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四大神秘組織之首「朝陽群眾」

·7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Mark Lin/五道口男子職業技術學校

《四大名捕》乃溫瑞安所創作的武俠小說系列,該系列小說可謂是自金庸小說之後,在中國知名度最高的武俠小說。

作者溫瑞安於馬來西亞出生、台灣留學,後至香港發展,以武俠小說系列走紅於中國,作者本人經歷頗具戲劇性。

直至 2012 年,《四大名捕》甚至被電影公司相中,由鄧超、劉亦菲、鄒兆龍、鄭中基、黃秋生等演員領銜主演,拍成了三部曲,劇情是以北宋末年為時空背景,講述大內的政府衙門「神侯府」與「六扇門」聯合偵破案件,防止一場宋徽宗被謀朝篡位的驚天陰謀故事。

北京四大神秘組織,協助當局維穩?

現實生活中,對岸網路自 2015 年起,也陸續出現當代版的四大名捕──「朝陽群眾」、「西城大媽」、「海淀網友」及「豐台勸導隊」,協助當局維穩,就這樣形成了北京四大神秘組織。

依筆者實際多年住過北京五道口的經驗,原先以為只是對岸網友相互嘲諷的段子,直至近期因「朝陽群眾」神通廣大地到處告發,讓不少知名藝人、明星、名媛人人自危,擔心因作風問題慘遭整肅,才確知有其事。

尤甚,「朝陽群眾」被號稱為全球前五大情報部門,能比擬美國中央情報局、蘇聯克格勃(現俄羅斯國家安全局)、以色列摩薩德、英國軍情六處,論規模可能是「朝陽群眾」最大,手段也最為透明且有人情味。

朝陽區作為北京首善之區,擁有 CBD(中心商務區)、外國駐華大使館、三里屯以及高檔住宅區,地理位置優越,因此朝陽區一直是新興名流在北京的熱門聚居地,路上隨機可見到的一位「朝陽群眾」,可能都是保家衛國的中國特務。這則笑話不得不讓人從莞爾到嚴肅,「朝陽群眾」切莫得罪。

相傳早在 1974 年文革高峰期,北京朝陽區群眾組織即成為民兵,與公安在太陽宮地鐵站一同抓獲了蘇聯間諜,當時新華社對此事作出大肆渲染的報導,標題為:《蘇聯間諜落網記》,震撼中蘇外交圈,讓莫斯科這個共產主義老大灰頭土臉。

於是乎,北京作為中國境內政治最敏感的中樞之地,將鍵盤當成刀劍、視網路世界為江湖的「朝陽群眾」,真的是因為正義而自主發起的群眾嗎?沒有絲毫政治力介入?恐怕得思量再三。

官方鼓勵舉報涉毒線索,人人都想當「朝陽群眾」

若說有官方的痕跡,可從 2015 年 4 月北京當局發起的《關於加強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的意見》一窺究竟,在該意見中,著重提及在社會治安防控中擴大公眾的參與度,包括治安志願者隊伍專業化、開拓群眾參與社會治安防控的管道、落實舉報獎勵制度等。

該意見稱,要充分發展壯大平安志願者、社區工作者、群防群治工作的新機制和新模式,促進治安志願者隊伍專業化和職業化;意見強調,要進一步拓寬群眾參與社會治安防控的管道,依法保障人民的知情權、參與權、建議權、監督權;落實舉報獎勵制度,對於提供重大線索、幫助破獲重大案件或者有效制止違法犯罪活動、協助抓獲犯罪分子的人,要給予重獎。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更發布了一條微博稱:舉報涉毒線索,人人都可以是「朝陽群眾」。

「朝陽群眾」不僅出現在虛擬網路,現實上也由治安志願者、黨員巡邏隊、專職巡邏隊(24 小時上崗)、義務巡邏隊和治保積極份子組成。在朝陽區主要街區里,朝陽群眾的身影已隨處可見,包括身穿制服的保安、身穿志願者服裝並戴著紅袖標的人員,部分「朝陽群眾」可能是「身兼數職」。

龐大的群眾隊伍在社區裡形成了一股具有高接近力、執行力、滲透力的治安網。人人皆可成為警政單位的耳目,並加大力度去揭發不法,並將舉發視為榮譽。

「朝陽群眾」受習近平肯定,App 於 2017 年上線

中國《人民法院報》曾經這麼評論「朝陽群眾」,稱「為健全公共安全體系、編織公共安全網,就需要樹立人人都是『朝陽群眾』、個個爭當『朝陽群眾』的參與意識,拓展各界群眾對公共安全治理的參與力度」。

尤甚,中共中央黨校副校甚至表示:「現在北京有這樣的說法,朝陽群眾、西城大媽和海淀網友在社會治理和治安方面起著重要作用,我相信中國這樣的情況在很多國家是沒有的,這些做法很管用。」北京警方甚至還曾經發放 40 餘萬元人民幣,要求線民舉發涉嫌恐怖暴力之線索,作為舉報獎金,以鼓勵市民爭當「朝陽群眾」。

不僅法院、黨校都在稱讚「朝陽群眾」,連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某年視察北京時,也專門提到了「朝陽群眾」、「西城大媽」。習近平說:「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管,光靠政府力量不夠。北京有自己的好傳統,如朝陽群眾、西城大媽,哪裡多一些紅袖章,哪裡就多一份安全、多一份安心。」

2017 年 2 月,「朝陽群眾」App 上線,該應用程式功能包含:遺失招領、肇事違章、老人丟失、疑似嫌犯和兒童拐賣,用戶可以上傳影片、照片和文字進行舉報。此外,用戶還可以依定位功能,搜索附近的警務機構。

拍拍蒼蠅可以,想打老虎會被「河蟹」?

職此,筆者認為北京「朝陽群眾」的競爭力,說不定可比擬納粹「蓋世太保」的網路組織。

不過「蓋世太保」是納粹德國的秘密警察,享有公務人員的身份保障;而「朝陽群眾」屬於民眾在互聯網上自發的網路組織,北京公安部門能否確實掌握、控制,並疏通「朝陽群眾」的來源與動向才是關鍵,否則又會變成一波民粹治國的現象。

倘若公安部門無法控制「朝陽群眾」,歷史上可以遙想 19 世紀末滿清政府與義和團之間曖昧的關係,最終惹起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城,迫使以李鴻章、張之洞、劉坤一、袁世凱等漢人總督被迫採取「東南互保」,度過首都被外國軍隊佔領的局面。

社會主義的警察國家執法當然需要「服務群眾」,而執法過程須「依靠群眾」、給予線民報酬以交換犯罪消息的執法觀念,非常具有中國「國情」特色。

然而,仔細想想,縱使「朝陽群眾」神通廣大,情報線路密集,並曾多次成功舉報名人吸毒和嫖娼行為而打響品牌知名度,但對於舉報黨政領導高官嫖娼的結果就未必盡如人意。拍蒼蠅可以、打老虎卻顯得欲振乏力,看來是被當局刻意為之地「河蟹」(和諧)掉了吧。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北京四大神秘組織之首「朝陽群眾」──全球規模最大情報組織?舉報黨政高官卻欲振乏力?》,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中國真的「沒人權」嗎?「國情不同」的說法到底合不合理?
「撿到公安部門的辦案手冊」?中國大規模監控新疆穆斯林,APP 首度曝光

作者簡介:

Mark Lin,台北出生、高雄長大、北京委身。專長為私募股權基金研究,曾任職政府產經智庫及外商顧問諮詢,就讀過台大政治學系國際關係組、北大公共行政暨政策研究所、台大國企所博士班,兼讀過五道口男子職業技術學校博士班。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