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疫苗外交大成功? 美聯社:從新冠爆發國晉升「救世主」,外國領導人讚頌中國「好」

蔡娪嫣
·8 分鐘 (閱讀時間)

泰國副總理兼公共衛生部長阿努廷(Anutin Charnvirakul)2月28日成為該國第一位接種中國科興疫苗的公民,事後他興奮地以中文感謝中國政府提供泰國採購:「不痛不痛,(中國疫苗)健康!很有信心!」

中國新冠疫苗外交已經獲得令人驚訝的成功,中國表示將向53個國家提供「疫苗援助」,並接受另外27個國家的出口訂單。根據《美聯社》(AP)統計,中國已經承諾向超過45個國家提供約5億劑疫苗,現有超過25國開打。由於中國4家疫苗生產商聲稱他們今年產能至少26億劑疫苗,因此最終,世界上大部分人口或將不會接種西方生產商的疫苗,而是仰賴中國提供疫苗注射。

深知富裕國家搶購美國輝瑞大藥廠(Pfizer)和莫德納(Moderna)等公司生產的昂貴疫苗,中國將市場目標鎖定在中低收入國家,而且因為歐美疫苗生產商的交貨速度慢於預期,所以交貨相對較快速的中國疫苗增加了優勢。中低收入國家為了趕緊遏制國內疫情而向中國尋求支援,但不少國民與政府官員知道中國疫苗缺乏公開數據,對疫苗功效和安全性保持懷疑,同時也擔心中國可能要求利益交換。

《美聯社》指出,對於中國來說,這是挽回顏面的妙招,該國已決心從最初不當處理新冠肺炎疫情、不被信任的對象,轉變為疫苗信譽良好的各國「救世主」。北京當局否認打算以疫苗作外交,外交部發言人說,中國認為出口疫苗只是為了「全球公共利益」。

但美國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全球健康創新中心主任烏達庫瑪(Krishna Udayakumar)不這麼認為,他說:「我們正看到中國疫苗外交發揮作用,中國在疫苗生產方面處於領先地位,能夠在境內生產疫苗並提供給其他國家,有一些用捐的,有些賣出,有些是透過相關債務融資出售。」

中國疫苗外交。滅活疫苗。新冠肺炎疫苗。西非塞內加爾獲得中國提供的新冠疫苗。(美聯社)
中國疫苗外交。滅活疫苗。新冠肺炎疫苗。西非塞內加爾獲得中國提供的新冠疫苗。(美聯社)

中國疫苗外交。滅活疫苗。新冠肺炎疫苗。西非塞內加爾獲得中國提供的新冠疫苗。(美聯社)

領導人帶頭施打、讚頌中國疫苗的「好」

許多國家訂購輝瑞大藥廠的疫苗到貨緩慢。例如智利,去年12月開始大規模接種疫苗後一個月,向輝瑞訂購的1000萬劑卻只到貨15萬,直到今年1月中國科興生物(Sinovac Biotech)猛地供給400萬劑,智利才開始以驚人的速度普及接種,根據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數據,該國1900萬人口目前的人均疫苗接種率排名世界第五。

智利公民奧爾蒂斯(Vilma Ortiz)和其他60多人在聖地牙哥一處社區接種科興生物疫苗,她自己一開始對疫苗充滿懷疑,但後來在網路上研究了中國疫苗,現在「我對疫苗充滿信任」。

中國正同時向塞爾維亞和匈牙利等歐洲國家提供疫苗,這是中國在歐洲和巴爾幹地區地緣政治上的重大勝利,塞爾維亞1月成為接種中國疫苗的第一個歐洲國家。2月下旬,匈牙利很快就對歐盟批准疫苗的時程感到不耐煩,成為歐盟第一個購買中國疫苗的國家,該國總理奧爾班(Viktor Orban)先前更稱他最信任的就是中國疫苗。

中國移交60萬劑國產新冠疫苗給柬埔寨,總理洪森親自出席移交典禮。(美聯社)
中國移交60萬劑國產新冠疫苗給柬埔寨,總理洪森親自出席移交典禮。(美聯社)

中國移交60萬劑國產新冠疫苗給柬埔寨,總理洪森親自出席移交典禮。(美聯社)

中國疫苗外交。新冠肺炎疫苗。印尼獲得中國提供的新冠疫苗。(美聯社)
中國疫苗外交。新冠肺炎疫苗。印尼獲得中國提供的新冠疫苗。(美聯社)

中國疫苗外交。新冠肺炎疫苗。印尼獲得中國提供的新冠疫苗。(美聯社)

在印尼雅加達,嘈雜的體育館一片混亂,醫護人員紛紛替公民注射科興疫苗。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早在1月13日成為東南亞國家中第一個注射中國疫苗的人,也是全球第一位注射中國疫苗的主要國家領導人,他已為人民訂購了1.4億劑。

正要接受施打第二劑的印尼實習醫生莫妮卡(Susi Monica)表示,自己對該疫苗的功效仍存疑,但目前來說還算值得,尤其她施打第一劑時,沒有發生任何不良反應。她說:「不然我現在還有別的選擇嗎?」

對於受新冠肺炎嚴重打擊的印尼和許多其他中低收入國家而言,選擇確實有限。杜克大學指出,富裕國家主導著全球疫苗分配,這些國家已搶購了全球82億劑疫苗產能中的58億劑。

中國疫苗優勢何在?答案是滅活疫苗

中國生產商製造的滅活疫苗原理是,把體外培養新冠病毒的毒性滅除,再將病毒注進人體,刺激免疫反應,為最古老也最常見的研發方式,也因此其優勢在於比較穩定安全,可給予免疫系統較弱的人施打。一些國家政府認為,輝瑞和莫德納開發基因疫苗,是尚未得到證實的新技術,儘管這兩家西方製造商的實驗數據透明公開,且證實有效率分別高達95%、94.5%。

在外國政府眼中,滅活疫苗的另一項優勢是儲存較為方便,保存在攝氏2至8度環境運輸即可,適合在無法提供冷鏈(cold chain)的發展中國家大規模接種,所以對印尼、新加坡等氣候悶熱國家具有吸引力。作為對照,輝瑞和莫德納開發的疫苗保存條件較為嚴苛,輝瑞必須在攝氏零下70度環境保存,莫德納則是攝氏零下20度,疫苗保存是一大挑戰。

中亞的亞塞拜然衛生部官員穆薩耶夫(Teymur Musayev)說:「他之所以選擇中國科興疫苗,正是因為它是基於傳統且安全的滅活技術開發。」

2021年2月稍早,里約熱內盧,一名剛接種中國新冠疫苗的女子坐在自己的房外。(AP)
2021年2月稍早,里約熱內盧,一名剛接種中國新冠疫苗的女子坐在自己的房外。(AP)

2021年2月稍早,里約熱內盧,一名剛接種中國新冠疫苗的女子坐在自己的房外。(AP)

疫苗黑歷史讓安全性受關注

本次開發新冠疫苗的中國國藥集團旗下中國生物「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2018年曾被抓包產出數十萬劑過期、無效的「百日咳三合一疫苗」。同年爆出醜聞的還有長春長生公司,因捏造狂犬病疫苗生產與檢驗數據而被罰款,該公司2017年被發現,生產的數十萬劑兒童疫苗「百日咳三合一疫苗」不合格,引發民眾憤怒與恐慌。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for Foreign Relations)全球衛生專家黃延中(Yanzhong Huang)表示,與西方製藥廠相比,中國疫苗公司的實驗數據較為參差不齊。中國國藥集團與科興生物提供給世界各國的3種候選疫苗,沒有一個公開過後期臨床試驗數據。另一款僅在中國上市的疫苗,康希諾生物(CanSino Biologics)與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研發的Ad5腺病毒載體疫苗,號稱有效率為65%,但該公司拒絕接受《美聯社》採訪。

去年12月,YouGov對17個國家和地區的1萬9000人進行民調,調查他們對不同國家疫苗的看法,結果發現,中國疫苗的喜好程度排倒數第二,僅次於吊車尾的印度。另一項研究指出,在訂購了2500萬劑科興疫苗的菲律賓,對中國疫苗表示充滿信心的人數百分比低於20%。

英國肯特大學(University of Kent)教授張悅悅(Joy Zhang)解釋此現象指出,世界上很多人一提到中國疫苗,就會首先想到這是「中國製的」,「所以沒有太多品質保證」。研究新興科學的倫理學。

一位巴西老婦接受中國科興研發的新冠疫苗注射。(美聯社)
一位巴西老婦接受中國科興研發的新冠疫苗注射。(美聯社)

一位巴西老婦接受中國科興研發的新冠疫苗注射。(美聯社)

中國國藥集團在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上展示其研發的新冠疫苗。(美聯社)
中國國藥集團在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上展示其研發的新冠疫苗。(美聯社)

中國國藥集團在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上展示其研發的新冠疫苗。(美聯社)

接收中國疫苗,恐怕要與中共利益交換?

接受中國疫苗的國家境內,其實多少都有擔憂中國威權主義的反彈聲浪,那些反對中國的人擔心,中國疫​​苗外交可能會使他們付出一定代價。對此,中國當然予以否認。

但在接受中國60萬捐贈疫苗的菲律賓,一位當地資深外交官員說,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向菲國政府傳達了微妙的信息,要求淡化菲國公眾對中國在南海活動的批評。這位菲國高級外交官說,王毅確實沒有公開聲明,希望菲國拿任何東西交換疫苗,但很明顯,他希望菲國在公開外交場合上,給中國更多面子。

在新疆人權問題鬧得沸沸揚揚的土耳其,反對派議員指責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為了疫苗而出賣維吾爾族。該國異議者和維吾爾人擔心,北京試圖拿疫苗來換取土耳其通過「維族引渡條約」。

儘管全球各地對中國疫苗存在種種擔憂,但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緊迫性已在很大程度上讓人們捨棄對中國疫苗的猶豫。一位埃及官員表達了無可奈何的心情:「疫苗,特別是西方製造的疫苗,可以說是為富裕國家保留的。我們必須保證自己也有疫苗能拿,只要是疫苗,不管哪國生產的都行。」

柬埔寨總理洪森在中國製新冠疫苗的移交典禮上鼓掌。(美聯社)
柬埔寨總理洪森在中國製新冠疫苗的移交典禮上鼓掌。(美聯社)

柬埔寨總理洪森在中國製新冠疫苗的移交典禮上鼓掌。(美聯社)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疫情封城》全球1.7億學生仍無法到校上學!聯合國警告:弱勢孩子恐淪落童婚、童工,從此斷送學習之路
相關報導》 「至少上萬兒童曾被神職人員性虐待」法國天主教會「性侵黑幕大調查」初步結果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