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保護:年輕人在保護亞洲雪豹中的關鍵作用

·8 分鐘 (閱讀時間)
The Altaisky Nature Reserve in Russia has significant number of snow leopards
科學家估計全球雪豹數量在7000-8000之間,但也可能估計過高。

雪豹是貓科動物中珍稀瀕危品種。生活在亞洲的雪豹如果沒有當地年輕人的保護和努力幾乎是不可能的。

全球雪豹和生態系統保護項目的國際協調員夏爾馬告訴BBC環境事務記者納溫·辛格·卡德卡(Navin Singh Khadka),他們正在對全球的雪豹數量進行評估,並認可了年輕人為此所作出的貢獻和努力,稱他們的野外工作對雪豹的生存至關重要。

夏爾馬稱,如果沒有這些年輕人,那他們所作的研究和保護是不可能完成的。

夏爾馬表示,要想摸清雪豹的生存環境人們需要深入到當地極難到達的高山險峻地區,因此必須要依賴當地年輕野外工作者的幫助。

BBC記者辛格訪談了尼泊爾、蒙古和俄羅斯的幾位雪豹保護者,看看他們是怎樣跟蹤和保護瀕臨滅絶威脅的雪豹的。

尼泊爾小伙Tshewang Gurung

Tshewang Gurung setting up a camera-trap on a mountain in Upper Dolpo region of Western Nepal
年輕人在保護雪豹工作中功不可沒。

19歲的Tshewang Gurung參與雪豹保護已經有3年了。3年前,他開始在尼泊爾西部的上多爾帕山區設置攝像頭跟蹤雪豹的足跡。

Tshewang說,他一共設置了20多處攝像頭,有些鏡頭設在海拔5千米以上地區。

由於家境困難,Tshewang提前退學,跟母親一起生活。

在世界自然基金會專家的指導下,Tshewang在2017年設置了第一個追蹤雪豹足跡的攝像頭,這個攝像頭設置在當地最高山峰之一的山頂附近,Tshewang覺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Tshewang還學會了如何分辨雪豹糞便以及它們的氣味標記等,這一切都讓他非常興奮。

而當他從相機中取出SD卡,看到了攝像頭中的雪豹時,第一次嘗到了成功的喜悅。 從錄影中可以看到雪豹對攝像頭很感興趣,一直不停地用鼻子嗅它。

據估計,大約有300-400隻雪豹生活在尼泊爾山區,其中上多爾帕地區最多。

攝像頭設置好後還需要經常檢查,因為暴風雪會把攝像頭打翻,因此Tshewang每隔10天要上山去檢查。

Tshewang說,由於經常爬山和山路陡峻,他的鞋很費,有時還會經常打滑摔倒。雖然是件苦差,但Tshewang願意做這件事。

他每工作一天會賺到15美元(約95元人民幣)。

Tshewang說,人們知道他所做的事非常重要,因此非常尊敬他,特別是當有人叫他為公民科學家時。

動物保護人士說,年輕人對當地地理知識的了解對保護和追蹤雪豹至關重要。

Tshewang所在的希-佛克桑多國家公園的負責人普戴爾表示,感謝當地年輕人的幫助,讓他們給兩隻雪豹帶上了無線跟蹤項圈,他們還計劃在4月份再為4隻雪豹帶上項圈。

蒙古少女Bayarmaa Chuluunbat

Bayarmaa Chuluunbat has been creating awareness among herders about the importance of snow leopards in local ecosystems
蒙古少女Bayarmaa Chuluunbat為保護雪豹傾盡全力。

蒙古少女Bayarmaa年芳20歲。她致力於生態保護,多次前往蒙古科布多省的山區,說服當地牧民不要傷害雪豹,告訴牧民們他們可以與雪豹和平共處。

幾年前,Bayarmaa和其他幾位年輕的動物保護活動者一道在當地拆除了250多處雪豹陷阱。

Bayarmaa介紹說,當地的雪豹仍然受到偷獵者和當地牧民的威脅。Bayarmaa說,人們仍在許多地方設置雪豹陷阱,這讓她感到非常難過。

Bayarmaa表示,雖然自己對那些偷獵者無能為力,但至少可以繼續說服當地牧民保護雪豹的重要性, 而且這樣做對他們自己也有利。

根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的最新估計,蒙古大約有1千隻雪豹,僅次於中國的雪豹數量。

但野生動物保護專家表示,由於近年來該地區牲畜數量急劇上升,因此意味著與雪豹的衝突也在增多。

同時,牲畜數量增加也意味著低地牧場退化,因此牧民開始向高處牧場遷移,實際上侵入了雪豹的自然棲息地。

而當牲畜遷移到高山牧場時,就侵佔了原本在這裏吃草的喜馬拉雅山野山羊等的地盤,而以野山羊為獵物的雪豹也跟著遭殃。沒有了獵物,雪豹就開始進攻和殺死牲畜為食。

牲畜被殺,牧民自然憤怒,於是他們開始用各種手段捕殺雪豹:投毒和設陷阱等。

Bayarmaa說,最大的挑戰是要說服牧民們不要殺害雪豹。

Bayarmaa表示,即使她說服了牧民不要殺害雪豹,但他們仍然會設置陷阱捕捉土拔鼠,而以土拔鼠為食的雪豹則同樣會被困在陷阱中。

Bayarmaa從十幾歲就開始參與拯救雪豹行動,最開始是因為看到一張雪豹腿被陷阱卡住的照片,這一景象讓Bayarmaa晚上無法入眠。雪豹被卡住腿的樣子總浮現在她的眼前,讓她非常難過。她總是在想被卡住腿的雪豹該有多痛苦。

這件事讓Bayarmaa非常傷心,因為從小爸爸就帶她上山看雪豹,並告訴她雪豹是和平的象徵。爸爸還告訴她,如果雪豹安全了,那大家都平安無事。

從那時起,Bayarmaa就決心做點什麼。她15歲時就說服學校裏生態俱樂部的朋友們一起上山,拆除雪豹陷阱和羅網。

目前,她在蒙古大學攻讀生態學,同時還自願充當志願者,在城市和鄉村學校的課堂上傳遞保護雪豹的信息。

世界自然基金會蒙古分會的甘圖木耳(音譯)說,Bayarmaa影響了許多年輕人,他們需要更多像她這樣的人繼續開展雪豹的保護工作。

俄羅斯小伙塔迪羅夫

Erkin Tadyrov in Sailyugemsky national park in Russia's Altai republic wants to become a ranger to protect sow leopards
塔迪羅夫希望自己能有更多權力,更好保護雪豹。

23歲的俄羅斯小伙子塔迪羅夫(音譯,Erkin Tadyrov)在俄羅斯聯邦阿爾泰共和國科什-阿加奇區的Sailyugemsky國家公園工作。

去年,由於天氣狀況極其惡劣,無法到達雪豹的大部分棲息地,結果,專家只找到了51隻雪豹,比2019年少了15隻。

其中,Sailyugemsky國家公園的河流由於去年沒有結冰,導致環保人員無法渡河去統計生活在該地區的雪豹。

但所有的惡劣天氣都無法阻止塔迪羅夫工作,他可以冒著攝氏零下40度的嚴寒天氣工作。

塔迪羅夫說,科學家教會了他怎樣識別雪豹在樹上和岩石上留下的痕跡,怎樣設置攝像頭捕捉它們的身影。

世界自然基金會估計有70-90隻雪豹生活在俄羅斯,其中一半在阿爾泰。

Sailyugemsky國家公園的負責人丹尼斯表示,正是有塔迪羅夫這樣年輕人的幫助,使雪豹的跟蹤和統計工作成為可能。

塔迪羅夫對該地區每一個角落和雪豹的習性非常熟悉。同時,作為其工作的一部分,塔迪羅夫還負責通知護林員可疑的非法狩獵和偷獵雪豹活動。

塔迪羅夫的父親是一名獵人,他從小就生活在牧民家庭。這裏由於與蒙古、中國、哈薩克斯坦接壤以及其生物多樣性在2010年被劃歸為國家公園。塔迪羅夫父親成為了該國家公園訪客中心的看管人。

塔迪羅夫說,他父親了解了當地的雪豹保護工作,並向他傳授了這些知識。2015年在他父親退休後,他開始在國家公園擔任嚮導工作。

塔迪羅夫介紹說,他經常發現一些由當地人和偷獵者在公園內設置的陷阱。當地人設置的陷阱主要是想逮住野狼,企圖阻止狼吃他們的牲畜,但雪豹也會深受其害。

塔迪羅夫說,他想清除這些陷阱,並讓當地人和偷獵者不要再設陷阱,但他需要有更多的授權,因此,他希望能成為一名公園管理員,這樣他就能更好地保護雪豹。

統計雪豹數量為何如此之難?

An adult snow leopard walking on the mountains of Khovd province in Mongolia
雪豹與整個生態系統的健康息息相關。

全球雪豹和生態系統保護項目正在與喜馬拉雅山地區的11個亞洲國家以及中亞和俄羅斯等國開展全球雪豹數量全面普查工作。

2018年,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估計全世界雪豹數量大約在7千到8千之間,但一些科學家認為這一估計數字過高。

由於雪豹的棲息地範圍超過200萬平方公里以上,而且,雪豹漫遊的距離非常之遠,因此給研究人員帶來巨大挑戰。

雪豹不但面臨偷獵者和牧民報復性的威脅和捕殺,它們還面臨獵物減少、氣候變化以及人類對其棲息地侵佔導致的自然棲息地縮小等威脅。

專家警告說,如果雪豹得不到保護它們可能面臨滅絶的危險。

世界自然基金會雪豹保護組織國際協調員庫馬表示,包括整個喜馬拉雅山脈在內的地區都是雪豹的自然家園和活動範圍。它們也是衡量地球健康的關鍵指標之一。

他說,保護雪豹也是保護重要生態系統平衡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