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穿山甲明年出訪布拉格!動物外交是什麼?有哪些好處?

·4 分鐘 (閱讀時間)

過去北京曾欲租借貓熊給布拉格,但因現任市長賀瑞普拒絕接受「一中原則」而作罷。後來,布拉格與台北市締結姊妹市,並將於明年3月迎接台灣借殖的穿山甲。兩岸的外交競爭,意外延伸至動物領域。究竟動物外交是什麼?歷史上可追溯至何時?又有哪些好處呢?

穿山甲「潤喉糖」,明年將借殖布拉格。圖片來源:中央社
穿山甲「潤喉糖」,明年將借殖布拉格。圖片來源:中央社
穿山甲「果寶」,也將一同前往捷克布拉格。圖片來源:中央社
穿山甲「果寶」,也將一同前往捷克布拉格。圖片來源:中央社

陸貓熊PK台穿山甲 遠在東歐捷克較勁

捷克首都布拉格過去是中國大陸首都北京的「友好城市」,曾希望租借象徵中國的毛茸茸國寶貓熊。然而,2019年1月,布拉格新任市長賀瑞普(Zdeněk Hřib)拒絕支持「一個中國」原則,兩城市間租借貓熊的承諾因此無法兌現;同年10月,布拉格解除與北京的姊妹市關係。2020年1月,改與台北市締結為姊妹市,並表達希望台北市贈與穿山甲的意願,預計2022年3月將迎接台灣借殖的穿山甲「果寶」及「潤喉糖」的到來,未來也將舉辦投票,讓當地市民決定兩位新嬌客的捷克名。

延伸閱讀》「動物外交」新戰力! 外媒:台穿山甲PK熊貓

動物外交起源不可考 歷史可溯源至1820年代

像這樣把動物作為贈禮送給他國的外交手段,早已行之有年,儘管確切起源於何時已不可考,但根據最早的歷史記載,可追溯至1820年代晚期。當時,隸屬於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埃及總督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施行「長頸鹿外交」,將三頭長頸鹿分別贈與法國、英國和奧地利,藉此拉攏歐洲列強來制衡蘇丹的勢力,鞏固自身在埃及的控制權。

這種脖子極長而布滿斑點的奇獸,馬上在歐洲大陸引起轟動,掀起一股「長頸鹿狂潮」,連帶產生許多衍生品及文化創作。從繪畫作品、燭台造型、壁紙樣式、印花布料、陶瓷製品到衣著首飾,無一不與長頸鹿有所關聯。奧地利還有以長頸鹿為主題的音樂劇,當地婦女甚至流行起「長頸鹿式」的髮型。

不是為送而送!動物外交目的是什麼?有哪些好處?

自古以來,在正經嚴肅、時而劍拔弩張的外交場合,將珍奇異獸作為禮物贈與他國,主要是為增進友好的國際交流,為雙邊關係加溫或破冰。特別的是,贈送這種有生命的動物,會給人建立長久而穩定關係的感受,也反映出彼此信任的關係,和贈送一般禮物的意涵不太一樣。但在這樣看似溫暖可愛的外交手段中,同時也意味著某種經濟關係、政治利益的交換與拉攏。

中國「貓熊外交」著名 最早源於武則天時期

中國最早的「貓熊外交」歷史,可追溯至唐代女皇武則天時期;不過近代頻繁向各國贈送貓熊的手段,則始於毛澤東執政時期。毛澤東先後送給蘇聯、朝鮮、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西班牙及墨西哥九個國家23隻貓熊,用以象徵友誼或建立外交關係。

1982年,為了保護瀕臨絕種的貓熊,中國停止無償贈送。1984年起,改用支付租金的方式,租借貓熊到各國,且最多只能租借10年。但因飼養貓熊所費不貲,馬來西亞就曾提早歸還甫租借的兩隻貓熊。

2008年抵台的貓熊團團、圓圓,也是經典的動物外交案例,傳達了政治意圖。早在2005年,中國就有意贈送一對貓熊給台灣,但因兩岸「統戰」問題遭拒絕。直到2008年,總統馬英九上任後,才接受了團團、圓圓輸入。由於兩隻貓熊的名字帶有「回歸」意涵,也在台灣掀起一波激烈爭論。

還有哪些著名的動物外交事件?

除了中國的貓熊外交之外,其他國家也有動物外交的案例。例如俄羅斯總統普丁愛狗成痴,2010年時任保加利亞總理波瑞索夫(Boiko Borisov)就贈送一隻名叫巴菲(Buffy)的保加利亞牧羊犬;2012年,日本也贈與一隻名為Yume的母秋田犬給他。

另外,2018年,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第三次「文金會」時,也送給南韓總統文在寅兩隻北韓「國犬」豐山犬,母犬名為小熊(Komi),公犬則是松江(Song Kang),後續還誕下七隻幼犬。

動保意識抬頭!動物外交備受檢視

贈送萌萌的動物一直是外交手段的一環,直到21世紀的今天仍然風行。然而,這些「活生生的禮物」離鄉背井,擔任外交大使成為國家軟實力的同時,未必能過上適切的生活。

隨著近年來動保意識抬頭,這樣的外交手段也備受檢視。目前,台北市立動物園已啟動與他國合作保育、動物交換的行動,包含這次的布拉格借殖,均屬於以延續物種為目的的「動物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