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傳真:狂熱的川粉和小粉紅讓中文輿論圈淪為廢墟

哈奇士
·3 分鐘 (閱讀時間)

謊言說一千遍就變成真理,這句概括極權社會黨國宣傳機器的旨趣之言如今滑稽地在它的反對者輿論圈中成為事實,儘管諸多證據顯其不實,拜登及其兒子貪腐收賄,與中國台底交易甚而被中共控制依然如念咒般被一邊倒評論道,極右媒體在流量即資本的引誘下與其相互動,中港臺的川粉圍爐團契的意識形態已成為這時代一大膠(他們稱之為左膠的膠)。正所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狂熱的川粉與小粉紅無疑為中文輿論圈最終淪為公共討論的廢墟鋪開了道路。

今日有人開始懷念傳統媒體當道的日子了。早在二十年前,中國自由派知識精英對互聯網(網路)興起一遍歡呼之聲,以為從此開啟民智之路不可阻擋。的確,胡溫期間中國公知的某些論述能讓大城市的中產階級稍微偏向自由主義,但更多的是知識權力規訓視野下的宣道式啟蒙,大多數中國公知不但沒有很好地理解西方現代性討論裡對現代化本身的批判反思,對中國社會運行結構嚴謹一點的政治經濟學分析更一無所知,所有事物在他們眼裡只有符不符合形式邏輯和「現代化」常識之辯(例如中國自由派面對最可怕的敵人如以劉小楓為首的中國施派攻擊,回應不了自由主義本身空心的內在缺陷,就以劉諂媚權力御用學者消解了學理之爭)。

無論學術思想或公共討論,籍著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的回音室效應,中國自由派輿論在零八年前後達到了巨大的虛假勝利,此事現在尚未被很好地整理批判並指出,當時自由派對中共舊有的僵硬意識形態戲謔狂歡,本身何嘗不是相對於當權者意識形態霸權的另一種小意識形態霸權?「世上有兩種邏輯,一種是邏輯,另一種是中國邏輯」難道不道盡了自由派對黑格爾辯證邏輯的無知和曲解,只迷信形式邏輯,正如他們不能深入理解中國社會一樣的傲慢。「世上有兩種邏輯,一種是邏輯,另一種是中國邏輯」這種消極挑釁亦只能借助網路這種可以輕易操縱輿論的平臺而進行。

隨著胡溫後期對大V的打壓和習近平時代對輿論的嚴酷控制,中國自由派部分人流亡或轉向地下或改信基督教,其右派思想越發激進,與已流亡海外多年的所謂民運人士合流,加上近年美國激進右翼和另類右翼的崛起氛圍下,一張意底牢結(ideology)大網逐漸形成,川普的當選和中美爭霸無疑是將此推向高潮。從如今川粉的假新聞及其輿論操縱不難看出其意識形態的堆層軌跡。筆者在此無非想簡單探討近十幾年來自由派對西方現代性討論的無知如何與其操弄媒體的配合以致影響至今,筆者無意說當年的自由派現在都會變成狂熱的川粉,只是指出自由派多年來討論問題的範式本身就很易與發達社交媒體結合成意識形態般的單向度思考,完全無助對事物真正的分析批判。由此可見,多元不能為自由主義之後的奢侈品,它與自由主義本應是共生的。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NYA-期間限定快閃店! 富士山限量商品 X 台灣獨家聯名款登場

【影片】黑心仲介坑殺實錄 專家剖析自保六大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