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民粹潮是蔡總統當務之急

本報訊
旺報

蔡英文總統昨天宣誓就職,進入第2任期,近6000字就職演說,共使用49次台灣、4次中華民國,作為民進黨國家定位的「中華民國台灣」只見到1次,是用在總結的開始,她說:「過去70年來,中華民國台灣,在一次又一次的挑戰中,越發堅韌團結」、「自助助人、自助人助的共同體意識,也始終是我們的信念」,帶著濃烈的情感,希望形塑台灣共同體光榮感。

作為中華民國總統,面對中華民國先烈陸皓東繪製的國旗、國父孫中山的遺像宣誓就職,卻強調「70年來」的中華民國,顯得無比荒謬,中華民國和中國是無法切割的。民進黨總是嘲笑「一中各表」中華民國代表全中國很荒謬,但用「中華民國台灣」瓜代中華民國,恐怕更荒謬。中華民國台灣和中華民國在政治、法律、歷史等錯綜複雜關係上,都無法切割,這將是蔡總統新任期必須面對的課題。

關於修憲問題,蔡總統在演說中僅著墨政府體制優化、人民權利,未觸及國家與兩岸定位問題,演說中也強調將「持續遵循《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來處理兩岸事務」,顯示沒有改變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之意。這是蔡總統和陳水扁不同之處,不過,修憲畢竟是一個「潘朵拉盒子」,一旦打開就可能失控,外部環境,尤其中美關係詭譎難測之際,修憲是一個高度敏感、影響深遠的問題,兩岸都需要保持警惕。

如何處理兩岸關係?相較2016年,蔡總統這次採取了更迴避的方式,只提《中華民國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刪去了曾經使用過的「九二事實」,距離大陸希望她補答的「九二共識」更遙遠了。當然,蔡總統高票獲得連任,民進黨執政基礎更為穩固,國際格局與美台關係也出現質變,自然更沒有意願補答這張考卷。從此來看,大陸即使不放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也不會有意願和台灣重建穩定的關係,兩岸官方關係將更惡劣,台灣外交國防危機更嚴重。蔡英文反而讓美國決定台灣的命運,自詡為中美台三邊關係「棋手」的說法,終歸只是想像。

美中關係急速惡化,但仍未脫離競爭衝突、鬥而不破狀態,緊張情勢可能在美國大選年底揭曉後趨緩,兩岸關係格局大致不會有太大變化。但這不表示情勢對民進黨政府有利,後疫時代全世界陷入不確定狀態,地狹人稠的台灣依賴進出口貿易,需要更大的發展空間,兩岸關係問題一天不解決,台灣的空間一天無法擴大,實在對台灣不利,拖延就只會讓台灣籌碼越拖越少。

拖延,除了要跟北京比誰氣長,也會讓台灣社會繼續處於紛擾衝突狀態,這不僅不利於蔡總統追求的團結與共同體的建立,又會反過頭來讓台灣愈加孱弱,處境雪上加霜。這將是蔡政府路線的結構性問題。

民進黨已第2次完全執政,意味蔡政府必須對台灣的未來前途完全負責。以拖待變,對台灣百害而無一利。蔡總統必須慎思國際格局轉變對兩岸關係和台灣的影響。這也是這次演說致詞中缺乏的一塊,只談疫情對全球經濟面的改變,未言及國際體系的轉變。美國真的還可以繼續號令世界嗎?21世紀還會是美國單極領導嗎?中國真的會崩潰嗎?中美真的會打新冷戰,讓台灣選邊依賴美國嗎?蔡總統完全沒有論述,又如何能服人呢?

兩岸問題對蔡政府來說,客觀上是燙手山芋,主觀上也沒有意願處理。然而當前台灣的民粹狂潮,是蔡在客觀上有能力處理,主觀上應該積極處理的問題。倘若繼續放縱極端輿論橫行,那就連目前兩岸社會僅存的善意,都可能蕩然無存。

一旦兩岸民間毫無信任、只有對立情緒,兩岸將處於政治上沒有防火牆、民間也沒有煞車皮的極危處境。稍有不慎,就可能擦槍走火。近來兩岸社會出現大量脫鉤斷鏈、急獨武統的民粹主張,這是蔡總統在思考以拖待變策略是否對台灣有利外,必須有所作為的地方。

如何帶領台灣走出結構困境,如何維持兩岸民間善意,蔡2020的就職演說令人失望,這也是蔡無法迴避,要告訴台灣人的兩岸問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