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輒叛亂入罪 民主陪葬

朱真楷╱新聞透視

中國時報【朱真楷╱新聞透視】

蔡英文總統要求立院在今年12月31日,也就是總統選前11天完成《反滲透法》立法。此舉或真有助催化亡國感,利用恐懼堆疊選票,代價卻是讓你我重返動輒叛亂入罪的戒嚴年代,這項立法無疑是一將功成萬骨枯。

去年因癌症逝世的郭玫蘭,2014年因一封電子郵件被調查局懷疑為共諜,移送檢方偵辦。歷經10個月後因缺乏明確證據,獲得不起訴,但從案件曝光那天起,她的名字幾乎就與「共諜」畫上等號,即使司法最終還了清白,但直到癌逝都仍抱著遺憾。

這起案件,勾勒出這類烏龍共諜案,恐將在蔡英文欽點立法的《反滲透法》通過後,成為不時發生在你我身邊的悲劇。

因為,在過去台灣對共諜的認定有其嚴謹且明確的條文規定,月底若立法院通過《反滲透法》後,模糊不清的滲透來源定義,不僅兩百多萬台商都將面臨隨時可能觸法的危機,所有在台灣與大陸有接觸的民眾,甚或在不知情狀況下「間接與大陸接觸」的人士,都有陷入被誣指為共諜的危機。

換言之,類似郭玫蘭「被共諜」,在《反滲透法》上路後,恐快速增加,等於是進入了另一種戒嚴時代。

蔡政府為延續執政,以國安之名立《反滲透法》,其結果卻是讓國家陷入更不安的狀態。假若蔡英文明知如此,卻仍堅決將此視為勝選的最後墊腳石,其代價終將成為台灣民主社會不可承受之重。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