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嚴控香江變色 香港人以改變應萬變

·6 分鐘 (閱讀時間)

一名曾經在香港金融業工作的高階白領,因為赴歐洲旅行時,受到當地人帶領的免費徒步旅行團所啟發,毅然辭去工作,當起一個帶領外國遊客認識香港在地文化的導遊,把香港獨有的劏房,以及「一國兩制」下的民主發展介紹給外國遊客。但全球肆虐的疫情,再加上北京對香港急速收緊管制的現實,讓他必須要有所改變。所以他把原本提供外國遊客的行腳路線,改為讓香港人更認識自己所在土地的「同志文化」或「香港難民營」等行程。即便當局如今連六四紀念館都容不下、支聯會也被指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香港社會的面目與過往完全不同,但仍有香港人透過自身應變,繼續走接下來的路。

圖/翻攝自 Shutterstock
圖/翻攝自 Shutterstock

今年38歲的Michael,曾經是中環金融圈裡光鮮亮麗的一員,但因為一趟歐洲旅行,參與了在地人帶領的免費徒步旅遊,在那趟旅程的啟發下,2016年他毅然辭職,創立香港的在地徒步旅行團,脫下西裝穿上T恤,帶領外國遊客深入了解香港風貌。

包括香港獨有、只容一人轉身的超迷你住宅「劏房」;以及香港在「一國兩制」下,港人爭取民主的努力過程。這些獨特的行程,觸動了不少外國遊客。

外國遊客BARRY FRANKS:「很真實,有機會在街上走一圈,看看城市人口稠密的地方是什麼樣子,我覺得很有趣。」

但2020年衝擊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北京治港政策上的嚴重收緊,讓外國遊客幾乎在香港絕跡,

Michael的在地行腳計畫,也由外國遊客轉向至香港本地人,規劃出「同志」或「難民」等主題,帶領港人探看平常鮮少踏足之處,更深層了解自己出生成長的土地。例如帶領遊客認識香港的變裝酒吧與LGBT團體。

香港居民 Karen:「這是我第一次看變裝皇后秀。我的父母很保守,所以他們總是告訴我,同性戀是不正常的,所以某程度上我沒有機會見到他們。今天我看到他們,看到他們的表演,我意識到這和我父母說的完全不一樣。」

或是深入探訪位於重慶大廈內的「難民服務中心」,認識阿富汗難民逃離故土,求取新生的故事。

遊客 吳小姐:「在參觀過程中,我們去了一個難民中心。我們在裡面遇到了從其他地方逃到香港的難民,我們聽到了不同的故事和經歷。我希望他們能快點取得難民身份,並有機會在其他國家重新開始他們的生活。」

Michael不諱言,從接待外國遊客到本地客,反映出的是香港過去幾年來所遭遇的翻天覆地變化。

從去年《港區國安法》實行以來,曾經活耀的香港民主運動與民主團體幾乎絕跡;港警更在周四對全球第一間、同時也是唯一的一間「六四紀念館」展開大規模搜索,不但紀念館招牌被取走,大量展品被警方查收,連鐵捲門的門鎖都被換掉。

港警粗暴行徑引來批評,曾參與六四紀念館創立的支聯會前常委蔡耀昌坦言,事件令港人感到難過。

支聯會前常委 蔡耀昌:「初步我的觀察,拿走了非常大量、原有在六四紀念館展覽的資料及相關物品,一些歷史性的,看不到任何違法的。我相信,市民看到今日的情況都會感覺到非常難過。我相信,警方需要向市民大眾和支聯會作詳細解釋。」

至於32年前響應六四民運所成立的支聯會,周四也被香港律政司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起訴,同樣遭起訴的還有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與鄒幸彤。

儘管英國外長與美國政界紛紛透過推特發言,表達對香港當局逮捕、起訴支聯會成員做法的強烈抗議,批評相關作法是瓦解香港公民社會,並扼殺政治異見。

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堅稱港府作法乃依法所為、實踐公義。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 趙立堅:「中方對個別西方政客公然污蔑詆毀香港警方的正當執法行為,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香港在大陸的嚴格管制下,如今已完全變樣。這不僅是港人親身體會,多名美國專家周三在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在國會舉行的聽證會上,深入剖析香港的變化,並稱同樣的變化若發生在美國,就會是這個模樣――

美國智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資深研究員達特(Angeli Datt):「在短短一年時間裡,《華盛頓郵報》關閉,並刪除全部的網路文章,貝佐斯和整個報社的管理團隊與資深成員都被關押。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刪除了一年以前的所有內容,以及所有深受歡迎的節目,和製作節目的人。對香港人來說,北京正瓦解他們曾經的自由社會,這就是他們所面臨的掙扎對抗的現實。」

華府智庫學者更直言,北京對香港的動作,就是在香港實行威權統治。

華府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研究員 戴大為(Michael Davis):「中國不是將宗教極端主義帶入香港,而是將一種政治極端主義,植入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我認為,當全球就民主和專制主義的爭論下,中國在香港開創了一條道路,就是在香港實現了一種威權主義的樣貌。」

由香港移民美國的「香港民主委員會」創辦人朱牧民則感嘆,香港公民社會已不復見。

美國「香港民主委員會」創辦人 朱牧民:「也許我們以後再也不會在香港看到和平抗議遊行了,或許最能說明香港公民社會存亡的,就是所有的公眾和平抗議徹底和突然停止。」

縱然香江變色,但對於還在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例如Michael來說,還是有值得去做的事情。

Hong Kong Free Tours創辦人Michael:「我們現在看到社會如此兩極分化,因此我們將嘗試做一些事情來解決問題。你知道,我想帶他們去見各種人,和他們交談。」

Hong Kong Free Tours合作社工師、印度裔港人Jeffrey Andrews:「我想這就是我們的目標:人們需要連接,連接到基層、連接到社區,有更多的主動性。你知道,不是閱讀書上文字,而是真實去看,真正為自己而去接觸。我認為這就是當前的新香港經驗。」

Hong Kong Free Tours創辦人Michael:「我覺得我分享這些話題是為了為香港做點好事。因為疫情,因為一切,所以我們必須改變。」

更多 TVBS 報導
支聯會恐「被終結」 港媒:官方已剔除公司註冊
港警到六四紀念館蒐證 支聯會前常委促交代原因
香港支聯會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案 10月底審訊
支聯會李卓人、鄒幸彤等人 被港府起訴煽動顛覆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