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復工維穩世界經濟

本報訊
旺報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世界各地大爆發,全球股市彷彿坐上大怒神,短短半個月不到,主要股市跌幅幾乎都超過兩位數。羊群效應發酵,讓市場籠罩在嚴重的恐慌情緒之中。而為了因應疫情可能對經濟帶來的巨大衝擊,美國聯準會緊急召開臨時會,宣布降息兩碼至1%-1.25%。這使得美國10年期及30年期公債殖利率,紛紛創下歷史新低,10年期甚至首度跌破1%大關。全面重挫的股市與聯準會的大動作,讓人見識到金融市場的恐怖,也令世人再次感受到大陸這條飛升中的巨龍,對全球經濟的重大影響力。

日前各大知名國際投行,陸續調降今年全球經濟成長預測,就是肇因於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對大陸經濟帶來的嚴重衝擊。甫公布的2月大陸製造業PMI,不管是官方(大型企業為主)或民間(中小企業為主),全都創下歷史新低。其中,官方製造業PMI暴跌至35.7,較前值50遽減14.3點,而民間製造業PMI也不遑多讓,同樣大減兩位數至40.3,情況遠比2008年金融海嘯時期還慘烈。看到大陸生產與製造活動的強烈萎縮,市場自然也難以對全球景氣感到樂觀。

根據IMF統計,大陸在全球經濟占比雖只有17%,但對全球經濟成長的貢獻率卻遠超過3成,比美國、歐盟及日本三者加起來還多。而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亦指出,自2006年以來,大陸對全球經濟成長的貢獻率,已經連續13年高居世界首位。這清楚意味著,大陸不僅是新興市場的領頭羊,也是全球經濟成長的第一引擎。換句話說,全球景氣好壞,基本上還是得看大陸臉色。這次肺炎疫情,無疑讓大陸經濟重要性,更加突顯。

這樣的結果,並不令人意外。主要原因在於40多年來的經濟改革與市場開放,讓大陸經濟徹底脫胎換骨,在全球經濟扮演的角色,自然也隨之轉變。去年7月,麥肯錫發布的《中國與世界:理解變化中的經濟聯繫》報告,就明確指出,大陸與全球經濟彼此之間的依存關係,近幾年開始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在過去,大陸經濟極度依賴全球經貿體系,然而到現在,角色剛好對調,全球經濟愈來愈倚重大陸的貢獻。

在這份報告中,麥肯錫利用貿易、技術及資本3個方面,建構出一個「中國─世界經濟依存度指數」。仔細檢視這個指數,可以發現,2000年時,大陸對世界經濟的依存度高達0.8,而世界對大陸經濟的依存度則只有0.4。然而到了2017年,大陸對世界經濟的依存度已降至0.6,而世界對大陸經濟的依存度則快速攀升至1.2。一來一往之間,充分突顯大陸在全球經濟體系所扮演的角色,已不可同日而語。

不過,這個巨大轉變對大陸來說雖不是壞事,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大陸對世界經濟依存度逐年下滑,某種層面也反映出大陸在全球化過程中,高度享受著好處,卻未付出對等義務,從而招致外界諸多批評。例如在對外貿易方面,大陸關稅稅率整體平均仍高出已開發經濟體1倍以上,形成不公平貿易行為;而在相關市場准入部分(尤其是金融服務業),大陸仍舊有著高度的資本管制與進入障礙,限制外資企業在大陸的發展。這都是為何美、歐、日等已開發國家迄今為止,仍不肯承認大陸市場經濟地位的關鍵所在。

誠然,大陸在全球經濟的重要性與日俱增,但在快速崛起過程中,北京不應忽略應盡的責任與義務。特別是在全球經濟飽受疫情衝擊之際,大陸在維穩自身經濟的同時,也應思考能為全球經濟做點什麼。畢竟當全球經濟軸心逐漸演變成中美為主的兩極化現象時,大陸的責任無形中也會隨之加重,這是北京當局必須要有的認知。

實際作法上,除了調整一些舊有思維外,加速解除供應鏈斷鏈危機,可能是當前全球最迫切需要的。以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為例,如果能一開始就讓資訊揭露與傳遞更加透明,或許可以讓世界各國及早因應,進而阻止疫情擴散與恐慌情緒蔓延。另一方面,解鈴還需繫鈴人。短期大陸政策重心還是要放在全面復工上,以全球經濟領頭羊自居,帶領全球走出經濟衰退陰影。因為這不只是內部也是外部的急迫性需要。畢竟就現況來說,全球根本無法忍受大陸供應鏈長期斷炊。未來,進一步的改革與開放,勢所難免。尤其是當大陸想要在全球經濟扮演關鍵角色、爭取領導地位時,市場開放絕對是一條不得不走的路。至少,歷史是這樣告訴我們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