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察|2019 裁員滾滾的互聯網圈

TechNode
動點科技

“我好難,兩兒子住院、媳婦生病了,我也病了,又被裁員,雪上加霜。”

“年前幾天被公司裁員,談完就馬上讓你走,公司太沒人情味兒了。”

“行業順風順水的時候拼到年薪 30,如今遭遇裁員,感覺降薪也拼不動了。”

……

裁員故事年年有,2019 年特別多。

在迎新年之際,有人拿了年終獎歡歡喜喜過大年,有人卻 “被裁員” 苦苦思量下一份工作的去處。在職場社交平臺脈脈上,蒐索關鍵字 “裁員”,就可以看見洋洋灑灑一長串新鮮出爐的,TMT 行業被裁員工的吐槽。“裁員” 每年都會作為各大媒體年終選題,似乎並沒有許多新鮮值得說道的價值,但今年不一樣。

在脈脈上有個話題:統計一下今年裁員厲害的企業,以便明年換工作的時候避坑。一個網友戲謔回復:“統計完大家發現應該換一個行業。” 顯然,今年的裁員潮與往年不同,其特點是:持續時間長,波及範圍廣,影響深遠。首先,從年前到年末,TMT 行業不斷有大幅度裁員消息流出,且在年末時,該趨勢更加嚴重,裁員企業數量激增;其次,從互聯網到人工智慧等領域,今年裁員的企業幾乎遍佈整個 TMT 行業;最後,今年持續不斷的裁員潮背後更是蘊藏著 TMT 行業發展的 “危” 與 “機”。

TMT 企業頻頻裁員,管道花樣百出

再就業和培訓公司 Challenger,Gray & Christmas 對美國市場進行了裁員情况的研究,根據其發佈的一份數據分析報告顯示,科技公司在 2019 年裁員人數達 64166,這一數位與 2018 年相比增長了 351%, 2018 年該行業裁員人數為 14230。

當然,這不僅僅只是美國科技公司的黑暗年,中國的 TMT 企業也有相似的遭遇。儘管,現時,尚未有精細化的中國 TMT 企業的裁員數據報告,但是我們只需要簡單梳理今年的企業裁員消息,即可發現中國科技企業的裁員也异常激烈。

以下為 2019 年部分裁員案例:

  • 1 月,科大訊飛準備優化其 30% 的正式員工的消息不脛而走。

  • 2 月,媒體爆料網易預計裁員 30%-40%。

  • 2 月,滴滴裁員 2000 人。

  • 4 月,外媒報導京東新一輪大規模裁員,裁員約 1.2 萬人。

  • 5 月,甲骨文中國研發中心裁員約 900 人。

  • 8 月,蔚來創始人、董事長兼 CEO 李斌發表內部信宣佈,九月底前公司在全球範圍內將减少 1200 個工作崗位。

  • 10 月,新浪閱讀被曝裁員比例或高達 90%。

  • 10 月,Keep 裁員 10-15%。

  • 12 月,ofo 裁員被曝再次大裁員,比例高達 50%。

  • 12 月,知乎被曝裁員 20%。

  • 12 月,小盒科技(原名 “工作盒子”)大幅裁員,裁員規模 40%。

裁員的魔鬼步伐並沒有因為新年到來而放慢,剛進入 2020 年,許多企業就忍不住繼續瘦身了。1 月,據消息爆料,繼 2019 年初裁員之後,比特大陸在 2019 年底再次啟動人員優化計畫。近日,外媒報導諾基亞也錶示,計畫今年要在本國裁員 180 人。

大幅度的裁員也讓企業 HR 忙起來,他們絞盡腦汁地處理這些事情,最後踐行的處理管道也是花樣百出,甚至大跌眼鏡。首先是以 “霸道總裁風” 為代表的 HR,表現出 “不要你覺得,要我覺得” 的雷厲風行。典型案例如,12 月 28 日,一段神州優車裁員的視頻被曝光,視頻中,一比特 HR 拿著解除勞動關係通知書讓一名員工簽字,並對員工宣佈單方面解除勞動關係。在與員工交涉期間,該 HR 直言:“我們不是在跟你協商,是單方面解除勞動關係,你如果有什麼意見,直接去找仲裁委,我們已經跟仲裁委彙報過情况了,或者你可以通過別的法律途徑跟公司溝通。”

當然,有霸道風格,也有企業是 “婉約派”,即 “變相裁員”。他們往往不會直接將 “你被裁了” 幾個字當面直言,然而在其他方面做一些動作讓你自動退出,如製定不可能完成的 KPI 任務、降薪、年終獎大打折扣、調崗等等。此外,還有一種即是 “軟硬兼施派”,他們往往先告訴員工裁員的决定,然後在員工還大腦一片空白的時候,迅速打感情牌,進行洗腦式談話,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表現公司經營不易的同時讓員工默默簽下離職協議書。

當然,這些做法大多都是一些上不了檯面的套路,如何將裁員說得更體面,還得需要學習大企業。如,華為對裁員的解釋是 “放弃平庸員工”,騰訊則是 “結構性優化”,京東是 “淘汰因身體原因不能拼搏的員工”,阿裡馬雲是 “每年向社會輸出 1000 名在阿裡工作十年以上的人才”。

從 2019 年的裁員數據和案例中,可以看出許多企業都是大面積換血、流血,而且這個需求還很迫切。而被問到裁員時,一般企業都會回應幾個關鍵字:“調整”、“優化”。那麼,到底是什麼樣的問題導致了大家心照不宣地選擇了裁員的管道?

新興企業為活著而減負

對於新興企業來說,裁員滾滾的背後趨勢是財源淒淒慘慘,“貧窮” 開始限制新興企業的想像力。

總體來說,新興企業的困擾主要是圍繞 “錢”,一方面是 “收入” 變少,主要體現在融資難拿和自身造血能力跟不上。首先,在投融資方面,經過前幾年各種市場泡沫以後,行業開始步入正軌,整個生態圈冷靜下來,VC 變得理性。行業領頭的獨角獸,TMT 領域缺乏新的優質項目。此外,2019 年,VC 機构也處於降溫的過程,沒有非常豐富的資金。據清科研究中心資料顯示,2019 年與 2017 年相比,基金募集數量和金額均大幅下跌。2019 年前三季度,共有 1931 只基金完成新一輪募集,同比下降 38.6%;募集金額共計 8310.40 億元,同比下降 20.4%。

為什麼缺乏外部供血給新興企業的打擊如此大?根本原因是其自身尚未有足够成熟的盈利能力。中國 TMT 行業的企業多為商業模式創新,而近年來隨著市場對技術創新的強調,且消費互聯網紅海凸顯,需要新模式的探索,商業模式驅動型企業的市場反覆運算速度放慢,導致用戶數量增長放緩,企業的收入受到了巨大影響。此外,如人工智慧等新技術應用行業也面臨著無法規模化變現的問題。

在 “低收入” 的同時,新興企業也面臨 “高買進” 的壓力——成本新增。一方面,之前企業在市場競爭中不斷燒錢,導致免費用戶少,獲客成本高。另一方面,許多企業曾在手裡拿到資金的時候盲目擴張,然而互聯網行業的薪酬水漲船高,人力雇傭費用支出比例新增。據博爾捷企業集團發佈的《2020 年薪酬報告》顯示,2020 年互聯網行業平均薪酬為 116148 元,居各行業排名的第三。

“入不敷出” 的難題很容易吸幹一個各方面尚未成熟的新興企業。面對 “缺錢” 的難題,他們在很難 “開源” 的情况下,也只有選擇 “節流”,而裁員瘦身看起來應該是較好的方法。

大企業為危機感而節流

大企業的一個動作往往會掀起一片市場的風浪。比起當下比較急迫的生存問題,久經沙場的他們更多是因為危機感而求變。

首先,是大企業自帶的狼性精神帶來的影響。去年初,科大訊飛裁員 30% 的消息一出,立即引發了熱議。隨後,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公開回應稱:“市場不相信眼淚,面對激烈的競爭格局,對員工的過度寬容是對員工的害,對少數不合符合訊飛要求的低績效員工的過度寬容,是對大部分訊飛人利益的侵害。”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也在不久前放出話:“華為寧願冒著賠償 10 億風險,也要辭退 7000 個員工。”

狼性企業文化會反復告誡員工:職場上沒有歲月靜好,只有你行你上,不行就得下。這些大企業的高速發展離不開大量人才日以繼夜地付出,他們需要員工有强烈的緊迫感,以及非常出色且優於行業的效率。值得一提的是,在人工智慧科技出現後,在狼性精神下,一些崗位的危機感會更强。因為,企業出於降本增效的考慮,完全可以用 24 小時工作的機器人來代替人力。

除了自身文化的驅動,近幾年,行業市場的微妙變化也給大企業帶來了外界的壓力。隨著人工智慧、大數據、雲計算、5G 等科技的發展,人類社會開始進入到智慧時代,用戶的需求開始發生變化,囙此商業市場玩家也需要與時俱進。對於大企業來說,落後時代不僅意味著昔日的光環不在,甚至有可能導致一個曾紅極一時的王者煙消雲散。所以,他們力求轉型,在轉型的過程中,裁員是因為需要將錢花在刀刃上,釋放出更多的生產資源。

如諾基亞最近的大裁員,則是其出於擔心自己會在 5G 領域落後於華為和易立信等强有力競爭對手,最後打算節省出 5 億-7 億歐元的成本,在 5G 和數位化方面進行更多的投資。同樣類似的案例還有去年 5 月甲骨文中國研發部門大裁員的事件,其官方回復稱,“隨著我們雲業務的增長,我們不斷優化資源、調整開發團隊,以確保為中國客戶提供最佳的雲服務”。在大裁員不久後的 10 月,甲骨文公司云計算業務負責人表示,該公司計畫增聘近 2000 名員工,以幫助將自云計算服務推廣到全球更多地區。

2019 年註定會是 TMT 行業更上臺階的一個發展節點。首先,人工智能、雲計算、大數據、區塊鏈、5G 等科技彙聚一起,這意味著生產力的大幅度提升,科技賦能生活進入一個更全能的時代。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前幾年市場上頻頻出現行業泡沫或者是瘋搶的極端現象,如 AI 的泡沫、區塊鏈的狂熱、以及共亯單車的廝殺等。而 2019 年,大家不僅都回歸理性,而且許多細分行業邁進了健康發展的週期。裸泳的創新企業被淘汰,實力型獨角獸步步高,創新企業領域兩極分化趨勢明顯。同時,大公司亦在與最前沿的發展趨勢做結合,積極進行戰略轉型。

顯然,今年的 TMT 企業少有 “大手大脚”,多為 “節衣縮食”。因為,接下來的競爭的制勝關鍵或許是技術創新,高精尖的人才需求導致企業需要思考” 輕裝上陣 “的意義。

新的一場戰爭開始了,大家都想跑在前面佔據有利地形。


本文圖片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