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傳真:中國自由派將「恐習」投射成「挺川」

哈奇士
·7 分鐘 (閱讀時間)

今年美國BLM運動期間,中國著名流亡律師滕彪在Twitter上發了一段文字:昨天一個美國人和我打電話聊了很長時間。她對這麼多中國異議者、維權者的種族主義言論感到非常不解、震驚和傷心。她十幾年前開始支援中國的良心犯,做了很多工作。她對其中一位人權活動者照顧有加並寄予厚望。但看到他經常大量轉發仇恨言論和仇恨視頻,發表種族主義傾向的言論,她難過得哭了。在即將到來的美國總統大選前夕,面對著不少反共反中者公然鼓吹白人耶教文明(基督教)至上,反黑人反穆斯林(智商問題,血統不正問題),惡意嘲笑環保運動和性小眾平權運動,沿用冷戰思維強調美國對中國的抑制是光明與黑暗的對決,若對西方輿論界和知識界主流有一定認知的,對世界的苦難與壓迫有一定知覺的人,孰能無感?這一套僵硬而霸道的意識形態話語系統,嚴重扼殺了中文圈內的公共討論空間,而右翼民粹者們對川普如大救星般的追捧無疑是核心問題的表症所在。

北美華裔學者林垚今年在Jou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發表了一篇論文「Beaconism and the Trumpian Metamorphosis of Chinese Liberal Intellectuals」《燈塔主義與中國自由派知識份子的「川普化」》,算是正面開啟了對近年中文圈內極端右翼話語形成的批判分析。首先,作者指出,「川普化」現象在很大程度上是跨越中國知識份子內部的傳統意識形態分野的,無論是自由派還是反自由派。對於反自由派一方來講(國家主義者、文化復古主義者),即使不滿川普對華貿易戰等措施,多多少少還是覺得他那種拋開「人權高於主權」的「白左理念」,專注於交易式商戰對抗的外交模式,對中國的發展,黨國模式來說更加親切和可以理解(如留意近年中國國內網路輿論生態,到處可見對穆斯林和例如瑞典環保運動少女Greta的汙名化)。而「中國自由派公知普遍挺川」一事在中國國內互聯網(網路)上則是公開的秘密,有趣的是這在國外卻很少人談及,作者曾在美國媒體上討論的「中國自由派川粉」部分被截掉,後來才知原來是美國編輯們認為這一現象太過離奇,對美國讀者來說太過不可思議和難以索解,為了避免過分燒腦起見乾脆直接刪去了事。

作者認為,自由派的挺川並不止是基於策略性,因為過去幾年間自由派對川普最常見的讚美,皆與其「反政治正確」有關,還涉及反移民減稅等,反映的是中國自由派知識份子很大程度上擁抱過去幾十年雷根/柴契爾式的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以及特定形勢下採取與右翼民粹結盟的方式。若往歷史縱深處挖掘,也可以「燈塔主義」(beaconism)一言以蔽之。如中國自由派之所以偏好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就同對過往計劃經濟的惡果刻骨銘心有關,因此對任何監管或調節市場的做法均抱有深切懷疑。也出於對毛式極權主義的慘痛記憶,以及對習式再極權化的恐懼,而對西方(尤其是經濟體量上唯一堪與中國抗衡的美國)政治產生一種殷切的投射,並且不由自主地將紛繁複雜的政治議題坍縮到自己有過切身體驗的簡化版「左/右」光譜上來理解。

由於這種投射與想像,使得中國自由派難以接受西方「白左」們對當代歐美政治「輝格史敘事」的否定與系統性反思(比如BLM運動中對美國過去殖民主義和種族歧視的深切反思)。「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中國自由派認為理想的美國是存在的,即使如今出現了很多問題,那也只是白左盛行所導致,尤其是面對崛起的中國太過綏靖,所以需要川普這樣一個橫空出世夠硬夠強勢的領袖來拯救西方世界。值得一說的是,此種論調現在已成香港反對派的主流看法,甚至還影響了不少臺灣評論,姑且不論政治現實中川普對中國這個所謂的邪惡國家有多少實質的制裁(主要的一些政治制裁還是由國會通過的),但從此類言論論說近幾十年來國家間的政治經濟關係是一方好意的,綏靖容忍的,另一方則不懷好意地完全得到了利益中便不得不覺可笑幼稚之極,仿佛資本主義全球化是從未進入此類言論者的視野的。以打遊戲機三國志般的分析水準遮蓋了穿越國界的資本逐利這一影響著每個人每時每刻的生活的必須的批判維度,今日香港的主流反對派評論其洞察力已與他們嘲笑的維園阿伯相差無幾,始終墮入意識形態二元對倒的迷霧中。

不僅僅是現實的西方政治,中國自由派們更憂心忡忡西方白人/基督教文明將逐漸「淪陷」于非白人移民/穆斯林難民等等之手,所以支持川普是為一種對想像中西方文明的正名主義(civilizational vindicativism),其實同中國國內的國家主義者和民族至上主義者強調的大國崛起和中國模式的特殊性如同出一轍。對於「大國崛起派」來說,「西方文明」是心目中的勁敵,第三世界(尤其「穆斯林文明」)則是被霸主統治的對象與拖後腿的破壞者,所以一面對西方文明的衰敗有惺惺相惜之感,一面也通過這種心態來為國內鎮壓穆斯林少數民族來尋找藉口。作者回溯歷史,發現「文明燈塔主義」與「文明正名主義」同出一源,都和清末輸入的「科學種族主義」與社會達爾文主義的思潮密切相關。這也是一個嚴肅的,尚未待好好整理的關乎中國現代性進程的問題。

最後,作者也提到中國互聯網(網路)輿論場的審查機制、微信公眾號自媒體的興起、以及在這種扭曲的輿論生態中昌盛的假新聞製造業與搬運業等問題,這種生態惡化確實對「川普化」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正所謂愛國是生意,如今反共也是一門生意。以今日香港的反對派輿論場為例,是為另類的黑白顛倒之奇觀。身為國際大都市的反對派傳媒,全面支持川普當選的評論也就罷了,連美國大選選情的純技術討論也深受意識形態偏向影響,凡是美國主流媒體的民調報導都不可信,沒有參考價值,反而會引用一些極少眾的,連美國人也甚少會看的消息來源,總之如同廣東話說道「啱聽的時候就話追求真相,唔啱聽的時候就話假新聞抹黑」。

沒人敢打破民眾對川普連任的憧憬(無論價值批評或就客觀選情而言),以致今日香港反對派輿論圈積重難返的反智趨向。在更不用負其言責的例如Youtube時事評論頻道上,維護和加強意識形態偏執的話語可為其帶來更多可兌換利益的流量,於是乎引用各種小道消息為川普造勢,自認證據確鑿拜登收賄以及其兒子姦淫未成年少女等宣傳口吻朗朗上口,之前偶有一Youtuber報導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頓在新書中對川普的嘲笑批評,這視頻(影片)過後訂閱人數立刻減少,從此便不再涉及這種「敏感」話題。可想見之,去年香港反修例運動期間一些學者念茲在茲的香港還有資訊自由,人們生活在真實中,所以不會輕易被「洗腦」,如今看來徒覺荒謬與悲哀。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更多上報內容:

《英雄聯盟:激鬥峽谷》第一波測試開跑 釋出正式玩法及動畫預告影片!

【影片】全家獨家販售金馬聯名商品!口罩、零食、咖啡打造防疫時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