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瞭望》誰向馬雲借錢?

世界新聞網

雖然不再執掌阿里巴巴但仍貴為中國首富,馬雲這個人其實有些單純,包括快過年了不說過年的話,而跟大家說有人找他借錢,好多朋友賣了樓,以之說明2019這一年大家都不容易,還說這也許只是不容易的開始。

馬雲說這一年不容易,是上星期在上海市浙江商會主辦的「2019世界浙商上海論壇暨上海市浙江商會年會」上,且是在正式演講中說的,他的原話是「到了年底了,昨天一天,我收到很多朋友借錢的電話,一天內五個電話。過去一個禮拜,要賣樓的朋友大概有十個,確實不容易。」

說馬雲這人單純,是與另一些富豪相比較,也是在上星期,武漢舉行的第四屆楚商大會歡迎晚宴,馬雲也有出席,初時一個人坐在主賓桌首席上東張西望,而小米雷軍坐在他對面,低頭看小米手機,被人拍到那手機上兩行大字:「能不管的事情一定不要管」。

雖然這兩天網路上發起對雷軍手機屏幕大字投票,四個答案中三個是說雷軍值得學習,但在經濟界還是很多人支持馬雲說真話。把馬雲演講全文找來看,他後面還補了一句,說「浙商過不去,其他商人肯定也過不去」。

浙商即浙江商人,被認為是最抱團的一群,有錢賺時抱團,要取暖時也抱團,而這些年浙商跟閩商一樣,都風頭火起,所以馬雲才有這麼一番話說。

馬雲一般是講真話的,所以大家有興趣的是,12月20日這一天中,去找馬雲借錢的那五位是誰,作為浙商他們是做什麼生意的,他們想問馬雲借多少錢,最後馬雲借錢沒有。

這些有趣的話題馬雲也不見得回答,但中國商界中,國有企業是不會去找馬雲借錢的,民營企業中大商家可能如雷軍般也不去找馬雲,找他的只可能是與馬雲有些關係,但只是浙商中的小商家。

正如馬雲所說,不僅是浙商,中國商界現在不容易,其中一個難點就是到了年底周轉不出錢來,首先就是金融機構不借錢給民營企業特別是民營中小企業。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在一個演講中,曾經分析說,絕不是中小微企業和個人不願意到銀行貸款,而是銀行不想給中小微企業貸款,他們限制了中小微企業在銀行貸款的權利。甚至決策層、管理層明確必須提供給中小微企業的定向資金,也被銀行通過各種手段轉移出去,使貨幣政策傳導出現明顯問題。

也有財經界人士認為,別說金融機構不願借錢給民營企業,就算願意借,民營企業寧可找高利貸也不去找銀行,因為企業個人誰不願意用銀行的貸款,可用得到嗎?特別是中小微企業,要想用銀行的貸款,可是比登天還要難。不僅門檻高,而且各種各樣的收費、購買理財產品等,也是讓企業根本無法容忍。

換個說法,說銀行願意降低貸款門檻,願意把款貸給中小微企業或個人,那也得算算貸款成本。 從表面看,銀行貸款的利息並不高,也就年利率6-7%。但是,加上利率上浮的(銀行對中小微企業大多一浮到頂),貸款資金開具的是銀行承兌匯票的,收取的貸款保證金,加顧問費、諮詢費,以及銀行工作人員的服務費、好處費、購買理財產品等,輕一點的,融資成本在15-18%,高一點的,則達到20%以上。更重要的,各種審批,各種跑腿,貸款到手,市場早丟了。

民營企業借錢不易,政府還拖欠民營企業的錢不還。今年3月時李克強就提出,對政府拖欠民營企業的款項,年底前要清償一半以上。但現在年終將至,企業找政府要錢不還,走投無路告到法院的大把。據上月公開的統計資料,各地方政府拖欠承包商款項的違約訴訟,今年前十月就有831件,較去年全年的100件暴增。被告上法院的地方政府拖欠帳款,從去年底的人民幣41億元暴增逾50%,到今年10月底已達人民幣69億元,這還不包括地方政府融資工具以及省、市官員經營公司的欠款。 

於是走投無路,民營企業要借高利貸度日。但這好日子長不了,明年3月要通過民法典,其中第三編合同編,將明確不准放高利貨,所以有民營企業老闆說,剩下一條路也要堵住了,只好去找馬雲借。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來美就遇車禍 華女等不到耶誕
小費怎麼付?1張圖看各行業潛規則
小費看國情 美國以錢買服務 中國實用才有價

你可能還想看