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恐難逃主辦奧運會開支必超出預算的「魔咒」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據法新社報道,北京冬奧會組委會原本預計冬奧會門票銷售可以帶來1.18億美元的收入。但是一段時間以來中國國內多個省市均出現本土疫情爆發,北京奧組委宣布不向中國觀眾銷售門票。國際奧委會也在一份書面公告中表示,“鑑於疫情防控形勢依舊嚴峻復雜,為保障涉奧人員和觀眾的健康安全,決定將原計劃通過公開銷售門票的方式調整為定向組織觀眾現場觀賽,需要觀眾在觀賽前、觀賽中、觀賽後嚴格遵守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相關要求,為運動員創造絕對安全的競賽環境”。

這是北京冬奧組委在宣布不面向國際觀眾售票之後再次收緊措施。

北京冬奧會將於2月4日至20日舉行,冬殘奧會將於3月4日至13日舉行。

2015年同北京競爭2022年冬奧會主辦權的僅有哈薩克斯坦城市阿拉木圖。當時因為預算的緣故,其它一些原本有意申辦冬奧會的城市紛紛“知難而退”。最終北京擊敗阿拉木圖獲得第24屆冬奧會主辦權。

北京冬奧組委新聞發言人趙衛東近期曾向媒體承認,新冠疫情的緣故可能意味著北京冬奧會的“開支會有所增加”。不過他也指出,其它一些費用可能會減少,但是他沒有做出詳細說明。

“誰贏得了奧運會舉辦權,誰就上當了”

2015年,北京方面表示,北京冬奧會的預算大約為30億美元出頭,這其中還包括組織費用和建修建體育場館設施的費用。

但是專家們認為,舉辦一屆奧運會的最終成本往往超出獲得主辦權時預估預算的一倍。

巴黎大學體育經濟學家安德烈夫(Wladimir Andreff)說:“誰贏得了奧運會舉辦權,誰就上當了。”他說,為了獲得奧運會主辦權,所有參與競爭的國家都“系統性地低估成本,且高估了預期收益”。

而新冠疫情更是帶來了額外的麻煩和開支。

去年夏季召開的夏季東京奧運會最終的開支是其申辦時預算的兩倍,當時主辦方已經盡可能地簡化活動減少開支了。

北京冬奧會期間,運動員、工作人員、志願者、媒體記者都將被“關”在一個封閉的“泡泡”中,以降低感染擴散的風險。

而且北京冬奧會對防控疫情采取的措施要比東京奧運會嚴格得多。在“泡泡”中的人員每天都要接受新冠病毒檢測。

巴黎大學體育經濟學家安德烈夫說,疫情造成數十萬外國游客和觀眾的缺席,這一影響不應被低估。

但是美國馬薩諸塞州史密斯學院經濟學教授津巴利斯特(Andrew Zimbalist)說,即便沒有疫情,奧運會會吸引更多游客的假設也未必正確。

他說,2008年北京夏季奧運會召開時,由於采取了嚴格的安全措施,反而造成旅游業收益減少了約五分之一。“普通游客不願意在2008年去北京,因為他們擔心那裡會非常擁擠、物價高,另外發生恐襲和其它危險事件的可能性也會增加。”巴利斯特說。

巴利斯特總結說:“所以,奧運旅游的增長伴隨而來的往往是普通旅游業的下降。”

帶動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

今年1月中旬,北京冬奧組委總體策劃部部長李森表示,中國國內“‘帶動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的宏偉目標已經成為了現實”。

李森說,中國人口龐大,從人口基數和發展需求來看,中國冬季運動的場地目前還不算多。“在冬奧會以後,我們在這方面還要有大的發展,不會停止,而是要越來越好、越來越多。”

法國勃艮第大學經濟學講師洛爾卡(Matthieu Llorca)說,額外的費用可能會算入防控新冠疫情的開支,而不會被列入奧運會的預算。

他說,這種做法可以讓政府宣稱“既成功地舉辦了奧運會又降低了開支”。

他也強調,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可能根本不會擔心這筆費用。“他們不會看重花了多少錢。他們只看重國家形象。”他說。

(法新社)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