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保快要破產 政府敢面對嗎?

·4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根據最近一次的精算報告,勞保將在5年以後破產,也就是用以前累積的基金,來貼補每一年入不敷出的情況,年復一年,基金持續耗損,5年後將全部用完,勞保無錢可發。

根據這份報告,勞保的給付在107年時,包含生育、傷病、失能、死亡以及老年在內的5項給付,加起來等於1年3890億;到了今年,已經增加到4774億。但由於人口老化和少子化,勞保的保費收入從107年到今年,只增加了370億左右,所以必須不斷從過去累積的基金,去貼收入不夠的部分。預估今年勞保基金期末餘額剩下6230億,到了後年剩4445億,而到了114年只剩1114億,而於115年開始由正轉為負830億,等同破產。

如果政府每年撥預算來補不足部分,其累積速度將十分驚人。預估115年補貼830億,累積補貼到了120年就會達到1兆7000多億,到了125年會達到4兆4000多億。政府曾經在多年前組成年金改革委員會,就軍、公、教、政務人員、勞工的年金制度進行診斷,並提出改革建議。後來前面4個都動手了,唯獨勞工,明明有建議報告,而且已經送行政院,精算報告也把它列為未來的可能情境之一,但到目前為止還是沒有動靜。

政府不敢動,不表示情況沒有惡化。美國前副總統高爾曾說:全球暖化是一個我們不方便面對的真相,勞保即將破產則是執政者不敢面對的真相。但是這個真相攸關每一位在職勞工以及已經退休勞工的權益,也關係國家財政體系的長期負擔能力,愈晚處理,其困難度就愈大,最終羊毛會出在羊身上。

基本的問題在於,人口老化和少子化,會導致勞保的支出快速增加,但保費收入的增加趨緩,甚至從122年開始逐年減少。在此同時,基於同樣的原因,納稅的人數也會逐年下降。對於現在的年輕人而言,不是他們未來拿不到老年年金,就是由政府編預算補貼,而政府補貼的最後來源,不論是稅收或舉債,最後還是他們要負擔。

國家財政也好,勞保財務也好,聽起來很複雜,但基本原理跟家庭一樣:如果每年的收入不足以支付支出,就必須吃老本,而老本全部吃完了,就是破產。更可怕的是,預估的勞保破產年度還有可能會提前。比如以103年底為基準的精算報告,預估首次基金累積餘額出現負值的年度為116年;但到了以106年底為基準的精算報告,這個日期提前到了115年。根據法令,每3年要提出一次精算報告,以109年底為基準的報告正在製作中,根據過去的經驗,今年年底會完成,並於明年年初公布。在這份最新的報告中,破產年度是否又會提前,會是個很大的擔憂。

問題的根本癥結在於目前的勞保制度,其架構為「確定給付制」,而其收支方式為隨收隨付(pay as you go)。所有採取這種制度的國家,剛開始實施時所有人都非常高興,但一旦發生少子化和人口老化,就會發現這個制度無法繼續支撐下去。很多實施這種年金的國家包括瑞典、英國、德國,開發中國家例如智利,後來都不得不進行痛苦的年金改革。做的大方向就是把年金分成不同階層,最底層是基本保障,再往上用其他社會保險制度及私人保險一層層疊上去。但是不管有多少層,基本的精神就是除了底層最低保障外,都必須往「確定提撥制」移動。在後者之下,任一人所領的退休年金,就是過去歷年的累積提撥及其產生的投資收益而來,別人拿不走,但也不會增加,一如目前勞保以外的「勞退」制度。

但是要做這種轉型非常困難,過程中通常必須出現兩件事,一是政府找到特別的財源,來解決整個體系的破口問題,二是即便如此,通常必須配合給付的降低或是費率的增加,前者並溯及既往。這條路很痛苦,也不容易,但正因為如此,更應該早日積極面對,不能逃避。勞保改革,今天不做,明天會後悔;今年不做,明年會後悔。(作者為東吳大學巨量資料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前行政院政務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