點,導演傑夫・紐曼大膽挑戰社會敏感神經。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導演 傑夫・紐曼:「當節目在加拿大播出後,引起非常大的挑釁,觀眾不敢相信那些人居然那樣說,但我們就是想呈現,人們真實的心聲。」


受邀的六個人前往加拿大各地,與不同族群的原住民進行第一次接觸,事前完全不知道行程。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我這輩子都沒去原住民保留區。」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如果我要去保留區住在其中一家,明早第一件事,我想找個地方洗澡。」


對原住民的負面觀感根深蒂固,旅程才一開始就充滿壞念頭,可是當車子到達目的地,超出所有人的期待。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我的房子沒有這麼漂亮,我的也沒有,這些房子看起來都比我家大。」


原住民的家在上流社會的社區裡,完全顛覆這群人的想像。接下來24小時中,他們與這群勤奮、受過良好教育的原住民進行認真的對談,第一次真實感受到政府的同化政策,對這群人造成的歷史傷痕。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我的家族經歷了好幾個世代的同化和殖民,為我的家族帶來衝擊,我現在才認知到自己是個原住民,我終於了解自己的背景和歷史。」


但不是所有素人都被看起來美好的表象說服,身為公務員的毒舌哥羅斯,發現原住民的餐桌上居然沒有酒,提出嗆辣的質問。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無論你是哪一家的人,過節總是會有人帶酒來,無論你...不,我們不碰酒跟藥物。」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導演 傑夫・紐曼:「當我們拍完關掉攝影機,完成拍攝後,參加者問說現在可以回飯店了嗎?我說不,你就是真的住在這裡。」


為了突顯加拿大社會對這個少數民族的漠不關心,片中探討大批失蹤的原住民女性,不論是被殺或是被消失,消息幾乎很少上媒體版面。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原住民和非原住民受害者的比例是多少?根據兩年前的紀錄,有1,181名原住民女性失蹤遇害,如果把這個數字放到白人女性身上,相當於1萬8千名失蹤女性。」


為了喚醒冷漠的社會,導演帶素人們前往當地惡名昭彰的棄屍河打撈證據,河上看起來風光無限好,河底卻是許多枉死女性的墳墓。以前只會在新聞看到的畫面,現在身歷其中,素人們心裡感到極其沈重。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我們第一次拉起鍊條的時候,我感到極度焦慮,想到各種可能,老天爺!有人可能把屍體放在那裏,然後扔進去對吧,屍沉河底。」


但50歲的卡車司機,依舊沒有展現太多的同情。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我的看法沒有變,我認為一個家庭越是軟弱,他們就會陷入越深的困境,我個人覺得這是浪費時間。」


為了讓這群一般人真正了解,偏遠地區原住民的生活困境,這一天來到加拿大北方,位於北極圈內的社區──基米魯特,與外界沒有連通道路,飛機是唯一進出的途徑。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這是我在自己國家,第一次感到這麼陌生。」


人口不到400人,基米魯特90%是因紐特人,大多數依舊靠狩獵謀生。這一天運氣好,打獵獲得一頭馴鹿,準備按照傳統的方法享用──生吃。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你們想嚐一點嗎?生吃嗎?對,有何不可?你吃就好。」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不...不!我連豬肉都不吃了,我已經很飽了。」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吃一小口就好,我想吃一點。」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對他們而言,那是很美味的食物,但我不想吃,應該是心理作用,因為上頭有太多血了。」


基米魯特的原住民,持續著數世紀以來的共享經濟,不以物易物、也不討價還價,用分配的方式讓大家都有得吃。這一天導演安排原住民帶素人們親自出海,獵殺海豹;但是經過漫長的一天卻毫無斬獲,直到第二天大霧散去,終於......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你射中了,快去。」


好不容易射中的海豹,才一會兒就立刻沉到獵人們打撈不到的地方,除了血跡甚麼也沒留下,海豹看起來白死了,對於原住民來說,這是可以接受的狀況。


原住民獵人:「你無法預知哪一頭海豹會浮起來,哪一頭會沉下去,開槍後才知道。」


但這樣的觀念,卻和白人產生了很大的認知差距。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這是在浪費生命,沒有贏家,動物被殺死卻沒人因此獲利。」


為了覓食,已經累了好幾天的素人們又冷又累,此時實境秀的情緒張力也即將達到高點......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這一點也不好玩,要是我們失蹤沒人知道,不可能有人知道,老實說我只希望今天快點結束。」


經過幾天的震撼教育,素人們對於原住民的看法開始產生分歧,有人甚至為了幫這群人辯護,和隊員大動肝火。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但我還沒看到任何真實的證據,我也沒看到你人生的任何證據,你是沒看到,但我不會否認你的經歷,但我能跟你說第一手資料,我來這裡就是為了獲得第一手資料。」


導演花了一年半時間實地走訪籌拍,最困難的就是說服原住民加入實境秀,希望能藉著這部充滿能量的影片,接觸到更多觀眾,開啟社會新的對話。


實境節目《第一次接觸 》導演 傑夫・紐曼:「在經歷那些旅程後,不可能不被深刻地改變,改變了一個人的生命,包括我本人。」

更多 TVBS 報導
華府封殺華為 任正非:研發中心將搬到加拿大
釋放華為千金? 加拿大前副總理提議換囚
溫哥華明年4月起禁塑膠吸管 後年起禁塑膠袋
加拿大內閣關鍵改組 因應國家分歧危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